这里脆脆,欢迎勾搭!

Marvel:盾铁、冬叉冬、盾叉
DC:蝙超
OW:藏源、76R
以上偶尔又拆又逆x

长期留梗不留文,留文也会坑
坑久了就转自己可见x

主页设了几个分类链接请善加利用

微博:
刷欧美大号:@Henry_likes_it
专刷游戏小号:@岛田脆骨

© 脆脆克里斯皮 | Powered by LOFTER

【铁盾】Hello from the other side

Hello from the other side

铁盾

清水一发完,发生于雷神3之后,非常非常微少几乎可以忽略的【蝙超】暗示。核心梗来自《正义联盟》。赠my锦 @锦森伯格 ,么么哒!

bgm戳http://music.163.com/#/song?id=35847388


———————————————

 

“我知道你叫我回来不是因为喜欢我。”史蒂夫·罗杰斯看着眼前的全息投影上索尔从太空给他们发来的问候暨阿斯加德人入驻地球的通知,在洛基出现在屏幕上的那一瞬间,点击了暂停按钮,缓缓扭头看向了他身边的托尼·史塔克。

“不,我不是……”托尼在蓝眼睛史蒂夫的注视下显得有些无措,为了掩饰尴尬,他低头整了整他藏蓝色的西装背心,希望史蒂夫能注意到他身上的主色调——低调、沉稳,与美国队长的代表色相契合,却又更暗一些,避免产生一种赤裸裸的谄媚感。托尼不止一次为史蒂夫的某些反应感到头疼,尽管大多数时候他都能准确地调侃回去。这个沉睡了七十年,实际年龄不到三十岁的小伙子,在几年前醒来之后,迅速发挥了他作为年轻人的适应能力,并且不负众望地从一个穿着宽松格子衬衫的老古板,变成了满嘴俏皮话的活力青年。“嘿,我以为你听到老朋友的消息会很高兴。”托尼歪了歪头,轻轻唱了起来,甚至还故意有些跑调,“‘Hello from the other side——’*什么的。”

*出自Adele的歌曲“Hello”,歌词大概表达打个电话道歉的意思。文末有歌词摘抄。

史蒂夫被托尼的反应逗笑了,他甚至不确定这是托尼的临场反应还是早就想好的台词。接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一次性手机——和托尼用来联系他的那个一样,放在了面前的工作台上:“我很抱歉,托尼,我才是该唱歌的那个,但我想我不再需要这个了。”

托尼松了口气——他看见史蒂夫的眉毛纠结起来,眉头上扬,中间却塌陷下去,形成两只上弦月牙。这反而让他感到安心,这个大男孩每次表达歉意时总是会露出这种表情。这是不是代表他已经走出了渡过冷战后的尴尬期的第一步?也许进一步的保证可以更加巩固这种好不容易重新搭建起来的信任。托尼笑着摇摇头,继续说,“我会想办法让巴顿和马克西莫夫他们以一种合理的方式回来,并且可以毫无顾忌地出现在公众面前。抱歉,那个新朋友叫什么来着?”

“斯科特,斯科特·朗。你应该听说过他,是皮姆博士的——”

“我知道,我知道,汉克·皮姆,以前我听父亲提起过他。”托尼点了点头,但是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指了指索尔的录像,“如何妥善安置这些阿斯加德人是现在的当务之急,我需要人帮忙,史蒂夫,我可以负责和联合国的那帮人打交道,毕竟这是我的强项。”托尼苦笑了一下,加快了语速,“但是我还需要一个团队,能解决一些更实际的问题,比如牵制洛基,虽然我想索尔也能处理好他。还有班纳,索尔说他很担心班纳,浩克似乎不想把身体还给他,所以我们还需要娜塔莎的帮忙,可是她在柏林机场一战之后就消失了。史蒂夫,我需要你们,需要一个比以前更大的团队。”

“我明白,这次我会处理好队友之间的关系。”史蒂夫保持着他惯常的姿势,抱着双臂,皱着眉头,仿佛要将屏幕上的洛基看穿似的,并且对索尔身边的,呃,石头人,报以感兴趣的目光。

“你来当老板。”托尼委以重任似的拍了拍史蒂夫的胳膊,忍不住挑了挑眉毛,他永远无法掩饰自己对史蒂夫那身肌肉的迷恋,“我只需要……”

“出钱,设计装备,让我们看起来更酷?你总这么说,我已经背下来了。”史蒂夫开始环顾四周,如果他现在就在这间实验室里发现几件正在设计的盔甲,一点都不会感到惊讶。然后他的目光就穿过索尔被蒙住的那只眼睛,看到了角落里一个白布盖着的圆形物体,直觉让他径直走了过去。

“哦——老天,被你发现了。”托尼快步跟上,并迅速将他面前的一个相框扣在桌上。

“那是什么?”史蒂夫正要揭开那块遮盖物,但还是注意到了托尼的小动作。

“我的收藏。”托尼迅速笑了一下,将相框拿起来,收到自己身后,表示自己暂时不会告诉他,然后伸头示意史蒂夫将注意力集中在他手上的布头上,“我建议你先看看那个。这花了我不少功夫,我还在想办法怎样让振金更加适配这个新结构——”

“特查拉陛下告诉我了。”史蒂夫掀开了那块布,一个崭新的盾牌骨架呈现在他眼前。他小心翼翼地用双手举起来仔细端详,“他说你向他要了一些振金研究的论文,而他还送了你一些振金用于修补。谢谢你,托尼,谢谢你没有将它没收。”史蒂夫仔细抚摸着它,由衷地感谢托尼的宽容与善良,让他的宝贝失而复得。

“但是,我还以为我可以给你一个惊喜!”托尼丧气地将相框重新摆回了桌上,鉴于他觉得自己已经颜面尽失,让史蒂夫知道更多他的小心思也无所谓了。是的,关系修复的第二步,停止赌气,停止那些不够坦诚的想法,让他知道你珍视他——“我珍视你,史蒂夫。这也是为什么我每天工作的时候都想着你的承诺。”

史蒂夫看向那个相框,里面是自己写给托尼的信。

真希望我们能够在协议的事上达成一致,你在为你认为正确的事而努力,我们所有人都应该这样。不管怎样,我答应你,如果你需要我们,如果你需要我,我一定会来。

托尼又看向了那句话,他已经将它倒背如流,但他的嘴巴总是不允许他说出更直白的话,诸如“我就是想你了”或者“我的确喜欢着你”之类的,“说实话,有时候我恨自己太优秀了,能够处理好大多数事情,尤其是多了蜘蛛侠这个小助手之后,我甚至找不到什么需要你们的理由——”

史蒂夫的眉毛撇得更厉害了,他放下了盾牌骨架,将双臂交叠在胸前,故意有些失望地说:“你果然不是因为喜欢……”

“老板,抱歉打断你们的谈话,现在是晚上六点半,您预订的晚餐已经就绪,请前去用餐。”

“晚餐,你认真的?”史蒂夫被星期五的提醒打断——真是个好时机,他不得不咽下自己的调侃。其实他私心希望托尼能够对他这句话做出更加正式的回应,而不是简单地用一句谁都会唱的歌词搪塞过去。但事实说明这事不能操之过急,或许他应该找到更好的话题用于过渡,甚至他应该走出更主动的那一步。托尼有时是个果断的人,偶尔会因为脑中迸出的火花而雷厉风行。但面对人际关系问题时,他总是显得有些犹豫不决,甚至可以说是笨拙。他是个实干家,尽管做的事情有时会让人感到有些用力过猛。天哪,史蒂夫·罗杰斯,你又有什么资格挑剔这些呢?他为自己的抱怨认认真真地责备了自己。

“是的,准备好车,星期五。”托尼眨了眨眼睛,抬腿朝实验室的门口走。关系修复的第三步,告诉他,自己不仅珍视他,而且还做了一些值得称赞的事情。托尼甚至开始对自己感到自豪了,没有什么人比他更配得上实干家这个称号了,他很富有,但更重要的是他有头脑,他懂得如何让人高兴——尽管他的队伍在一年半前变得分崩离析。

“如果我没记错,从这里去餐厅并不需要开车,还是说你已经对基地进行了某种浮夸的改造?”史蒂夫跟上托尼的脚步,与他并肩朝外走去。实验室的灯光在他们身后依次关闭,位于纽约北部的复仇者联盟新基地的核心逐渐暗了下来。复仇者联盟,一个同时受到人民爱戴和争议的超级英雄组织,它的大脑与心脏,正坐在托尼钟爱的橘黄色跑车内,朝着灯火通明的城内驶去。

“我希望你不会觉得浮夸——我是说你会喜欢的。”托尼开启了自动驾驶模式,这样他能分出更多精力来观察史蒂夫,毕竟这次见面距他们上次分别竟然已经有一年半了。这段时间里,有关钢铁侠和蜘蛛侠的新闻时常出现在报纸和网络上,也有人探寻到了美国队长和他的小分队的蛛丝马迹。他们也时常关心着对方的动向,却从未有人想到要拨打那通电话!就连前阵子俄罗斯的一片废土被一个疯狂的中二病占领并声称要毁灭地球时他都无动于衷,因为就在他开始批量生产钢铁护卫队并打算将它们派往哥谭市时,他的老朋友蝙蝠侠已经复活了超人,将这事完美地处理妥当了。直到昨天收到了索尔的消息,并在他的新朋友史蒂芬·斯特兰奇博士的催促下,托尼才下定决心将复仇者重新召集起来,处理他们的内部人员即将为地球造成的“麻烦”。

“布鲁克林?”跑车驶上一条林荫道。感谢市政府,史蒂夫扭头向外张望着,布鲁克林的许多地方都保持着自战争时代以来的原貌,许多房屋都有超过百年的历史,而这里正是他小时候经常玩耍的地方——现在正是一年中风景最好的时光,各色落叶将地面铺满,被脚步或是车轮碾过会发出一阵阵令人愉悦的脆响,而他的好友詹姆斯·巴恩斯曾经住在这附近的一栋小别墅里,它的院子里铺满了白色石子,史蒂夫的一部分童年在那里度过,巴恩斯夫妇从来都会热情地接待他们儿子带来的玩伴。而林荫大道的另一端,就是史蒂夫旧家所在的街区,而他们显然正在前往那个方向,然而根据托尼的作风,这丝毫不令人惊讶。“托尼,没人知道这里,我以前参军时甚至谎报了自己的住址。”

“我向巴恩斯打听了你以前的住址。”托尼轻描淡写地说着,朝史蒂夫微笑了一下,似乎在报复他从那个国王那里得到了关于盾牌的情报。“顺便,你这个小骗子是怎么当上美国队长的?”

如果可以,史蒂夫现在就想将托尼嘴上的胡子全都扯下来,他恨托尼的胡子总是在他说话时跟着嘴唇得意地耸动,而且他总是得寸进尺地拿他的年纪开玩笑,不仅是说他老的那些外号,比如老头子(the old man),还有现在——但他不得不承认那时他不论从年纪还是体型上都称得上“小”了。

车子停在了一幢红色的砖头房子前,外观上,它与1943年他离开时有一些相似,但它已经不再是一排破旧的单元楼中的一间了。事实上这一带所有的单元楼都已经不复存在,而是变成了一座座独栋别墅——这也是史蒂夫曾经向山姆·威尔森坦言的自己无法回到布鲁克林的原因之一,即使他是美国队长,也无法依靠他从纳税人们那里得到的工资负担起这里的一栋房子。而他眼前的这栋房子,一定程度上保留了当年的特色,比如做旧的砖墙与方方正正的外形。但是围绕着房子的修剪齐平的草坪和在廊灯下反光的栏杆告诉他,这是一幢经过当代设计师精心设计的崭新的房子。如果打开门会看见里面完全现代化的装修,与墙壁融为一体的全自动壁橱取代了那些装有吱吱呀呀的抽屉的五斗橱,他一点也不会惊讶。

托尼突然抓住了他右手的手腕,拉着他朝门口走,并将他的手抬了起来,“抱歉我调用了复仇者资料库中你的指纹与虹膜信息,现在,看着门牌号,握住门把手。”

史蒂夫照做了,但他的手停留在门把手上不知所措,他盯着门上那个再熟悉不过的门牌号入了神。在那个爱国情绪高涨的年代,能拥有这个门牌号是多么令人羡慕的一件事,76号,伟大的美利坚共和国成立的年份,这也许就是当时弱小的他义无反顾地选择参军、选择参与超级士兵计划的动力之源,他只是为了保护他热爱的家园。

史蒂夫感受到手背上的温热,托尼适时地将手掌覆盖上去,将看起来有些伤感的他从回忆中拉了回来,并替他发力,打开了这扇门。屋内橙黄色的烛光闪闪烁烁,空气中弥漫的牛排香气让他们迅速穿过客厅在餐桌前坐定。老派的约会方式——史蒂夫为自己心头突然冒出来的想法深吸了一口气,但是气氛正好。“托尼,”史蒂夫突然开口,让托尼稍稍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将身体微微前倾,以示自己的重视与亲昵,“你是怎么做到的?这里本来应该住着——”

“我买了这块地皮,铲平了上面的房子,建了这栋。”托尼尽量使自己保持镇定,举起了酒杯示意史蒂夫碰杯,并抢在史蒂夫开口发表任何评论之前补充道:“别担心,我的任何一套盔甲都比这个贵多了,史蒂夫。”

“不,我没有担心你的……财力。”他们喝下了第一口酒,然后拿起刀叉,但两个人的注意力都没有放在眼前的牛排上。他们在垂头切牛排时不约而同地抬眼偷看了对方一眼,对上目光的一瞬间,史蒂夫突然感觉耳朵有些发热。他顺势停下手上的动作,坐直了身体,直视着托尼那双棕色的大眼睛,他的眼角已经出现了皱纹。他们上次如此近距离对视是什么时候?那时托尼的鬓角还没有出现白发,而史蒂夫现在甚至能看到那里出现了一片因为没有及时补染而高度整齐的白色发根了。史蒂夫郑重地说:“谢谢你,托尼。”

“这是为了回报你遵守承诺,否则我会让蜘蛛侠叫上他的朋友每天在这里开派对。”托尼低下头用叉子戳起那块切下来的牛排,继续嘟囔着,“但是别问我蜘蛛侠是谁,来自哪里,多少岁——”

“皇后区。”史蒂夫咧嘴笑了,“他来自皇后区,是个很可爱的孩子,一定能与大家相处愉快,即便他当时让斯科特摔了个大跟头,还差点偷走了我的盾牌。”

“我喜欢你。”托尼突然抬起头,盯住史蒂夫的蓝眼睛,他从里面看见烛火一闪一闪地跳动,对上了他现在心跳的频率。托尼不想让两人在这种无意义的没话找话中循环下去了,他是个实干家,现在需要一个能够让他们的对话——无论是语言上还是肢体上都能无限继续下去的话题。

“什么?”史蒂夫确认自己听清楚了那句话,但它出现的时机却又那么令人奇怪。

“我回答了那个问题,我喜欢你。我给你电话,让你带着不管是我的还是你的队友回来,一方面是因为索尔的事情——但是这不代表我不喜欢你,想给你惹麻烦。另一方面,我需要你,史蒂夫,我需要你回来兑现你的诺言……”托尼尽力压制着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他甚至怀疑自己需要重新装上反应堆了,但这起码是有用的,他成功地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既稀松平常又不容置疑。“我喜欢你,史蒂夫。”

史蒂夫如愿以偿地听到了那个问题的回答,他稳稳地坐在餐椅上,桌上的玫瑰在装牛排的盘子上投下一小块随着烛光抖动的阴影,这的确是个约会,有些步骤迟早要来。他看着本来坐在他对面的男人站了起来,绕过桌角,来到他的面前,低下头,用一只手托着他的侧脸,将他布满修剪整齐的胡子的下巴凑了过来。

 

END


*出自Adele的歌曲“Hello”,歌词大概表达打个电话道歉的意思

摘抄副歌:

Hello from the other side
I must've called a thousand times to tell you
I'm sorry, for everything that I've done
But when I call you never seem to be home
Hello from the outside
At least I can say that I've tried to tell you
I'm sorry, for breaking your heart
But it don't matter, it clearly doesn't tear you apart anymore

PS. 没错,星期五打断他们的对话是故意的,她不想让老板在重头戏登场之前就表白——烛光晚餐、玫瑰和一个像家的地方,这里方便进行一个约会应该做的所有事。霸道总裁们总有一些通病,史塔克先生还专门咨询了正义联盟的顾问先生,如何充分利用自身优势追求自己的队友什么的。

 
评论(5)
热度(6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