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脆脆,欢迎勾搭!

Marvel:盾铁、冬叉冬、盾叉
DC:蝙超
OW:藏源、76R
以上偶尔又拆又逆x

长期留梗不留文,留文也会坑
坑久了就转自己可见x

主页设了几个分类链接请善加利用

微博:
刷欧美大号:@Henry_likes_it
专刷游戏小号:@岛田脆骨

© 脆脆克里斯皮 | Powered by LOFTER

【蝙超】我需要治疗(下)

【蝙超】我需要治疗(下)

果然不该分两部分写的,前后严重割裂。最后附赠两个小剧场。

上篇

—————————————

在阿尔弗雷德眼里,韦恩少爷二十年来都只将勾搭姑娘作为他掩饰身份和任务的手段,而从未真的对某个优秀的女士动心,大概是因为没有一个人值得他托付余生的信任。而神奇女侠从各个方面都是韦恩家女主人的最佳人选,因为他们都拥有高贵的品格,尤其是普林斯女士还保持着一种童稚般的勇敢果决,这是他的少爷早就忘记了的,更何况他们由于相似的经历而惺惺相惜。相似的经历?哦不——阿尔弗雷德看着他的主人走出客厅,然后听见那段“经历”中的另一个主角打招呼的声音。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老了,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线索。他微微翻了个白眼便离开了,并暗暗发誓,就算他的少爷即将孤独终老,留下巨额财产与蝙蝠侠的黑披风无人继承,他也不会再多管闲事了。

其实布鲁斯早就发现了记者先生的造访,他只是想知道克拉克到底什么时候会主动现身,尤其是当他发现他的管家不受控制地说了一堆明显意图撮合他与戴安娜的话时,他更加期待超人的出现来打断阿尔弗雷德不切实际的畅想。

“你不像是刚好路过,克拉克。”布鲁斯将克拉克领入客厅,他注意到眼前人并没有戴眼镜,不过,蝙蝠洞里没有秘密身份。


“被你看穿了,布鲁斯。”克拉克坦然地说,“我是来道歉的。对不起,那天在广场……”

“那没什么,你拯救了世界,克拉克,一只脱臼的胳膊根本不值一提。”布鲁斯走向吧台,从消毒柜里拿出两只玻璃杯,往里面加了一些冰块。克拉克皱着眉头——他不太赞同布鲁斯喝酒,尤其是在他腰伤未痊愈的时候。布鲁斯注意到了克拉克的表情,但他依旧拿出一瓶威士忌,将酒液注入两个杯子,并伸手邀请克拉克靠近他的吧台。“适量饮酒有助于睡眠。放心,阿尔弗雷德在严格控制我的酒精摄入。我答应他了,韦恩家的下一代不会继承一个空酒窖,如果还有下一代的话。”

克拉克注意到布鲁斯脸上自嘲的笑,不置可否地挑起一边眉毛看着他,与他碰了碰杯子,“韦恩家的下一代会和你一样优秀,这个世界需要更多英雄,你的确应该将这事提上日程。虽然我不太赞同办公室恋情,就像我和露易丝……”

“别听阿尔弗雷德瞎说,他总是操之过急。但凡事都有例外,你和露易丝是天生一对。”布鲁斯打断了克拉克的话,尴尬地喝了一口酒,他突然回想起超人复活之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我认识你。”然后他被捏着下巴提到空中。然后他启动了“应急预案”,超人的恋人,露易丝·莱恩,她总是有办法让超人平静下来,撇除他的一切杂念,让他的心里只有她……戴安娜不是没有提醒过他,他们的应急预案里应该包括那支被他装在保险箱里深埋湖底的氪石矛,但他在克拉克的葬礼上就发过誓,如果还有如果,他绝对不会再用氪石伤害那个善良的氪星人。

“我和露易丝早就分手了,布鲁斯。”克拉克轻轻咳嗽了两声,纠正了布鲁斯的说法。

“分手了?”布鲁斯震惊地打量着克拉克额前掉落的发卷,它们的主人从不说谎。“什么时候?!我把露易丝请来的时候她可没这么说。”

“我们不想让玛莎难过,还在寻找合适的机会,但机会还没找到,后面的故事你都知道了。”克拉克有些纠结地低下头,似乎意识到自己与露易丝这样美丽又聪明的姑娘分手是一件蠢事似的。

“你伤了她的心?”布鲁斯夸张地拍了一下桌子,“如果是这样,就算你救她一百次都无法弥补。”但布鲁斯不得不承认,他的心里小小地雀跃了一下,不是幸灾乐祸,而是一种几乎无由来的、第一次从潜意识里浮上来的思想气泡。

克拉克摇了摇头,似乎不太想提起那些已经有些久远的分手导火索,总之,无论是办公室恋情,还是英雄救美的桥段,都渐渐被露易丝排除在自己的生命之外了。“但你和戴安娜一定能——”

“不能。”布鲁斯斩钉截铁地说,“我们让戴安娜安静一会儿吧,在她背后讨论她与我是否……呃……般配,我想这对她并不公平。实际上这只是阿尔弗雷德的一厢情愿罢了,而戴安娜恰巧又十分乐于助人。她值得更好的,克拉克。”布鲁斯低头看了看只剩未完全融化的冰块的杯子,神色暗淡,他小心翼翼地开口,“但你还喜欢着露易丝,不是吗?见到她的一瞬间,你就平静下来,眼里再没有其他人了。所有人抬头看着你带着她飞远了,我听见一个孩子喊,那一定是天使吧——”

“我不是天使,布鲁斯。”克拉克对上布鲁斯的目光,“我认出你了,但我却伤害了你!”他的手紧攥着手中的玻璃杯,只要稍一用力,它就会像他口袋里的手机一样,变成碎片。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强制回忆起刚刚重生时的混沌与迷乱令他难过,“天知道为什么当时我只记得我们初次以蝙蝠侠与超人的身份相见的时候,你问我会不会流血,你用氪石粉攻击了我,你举着氪石矛差点就杀了我,你把我当成敌人……”

“现在不会了,永远不会。”布鲁斯犹豫地伸手,最终还是让手掌落在了克拉克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

“我永远不可能是个天使,布鲁斯,我也藏着私心,虽然当人类遭遇危险,我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守护他们。但是露易丝出现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我每扮演救世主一次,她就会走开一步,如果她和我毫无瓜葛,也不会一次次被卢瑟利用……”克拉克盯着布鲁斯,试图从他眼睛中找到什么安慰。他发现布鲁斯的棕色的眼睛里有一小块浅浅的蓝绿色,好像是从他的眼睛里攫来的似的。他们生得如此默契,以至于克拉克怀疑自己眼中的那一小块棕色是他私心与布鲁斯交换了来的。

“愧疚无济于事,克拉克。你不在的日子里我一直背着对你的愧疚生活,直到我发现了复活你的关键。”布鲁斯的一只手还搭在克拉克的肩上,于是他用另一只手掀起衬衫下摆,露出他腰腹上大片尚未褪去的淤青,还有一些隐约可见的大大小小的疤痕。“我并非出于对你的愧疚而去冒险,只是那时我知道自己在做正确的事,尽管有些坚持会给我带来伤痛。我想起在第一次与超人会面之前,我做了一个梦。后来我知道了,那是未来某个时间点的我,将巴里派来,告诉我,我对你的看法一直是正确的,我得将你们集结起来,一个不落。”

“希望如此,布鲁斯,你拥有氪石矛的完全使用权限,你会帮我走上正轨。”克拉克抬起手,缓缓地伸向布鲁斯腰上的淤痕,小心翼翼地触碰着。他的皮肤不会留下伤痕,就算是被氪石划破,也能在接触到阳光的第一时间恢复正常。他认真地抚摸着那些青紫色的印记,它们终将治愈、消失,就像他胸口本应该存在的那个血洞。

布鲁斯抿着嘴,郑重地点点头。但他被腰上的触碰弄得有些发痒,他可不想在这种气氛下笑出声,笑岔气,笑到下巴脱臼,因为这里没有一个神奇女侠可以帮他。于是他不得不立即按住克拉克的手,然后感到他温热的手心正在消解腰上的酸痛,传递着热度与情绪,带有一丝捉摸不透的心跳加速脸颊绯红。

克拉克真的脸红了。布鲁斯有些不知所措。有那么十秒钟,他们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克拉克听见自己的血液一波波敲打着耳膜,而附近的另一颗心脏也越跳越快就要对上他的频率。他不解地看向那颗心脏的主人,无法断定这是否可以定义为“心动”。

布鲁斯握起克拉克的手,低头在这个迷茫的人的额头印下一吻。

End

小剧场:

1、男友衬衫

克拉克的格子衬衫同他的碎手机一起被扔进了脏衣篓。
“蓝色更衬你的眼睛。”布鲁斯扣上西装背心的扣子,整理了一下衬衫袖口,一边扭头看着刚刚从他的衣帽间里走出来的克拉克。“但是这件衬衫过于宽松了。而且,你没有找到合适的裤子吗?”
克拉克瞪了那个衣冠楚楚的人一眼,转身回去,希望能在他的一柜子西裤中找到臀/围更大的一条。
“嘿,克拉克,找不到就别找了。”布鲁斯贴心地建议着,然后听见了仿佛木质柜门碎裂的声音。

2、氪星人的生理结构之谜
韦恩老宅。
布鲁斯:我们需要六把椅子。
戴安娜:七把。
布鲁斯:呃,这我得问一下克拉克,我不确定氪星人是否能……






碎碎念:

现在估计没多少人会看到这篇文了,记录一下自己写这篇文时的想法。

标题梗来自守望先锋,懂的人自然会笑,日后甚至想写一个与守望的crossover。

不戴cp滤镜的话,电影中老爷对戴安娜的箭头还是显而易见的,阿福也各种撮合,所以这篇文里也特别强调了这一点。然后就萌生了一个想法,假如蝙超双向暗恋,他们在bvs到jl这段时间里的心路历程是怎样的,尤其是jl战后,超人是怎么看待被他字面意义上伤害的布鲁斯的。但因为没时间,又急于写完这篇文,很多想要探讨的问题并没有被我列出来。即使是有一些想讨论的问题,比如布鲁斯对超人的愧疚感,超人对布鲁斯和露易丝的愧疚感等,也仅仅是浅显地用一两段对话带过,并且埋没在一些并不搞笑的笑点中。一开始我希望写他俩在战后互相治愈,尤其是老爷再次担负起联盟成员的导师的形象(比如引导戴安娜成为领导,引导闪电侠勇敢地进入战场),他也在引导着刚刚复活一定会有些迷茫的超人“做正确的事”,但我失败了,受限于想象力和笔力和耐心。而且有些时候我想得太多但是写出来的太少,却理所当然地以为读者也会想那么多,于是势必写出让人抓不住重点的失败文章来。

 
评论(18)
热度(11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