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脆脆,欢迎勾搭!

Marvel:盾铁、冬叉冬、盾叉
DC:蝙超
OW:藏源、76R
以上偶尔又拆又逆x

长期留梗不留文,留文也会坑
坑久了就转自己可见x

主页设了几个分类链接请善加利用

微博:
刷欧美大号:@Henry_likes_it
专刷游戏小号:@岛田脆骨

© 脆脆克里斯皮 | Powered by LOFTER

【蝙超】日出时刻 1

日出时刻  1

蝙超


灵感来自“Coco”(寻梦环游记),有些设定取自于这部神奇的电影,但也有一堆私设。没看过电影的朋友也不用担心,我会在文中详细解释设定。如果有看不懂的地方可以评论告诉我,我会修改补充。

故事发生在BVS之后一年,克拉克的忌日。布鲁斯必须“抓住机会”,赶在日出时刻将克拉克从“彼岸”(也就是亡灵世界)带回现实世界。

bgm:Remember Me(Lullaby)

——————————————


3月25日 19:00


“布鲁斯,我的孩子,快进来吧。”玛莎听见了敲门声,布鲁斯·韦恩,她养子的朋友,二十分钟前与她通话说自己被大雨困在此地,希望能够在肯特农场借住一晚。她打开门,看见布鲁斯被雨水沾湿的头发纠结成一缕一缕,毛呢大衣上布满了尚未渗透进去的水珠。布鲁斯的轿车停在路边,沾满了泥水,显得又脏又旧,和她的那辆旧皮卡几乎没什么两样。


“谢谢你,玛莎。”他随手把脱下来的大衣挂在门边的衣架上,掸了掸裤子上的水。这里他不是第一次来了,找到沙发并不是什么难事,但他并不想因为裤子上的水而弄脏那些漂亮的布艺沙发套,于是他几乎是无所适从地跟在玛莎身后,走到了厨房门口,“呃,我能帮得上什么忙吗?”


“你肯坐下来喝一杯热可可就算是帮忙了。”玛莎笑着端出一杯冒着热气的饮料,布鲁斯接过来,坐到餐桌旁的木椅子上去。


“我去墓地了。”布鲁斯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


玛莎停下走回厨房的脚步,但依旧背对着他,“我知道,否则你也不会刚好路过这里。我今天早些时候去的,那时还没下雨……”她在围裙上抹了抹手汗,走进厨房,清洗晚餐的脏盘子,尽管只有一个,然后她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你要吃什么吗,面条可以吗?”


“可以,都可以。”布鲁斯连忙答应着,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热可可,温度正好。玛莎没有放很多糖,因为她猜想这个总是穿黑衣的男人不太喜欢吃甜食。布鲁斯对此很感激,虽然玛莎的养子比他小十一岁,但玛莎本人几乎与他的玛莎妈妈同龄,她了解孩子们的喜好。


布鲁斯环顾着四周,墙上的置物架上摆着一些照片、奖状和证书之类的,还有几块造型奇特的石头,也许是外星石头吧,布鲁斯猜想。厨房里传出煎鸡肉的香气,他想告诉玛莎不用太麻烦,但谁能拒绝一个母亲对孩子的好意呢。


“吃完饭就去洗澡吧,去克拉克的房间找些衣服穿,今晚就睡那儿。”玛莎将一盘意面放在布鲁斯面前,煎至金黄的鸡胸肉丁裹着奶油汁,显得温暖美味。布鲁斯的口腔里充满了迷迭香和百里香混合的奇特味道,这让他想到阳光充足的地中海岸,还有新晒的被子带给人的愉悦满足。这就是太阳之子的喜好吧。布鲁斯的脑中突然出现了奇怪的想法,他想知道在玉米田中间的小道上奔跑或是在上空飞翔的克拉克是什么样的,玉米叶在他飞过带起的风中会如何飘动,不知道玛莎是否收藏过这样的照片。


布鲁斯帮玛莎洗了餐具和平底锅,他庆幸自己拥有一双还算稳重的双手,尽管它们拿起钳子和扳手时更灵活,但不至于让他失手摔了这些滑溜溜的易碎品。当他准备上楼去找换洗的衣服时,玛莎突然叫住了他。


“布鲁斯,我很抱歉,但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玛莎将电视调到静音,她正看着晚间新闻,表情有些凝重,“我看中了城里的一间公寓,于是把这个房子抵押出去了,也许最终会托银行卖掉它,实际上我下周就会搬走。所以……”


“我明白了,下次我会注意天气。”布鲁斯的脸抽搐了一下,但他仍努力保持着平静。


“体谅一个老女人在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丧夫丧子的心情吧,这里对我来说太大了,打扫起来很麻烦,而且我会睹物思人,克拉克就曾坐在你刚才的位置上,对我说妈妈我想再吃一份。”玛莎撑着沙发扶手,缓缓坐下来,外面突如其来的一阵风声掩盖了她吸鼻子的声音。然后她继续说,“我曾经试图整理克拉克的遗物,但我做不到,每次都哭着走出他的房间。所以如果你感兴趣,就挑拣一些带走吧。还有架子上那些石头,我想也许你拿去做做研究会比较有用,他告诉我那是来自什么别的星球,那些编号和名字我不太懂,他说那就当做是来自小王子游历过的那些星球吧。他真是个善良的孩子,他去了那么多地方,甚至还见到了他的族人,最后还是回到了地球,陪着他没用的老妈……”


布鲁斯走近玛莎,在她面前蹲下,用他棕色的带着一小块蓝绿色斑点的眼睛看着她,“我明白,妈。”他小声地、故意模糊了那个称呼和玛莎名字第一个音节读音上的细微差别,并吞掉了尾音。他将手覆在玛莎的手背上,轻轻攥了攥。他天生不太会安慰人,如果阿尔弗雷德在就好了。实际上他自己也一样糟糕,他宁可玛莎臭骂他一顿,责怪他用那支该死的氪石矛伤害了她的好儿子。但自出事那天起到现在,他都没有等到任何一句责备,他觉得玛莎宽容他就像母亲宽恕一个调皮的儿子一样。


布鲁斯站了起来,上楼去了,他们都需要一些空间。克拉克的衣服都被真空袋收纳着,看得出玛莎并不想让它们蒙受灰尘或是虫蛀。内衣抽屉的最上层摆着几条未拆封的新内裤,也许是克拉克生前还未来得及使用的。布鲁斯征用了其中一条,并拆开了一个装着一套格子睡衣的真空袋。与他日常穿着的被烘干机烘干的衣服不同,克拉克的睡衣显然是经过阳光晾晒的,纯棉的布料有些许发硬,但稍稍揉搓一下就会变得柔软,还带有一点点玫瑰味的洗衣液的味道,肩膀上还有晾衣架撑出的凸痕。


他没有洗太久,因为他不确定玛莎还能忍受那些糟糕的新闻和搬弄是非的政治脱口秀多久。他走到楼梯口,冲着楼下喊,“妈——我回屋了。”他忍不住继续那样称呼楼下的女人,她与他的生母同名,又在初次见面时给予他充分的信任,一眼就认定他是她儿子的“朋友”。在听到一声略带颤音的“好”之后,他趿拉着克拉克的拖鞋回到卧室。玛莎并没有事先帮他铺床,也许她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多呆——布鲁斯在展开床垫上摆着的新床单时想。


床头柜上摆着克拉克与他的养父母的合照,还有他们的狗。布鲁斯听露易丝·莱恩说过克拉克父亲的故事,这让他对肯特一家肃然起敬。他拿起照片,看着克拉克露出两颗犬齿的无忧无虑的笑容,瞬间觉得视线有些模糊。真是多愁善感,布鲁斯。上次掉眼泪是什么时候来着?是将杰森·陶德的尸体拖上蝙蝠摩托的时候吗?


如果你活着就好了,克拉克。但你的确还未真正死去,环顾四周,到处都是你的纪念碑。尽管没人再能穿上那套制服,尽管纪念你的旗帜将氪星语的“希望”染黑,尽管打击犯罪的事业变得前所未有地艰难……但你还是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什么。记忆——它存在在每个人的脑海中。当他们走上重建后崭新的街道,经过超人广场破碎的雕像,与自己的家人团聚,享受着拨云见日后的新生活时,人们不会忘记,是谁的牺牲为他们带来了这些。海风似乎也懂了什么,哥谭也被阳光宠幸了一阵。你从未死去,克拉克。你在这里。布鲁斯将相框贴在自己胸前,他觉得自己心跳快得可怕,就好像克拉克第一次以超人的身份出现在他面前,喊他的名字,试图与他谈判时一样,就好像目睹克拉克的胸膛被毁灭日手臂上分化出的尖利骨骼刺穿时一样,他觉得心脏仿佛下一秒就要因为功率过载而随着克拉克失掉生命的躯体停止跳动。


突然,他听到门口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脚爪刮擦木门,然后是一串轻声的狗叫,接着他听到玛莎上楼的脚步声。


“赫克托!”玛莎似乎在呼唤那只狗的名字,但那只狗似乎很执着,想要把房门推开。


布鲁斯将相框放回去,打开了门,看见玛莎正拽着狗绳,试图将这条几乎有半人高的美国秋田犬从他的门口拉开。但它并不是照片上那只,也许那一只早就不在了。


“嘿,你好啊。”布鲁斯弯下腰,试图伸手去触碰这只长相憨厚的大狗,它的整个头和脖子都被纯黑色的毛发覆盖,颜色之深甚至让人看不清眼睛在哪里,就像戴着面具的蝙蝠侠。布鲁斯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赫克托张嘴哈着气,试图往布鲁斯身上蹭,这让布鲁斯很顺利地抚摸到了它的额头。


“它叫赫克托。”玛莎微笑着看着那只狗,“克拉克下葬后一天,我记得很清楚,有只小狗崽出现在门口,没有项圈,也没有植入芯片,不知道是被谁遗弃了,就这么直接闯入我的生活赖在这里不走了,也许是上帝派来陪我这个老寡妇的。没想到才一年,它就长到这么大了。”


在玛莎与布鲁斯谈话而放松警惕的时候,赫克托突然挣脱了玛莎的控制,扑向了布鲁斯,在一人一狗倒向地面的瞬间,他们突然消失了,没有留下衣服或是毛发,没有任何线索,就像他们从未存在过一样。玛莎站在原地,一时不能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慌张地喊着布鲁斯和赫克托的名字,但是除了窗外哗哗的雨声无人回应。

 

3月25日 20:00


布鲁斯倒在了地上,但他竟然没有感到疼痛,那只狗舔着他的脸,将热气喷在他脸上。他疑惑地站起来,发现玛莎在他面前喊着他和狗的名字,仿佛看不见他似的。他走到玛莎面前,想扶住她的肩膀让她冷静,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仿佛没了实体,直接穿过了玛莎的胳膊。他举起双手放在眼前仔细端详,甚至用手指捏了捏自己。还好,我还没有变成全息投影。布鲁斯哭笑不得地想,这又是什么魔法?然后他听见楼下有人交谈,但玛莎完全没有听见似的,仍旧在屋里四处寻找着他和赫克托的踪迹。布鲁斯循着声音下楼,随着声音越来越近,他觉得自己的血液凝固了,是克拉克。克拉克和另一个更年长的男人。


“布鲁斯?”


他走到楼梯口时,听见了自己的名字。一个黑卷发蓝眼睛的青年站在他面前,他没有看错,那正是他今天早些时候刚去墓地祭奠过的——克拉克·肯特。


“克拉克?!”布鲁斯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却只能犹豫地伸手,他害怕自己又扑了个空,但一个坚实的胸膛靠了上来,于是他也用手揽住了那个人,试探地用手臂圈住他的身体。很好,我碰到他了。他还感受到了心跳,两颗频率不同的心脏奏出的乐曲交织在一起。


“这就是你常和我说的布鲁斯·韦恩?”克拉克身边的男人开口了,这让布鲁斯突然从这个令人沉溺的怀抱中清醒过来,放开了克拉克,抱歉地看向那个人,并伸出了右手,“抱歉,先生,我是布鲁斯·韦恩,请问您是?”


“乔纳森·肯特,我是克拉克的父亲,叫我乔纳森。”乔纳森与布鲁斯握了握手,微笑着看着他面前的两个“年轻人”。


“乔纳森,你好——”布鲁斯同样报以微笑,几分钟前他还坐在克拉克的床上看着这个伟大的父亲的照片,现在他就见到了本人。


“你还活着,布鲁斯!”克拉克的声音充满了喜悦,他将手放在布鲁斯的胸膛,感受着他的心跳,节奏依旧很快,但和刚刚见到他时的狂暴不同,“实际上,我也活着。”


玛莎到楼下来了,她穿上了雨衣,打算到门外看看,她嘟囔着:“我一定是眼花了,但下着雨,他们出去做什么,布鲁斯连外套都没穿……”


“妈!”克拉克喊了一声,但意料之中地,完全没有回应。玛莎还是出去了,在这之前她打开了所有房间和门外走廊上的灯,以便“出去了”的布鲁斯能找到家。


“别担心,克拉克,她会安全回来的,她总是很细心,也不会让自己平白受伤。”乔纳森将一只手搭在克拉克的肩膀上安慰着他。三人在沙发上坐下,肯特家的两个开始试图向布鲁斯解释现在的状况。


“布鲁斯,你现在来到了‘彼岸’,从现实世界死去的人们的亡灵,会暂时居住在这里。但显然,你和克拉克暂时还不属于‘亡灵’的范畴,你们还有心跳,还有机会回到现实世界,拥抱你们的肉体。而我这里,是空的。”乔纳森轻轻扣了扣自己的胸腔,布鲁斯听见了空荡荡的回音,“亡灵世界的人们每年可以跨越一次结界,回到现实世界见见他们的亲人,大多人会选择自己的忌日,其实只要有人正祭奠他、想念他就可以,不过很多老祖先都只有在忌日或是节日才会被记起。”


布鲁斯突然感到耳根发热,看来肯特父子俩是被他带来的,不,也可能是玛莎。但无论如何,见到他们是他最近遇见的最开心的一件事了。他整理了一下表情,将心里所有的疑惑问出口:“您说克拉克没有真正死去,那他的肉体为什么完全没有生命迹象,已经一年了,为什么他还没能回到人世?而我又怎么过来的呢?我们有可能将克拉克复活吗?”


“让我想想,边境管理局是怎么说的来着?”


克拉克笑了笑,接过父亲的话题说,“理论上来说,氪星生物的身体不会轻易被任何地球上的任何物质所伤,只会因氪石辐射导致细胞衰竭而真正死亡。当初我杀死佐德时,”克拉克的眼神黯淡了一下,但仍继续说,“只是用物理力量切断了他的呼吸,但他的肉体的细胞并未真正死去,所以能够被羊膜仓复活成为毁灭日。我也是同样的道理,虽然被洞穿了胸膛,虽然我肉体的心脏不再跳动,但细胞仅仅是休眠了而已。这一年来,我们一直在寻找机会,期望你们能发现线索,更希望能直接见到你们,告诉你们我还活着,只是需要一些手段来激活我的肉体。事实上,你是被我们邀请来的。我和爸爸送去了一个信使。”赫克托乖巧地躺在克拉克的脚边,似乎听懂了克拉克的话似的,它站起来,将一只前爪递给克拉克,欢快地摇着尾巴,张开嘴哈气的样子像是在笑。


布鲁斯接受了自己来到亡灵世界的事实,但仍旧揣着满心的疑惑。他挑着眉毛看着克拉克,希望他针对“邀请”这个词做进一步解释。


“我们有一晚上时间,布鲁斯,边境管理局的解释是,这种现象他们只见过一例,那就是佐德,是因为他身体的复苏,把他的亡灵抢走了。我知道你们肯定不想做这种事,尽管羊膜仓应该还能使用。我也不愿意,布鲁斯,我不会任由自己变成什么怪物,这样的话我宁可继续呆在这里。但他们显然也不想让我留下来,因为我是这里唯一一个活人,还是个外星人!尽管我再三表示自己不会惹什么乱子,也会尽量避免使用超能力,但他们仍旧不信任我。不过这样的好处就是,他们答应我们可以通过灵魂向导,也就是赫克托,从现实世界带一个人过来,告诉他这件事,然后带我回去。但是布鲁斯,不管怎样,你必须在日出之前回去,因为你是肉体凡胎,否则你就会真的死在这里!”


布鲁斯点了点头,坚定地看了看父子俩,“我们会想到办法的,重点是如何激活克拉克的肉体。不过……灵魂向导?所以赫克托可以自由穿越两个世界?”


“是的,边境管理局会为每个家庭派出灵魂向导,引领他们的亡灵在两岸之间穿梭,并向活着的人提供温暖的陪伴。”


“这可真是……非常贴心了。”布鲁斯说着,走向门口,他想看看玛莎回来了没有。赫克托好像明白他的担忧似的,突然窜出了门外。


他们在沙发上沉默了会儿,直到听到赫克托愉快的叫声和玛莎的开门声。


“太奇怪了,布鲁斯是被他的管家接走了吗?但他的车还停在外面……”玛莎锁好门,脱下完全被雨水打湿的雨衣和鞋子,就上楼去了,嘴里念叨着“布鲁斯那孩子,总是让人担心”。


克拉克皱着眉头看向布鲁斯,好像在质问他为什么玛莎对他如此关心。布鲁斯歪嘴笑了笑,似乎有些得意。


“我想你们可以在路上商量办法,我这个农夫,理解不了外星科技,就不为你们拖后腿了,我想我应该陪陪玛莎。”他们从沙发上站起来,乔纳森拥抱了他的儿子,“克拉克,希望明天早上你已经和布鲁斯一起回去了。这不是告别,因为我们总有一天会在这里相见,但这个期限也许是无限久。虽然你在我心里永远只是个农民的儿子,但这个世界需要你,去吧,我相信他们已经准备好接受你了。就算是更远的将来,你将孤身作战,但你已经知道了,在另一个世界,永远有人爱着你,只要你不忘记我们,就不会孤单。”


“我会想你的,爸爸。”克拉克依依不舍地和父亲分开,看着乔纳森拍了拍布鲁斯的肩膀。布鲁斯报以一个坚定的眼神,突然想起一件事,“那么——我们现在应该去哪儿?而我只能穿着睡衣出门吗?”


肯特们看着布鲁斯的样子大笑起来。克拉克的睡衣对布鲁斯来说有些过短了,他的手腕和脚踝露出了一大截,而他只要一抬胳膊,连肚脐眼也若隐若现了。克拉克表示亡灵世界的人可以将现实世界的东西复制过来,但这些物品的存在仅仅能持续到日出之前。于是布鲁斯还是换上了他的三件套与大衣,和克拉克一起钻进了他的车,开向通往彼岸的渡桥。


TBC

下篇:日出时刻 2

不知道有没有人认出那只狗狗……对就是哼哼的Kal……但是觉得玛莎肯定不会把狗狗起名叫Kal,因为克拉克在她眼里永远就只是克拉克,所以就给狗起了个Hector的名字(为了和COCO电影中的埃克托区分,用了英文译名)。

 
评论(12)
热度(106)
  1. 三途河邊_湯脆脆克里斯皮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