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脆脆,欢迎勾搭!

Marvel:盾铁、冬叉冬、盾叉
DC:蝙超
OW:藏源、76R
以上偶尔又拆又逆x

长期留梗不留文,留文也会坑
坑久了就转自己可见x

主页设了几个分类链接请善加利用

微博:
刷欧美大号:@Henry_likes_it
专刷游戏小号:@岛田脆骨

© 脆脆克里斯皮 | Powered by LOFTER

【蝙超】日出时刻 3

日出时刻 3

蝙超


提要:电影“Coco”为灵感,BVS一年以后,布鲁斯在克拉克的忌日穿越了,克拉克打算给布鲁斯一个“惊喜”……

这章私设贼多,bug一堆,无视无视……

目录:1    2 

——————————————————


3月25日 22:00

 

“如果你想整理一下自己,我们可以下车走过去。”克拉克冲布鲁斯点头,鼓励着他。“事实上,只有你的父母能把你送回去,来到亡灵世界的未亡人,需要得到亲人的祝福才能回到现实世界。所以原谅我,我在你之前拜访了他们,告诉他们我的计划,他们也欣然答应了。在送你回去之前,我想你还有一些时间与他们相处一会儿。”


布鲁斯点点头,他知道一句“谢谢”远远不够。他们并排在路灯下走着,谁都没说话,但谁都懂对方的心意,他们几乎在同处的第二夜就成了互相在乎的好朋友,明明第一夜的上半夜还在剑拔弩张,一个声称要杀了另一个,还差点成功了。多亏了玛莎。他们同时想。然后克拉克按下了面前这栋碣石居的门铃。他们静静地伫立在门口,韦恩夫妇也许会从楼上下来,也许已经准备好了茶点……


“这么说……克拉克,为什么不能让乔纳森给你祝福,送你回去呢?”亲人,布鲁斯突然想起他刚刚见过身为亡灵的克拉克的亲人。


“我和他没有血缘关系。”


“唔。”布鲁斯点点头,但他还不甘心,“那——你的亲生父亲呢?你没找到他吗?”


“他死在太空。”


“那么佐德是怎么‘抓住机会’的?”


“他每天都会去边境管理局查询信息,寻找时机,并在卢瑟实施他的混血计划的时候跨越了结界。”


“佐德死透了吗?”


“是的,在最后一个氪星人的灵魂到达彼岸的时候,他也随之消散了。”


布鲁斯有些怅然地叹口气,他本还指望这两个氪星人之间可能会有血缘联系,但现在看来一切其他方法都行不通了。他们等了一会儿,没人应门,于是布鲁斯又迫不及待地按响门铃。“也许他们不想见到我,我让他们失望了。”


克拉克摇摇头,“我向你保证,他们非常思念你。你还记得灵魂向导吗?”


布鲁斯的眼睛亮了起来,蝙蝠!原来那些蝙蝠就是韦恩家的灵魂向导,在他掉入深渊的时候,用他们纯黑的翅膀托举着他,给他灵感,给他指引——引导他成为蝙蝠侠的,正是他的父母。“他们似乎不在家。”布鲁斯又按了两下门铃,依旧无人应门,于是他冲着窗户喊起来:“爸爸,妈妈!”


依旧一片寂静。


“布鲁斯,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昨天和他们约好……”


“我知道,你不会说谎。”他又敲敲门,很快自觉徒劳地收回手。他听到了开门声,心跳停了一拍,但他马上意识到,开门的是邻居家。


一个穿着睡衣的老人出现在隔壁门口,他举起手向他们打了个招呼,“是韦恩夫妇的儿子吗?他们傍晚出去了,我在扔垃圾的时候和他们打了招呼,他们说要去见儿子,看得出他们很高兴。怎么了,你们错过他们了吗?”


布鲁斯的表情像是被柏油凝固住一般,直觉告诉他,有人得知了他们的行动,玛莎和托马斯被人绑架了。克拉克感到胃里一阵绞痛,紧张地望向布鲁斯,小声在他耳边说:“也许刚好是我穿过结界之后……超级听力也被隔绝了,所以我不知道。”


克拉克走到那个老人面前,低下头询问:“他们今天没有回来过吗?是什么人让他们离开的?”


“应该没回来过,我没有听到过动静,但也许只是因为耳背……”老人边想边说,虽然语速缓慢,但克拉克仍耐心地听着,并问道:“那最近附近出现过什么陌生人或是可疑的人吗?”


“如果说陌生人,你肯定能算一个。”老人开了个玩笑,继续说,“没有,但很奇怪,韦恩夫妇一向会驾车出门,今天却反常地步行离开了,顺着这个方向——”老人指了指路口,“然后右转了,我本以为是他们的儿子来接他们了。”


克拉克向老人表达了感谢,目送他回屋。然后他用X射线查看了韦恩家屋内的情况,一切井然有序,和他昨天登门拜访时没有两样,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说明韦恩夫妇是自愿离开的。


“走吧,我们沿着那个方向也许能找到线索,我还有超级听力,而你有超级侦查力。”克拉克拍了拍布鲁斯的肩膀,提醒他该采取行动,布鲁斯从怔愣中缓过来,皱了皱眉头,自我安慰着:”不会有事的。”他看了看表,晚上十点半,离日出还有大约九个小时,他还要至少留出一两个小时时间,确保克拉克的身体能在日出前重见天日。他必须尽快找到自己的父母。


当他们走到路口右转时,布鲁斯愤怒地唾骂了一句“杂种”。这是一条单行道,道旁的霓虹招牌闪闪烁烁,让他不得不想起犯罪小巷,枪声,还有掉落的珍珠。“敌人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了,克拉克,还有别人知道你的计划吗?或者,有人知道你的身份吗?”


克拉克开始回忆他来到亡灵世界之后的经历,期望能从中找到一些线索:“我不确定是否有人知道我的计划,但很少有人知道我还‘活着’,人类的听力没有灵敏到能够在离我半米远的地方听见我的心跳。但是亡灵们都必须以真实身份在边境管理局登记,所以记录上不存在克拉克·肯特,只有卡尔-艾尔,尽管乔纳森还是坚持用克拉克称呼我。我恳请边境管理局的知情人——加布里尔为我保守秘密,天哪,我甚至不知道他姓什么。但我必须将你上报,因为未经边境管理局正式批准的灵魂无法活着跨越结界。但我为了不暴露具体计划,昨天才联系了你的父母。但是他们在这里同他们生前一样出名,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生前是富翁,慈善家,而他们的儿子布鲁斯·韦恩也是哥谭的天之骄子……我刚来那段时间,大家都向我打听蝙蝠侠和超人,但我只向他们讲述了一些公开信息,蝙蝠侠在他们眼里依旧是都市传说般的存在。我还写了一些社论,比如《为什么我们需要蝙蝠侠》……”


布鲁斯苦笑了一下,似乎不太赞同这个标题,他猜测道:“也许有心人注意到‘超人’与大名鼎鼎的哥谭韦恩夫妇有接触,而超人又与蝙蝠侠联系紧密。他可能是我的对手,但因为韦恩与蝙蝠侠几乎都是哥谭的标志性人物,也可能是蝙蝠侠的仇人,被蝙蝠惩罚过的,死去的人……”布鲁斯不太愿意承认大家似乎已经将超人和蝙蝠侠捆绑在了一起,但是他们并肩打败毁灭日的消息显然在两岸都成了一段佳话或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他思考了一下,又继续推测:“我想是蝙蝠侠的仇人。你还记得吗?一些被打上蝙蝠烙印的人在监狱里死去。我还记得《星球日报》的标题,《法官、陪审团、处刑人——蝙蝠侠是否做得太过了》。”


克拉克有些惭愧地低下头,“抱歉,我当时还跟踪过这件事,所有人都把那些犯人的意外死亡归咎于蝙蝠侠,认为是蝙蝠授意那些犯人对他们实施暴行。事实证明我们都错了,蝙蝠侠守住了他的底线,好在真正的罪犯——莱克斯·卢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布鲁斯在听到“底线”时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在克拉克说完之后急切地发问,哪怕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认为这就是可靠的线索,“所以,你还记得你调查过的人,长什么样,叫什么吗?”


“记得,当然记得,他姓桑托斯,白人,黑发,寸头,络腮胡,死的时候瞎了左眼,莱克斯给我看了照片。”


“那么,我们现在应该先从边境管理局的那位知情人调查起,他知道所有人的秘密身份,应当是最大的嫌疑人。当然,也不能放过这个独眼桑托斯,我们可以在这一带打听打听。所以,边境管理局现在还上班吗?”


“不。”克拉克环顾了四周空荡荡的街道,摇了摇头,“现在是下班时间,不过我可以使用超级听力探测他在哪里,包括桑托斯,或是你的父母。但是我得说,加布里尔不像是会插手这些事情的人,他是二战时在一场爆炸中身亡的士兵,因为忠诚可靠才能在边境管理局谋一个职位,这事与他并没有利益相关。”


“他可以被收买,或是被威胁,这很简单。”布鲁斯有太多这方面经验了,他还记得那个涂了铅带着炸弹的轮椅是怎么混入国会大厦的。而且,没有什么人能百分百保证保守秘密,人脑比机器更不可靠,何况这个计划有双份记录。


克拉克眉头紧锁着,不满地低吼了一句:“该死。不该再有人被我连累了。”


“你没有连累谁,克拉克。”布鲁斯为他突如其来的自责感到有些无所适从,他擅长让自己陷入自责之中,因此也不知该怎么安慰一个自责的人,这也许是他们相似的地方,像是一个隐秘的联系。


“直到现在,当我遇见那些因为佐德的入侵而死去的亡灵时,还会遭到唾骂,但我又有什么理由反对呢,是我间接害死了他们。”克拉克忧郁地看着布鲁斯,他的长睫毛在下眼睑上投下一片阴影。


布鲁斯感觉喉咙发涩——他也曾这样苛刻地对待超人,于是他希望把话题引到自己身上来,于是他问道:“那么……蝙蝠侠的间接受害人又是怎么评价他的?我是说,比如——你采访过那位受害人的亲人朋友吗,他们是怎么说的?”


于是克拉克从对那些难民的自责又转换为对布鲁斯的自责中,他想了想才缓缓开口,“嗯……你知道,你不必在意那些的,那不是你的错——”


“于是现在轮到你安慰我了——有些事情也许会产生我们无法控制的后果,但如果我们不去做,后果会更严重。但是,”蝙蝠侠坚持要记者讲述他的采访结果,“告诉我。”


“好吧。”克拉克的表情稍微放松了一些,但依旧怀着抱歉的眼神看着布鲁斯,然后回忆起来:“桑托斯的前妻带着孩子去警察局领他的遗物,对我说:‘我知道他做了什么事,但他也曾是个父亲……蝙蝠就是法官,由一个人决定另一个人的生死,那样的正义算什么?你知道什么能阻止他吗?只有拳头。’但我不这么认为——”克拉克逐渐降低了音量,他发觉布鲁斯似乎有些走神,也许是什么词汇或是句子令他陷入了回忆,可能是“父亲”或是“正义”。


“杰森·陶德。”布鲁斯念出了那个名字,他的思绪回到了多年前的犯罪小巷,他看见一个身材瘦削的少年,正试图卸掉他蝙蝠车的轮胎。


“什么?”


“加上这个名字,寻找他。”


“是谁?”克拉克的记忆里从没有这个名字,但他还是默默地将它记在了脑中。


“一个朋友。”布鲁斯抬头看向天空,但天空被这座立体城市层层叠叠的屋顶和参差交错的巷道割裂成碎片,而他想象着罗宾从最高处的屋檐上攀下来,钻进蝙蝠车,并打趣他的身手不如自己灵活。我抛下他去死。我没替他复仇。蝙蝠侠就是个笑话。于是他改口了,“也可能是个敌人。也许他已经知道我来了……”


克拉克没有继续问下去,蝙蝠侠是神秘的,也应该保持神秘,他身上有太多别人不知道的故事。“我们可以去楼顶,那里更空旷,我能听到更远的地方。”克拉克提出了建议。


布鲁斯及时切断了回忆,点了点头,开始寻找攀爬上楼的落脚点。克拉克走到他的身边,摆脱了重力漂浮起来,让自己的肩膀与布鲁斯平齐,对着他微笑起来:“飞行更节省时间。”布鲁斯怀疑的目光在他脸上扫描了一圈,在确认克拉克没在开玩笑之后,将一只手臂绕过克拉克的脖子,抓紧了另一边的肩头。克拉克也用一只手搂住了布鲁斯的体侧,轻易将他带离地面,只用了几秒钟,便来到了最高的屋檐上。


但他们并不能由此看到这座亡灵城市的全貌,这里大得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从谷底到山顶,千奇百怪的房子乱中有序地错落,杂糅着世界各地的风格,闪烁的霓彩光斑模糊了建筑之间的界线,增加了神秘的气氛。克拉克深吸了一口气,仿佛闻见从另一边带来的暴雨气息。危险就要来了,而钥匙还没有找到。他闭上眼睛,开始仔细倾听,全城所有人的谈话都涌入他的耳膜,他希望能从中过滤出关于那位知情人,或是桑托斯,或是韦恩夫妇,或是杰森·陶德,或是任何有用的线索。


TBC

下一章

 
评论(3)
热度(4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