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脆脆,欢迎勾搭!

Marvel:盾铁、冬叉冬、盾叉
DC:蝙超
OW:藏源、76R
以上偶尔又拆又逆x

长期留梗不留文,留文也会坑
坑久了就转自己可见x

主页设了几个分类链接请善加利用

微博:
刷欧美大号:@Henry_likes_it
专刷游戏小号:@岛田脆骨

© 脆脆克里斯皮 | Powered by LOFTER

【本亨/蝙超】Out of Character (一发完)

Out of Character

本亨/蝙超

没头没尾的蠢不拉几的短小的故事,文如其名(。

————————————


虽然早就已经看过成片,但亨利依旧点名了《正义联盟》。一天前,本在得知亨利这周也会呆在纽约之后,主动邀约他到自己的公寓度过属于两个好友的悠闲一晚。两人在拍摄完《正义联盟》之后都各自为自己的事业忙碌着,除了宣传期之外就很少能凑到一起,加之华纳之后的拍摄计划一改再改,再在一起朝夕相处拍摄的机会也不知何时才能到来。因此,一收到本的邀请,亨利便欣然答应了。


“认真的?”本在CD架上翻找着,前几天他收到了《正义联盟》的蓝光碟并顺手带回了家,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派上用场。


“我都没有介意我的下巴了。谢天谢地,复活那段戏我们居然都没有笑场,一次就通过了。我还以为顶着那条胡子会让你觉得自己走错片场呢。”亨利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椅上,喝着一杯柠檬水,等着本调试好放映机——本在纽约的公寓也相当豪华,除了泳池之外,他还拥有一个私人放映厅。


“演员的专业素养,亨利。你要吃爆米花吗?我想我这儿还有几袋微波爆米花。”


“我承认这部的确是爆米花片,但不意味着我们就有理由放弃身材管理了,本。”亨利在饮食方面相当自律,为了保持身材,他必须放弃那些高脂却美味的食物,终日与煮鸡肉为伍。


他们并排坐着。出于导演的职业病,本在观影时倾向于在脑内分析镜头语言,但这对于观看一个故事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习惯。然而此时他的眼睛却被超人描摹胸前S形标志的动作牢牢吸引,直到这个镜头过去才回过神来,连忙喝了一口水来缓解有些干燥的喉咙。他将此归因于狭窄的手机屏幕被超人的胸部挤满,他实在是无处可看了。


两人沉浸在开头mv渲染的悲伤气氛中,不过本回想起他拍摄时的心情包括自己对蝙蝠侠当时状态的理解,倒真的与这支mv不太相符。


“你与上一部不太一样。”亨利看着海王走入海中,下了这么个结论。


“嗯哼。”本没有更多的回应,他似乎不太想评论自己的表演。


不过亨利早已浮想联翩了。蝙蝠侠笨拙地试图用同伴的死来说服海王,是情商突然下线还是过于在乎超人了?实际上超人和海王没有什么对手戏,但他每次遇见杰森时,他都能感觉到杰森对他的好感扑面而来。本不一样,他对每个人都很亲切,却又刻意保持了一段距离。但他在饰演蝙蝠侠时,对超人的愧疚、思念甚至是有些——喜爱,都溢于言表。虽然超人的死亡让人类失去了希望,但希望并不是只能依附于那个S形氪星文字而存在。布鲁斯在与闪电侠会面时,亨利在他的眼中看到了希望,他的眼睛是笑着的。超人的死令蝙蝠侠重生,而本很好地演绎了他。


而大家在蝙蝠洞的谈话,让亨利几乎从头笑到尾。“真的很遗憾,我没有参与这一幕的拍摄。在此我谨代表超人向他的遗孀蝙蝠侠致以爱的问候。”


本并没有注意剧情的发展,因为直到现在他几乎还能记得蝙蝠侠的每句台词。现在想想,布鲁斯用史蒂夫·特雷弗类比超人可真是太糟糕了。虽然他内心对亨利的用词——遗孀颇有微词,但他并没有与这个年轻人争辩,不过是开了个角色的玩笑而已。他微微侧头看着亨利,开朗的笑声和俏皮的虎牙吸引着他。好在亨利在专心看电影,好像他这次观影的目的就是刻意从中找茬来的。


“手感怎么样?”看到超人抓起蝙蝠侠的下巴提到空中,本也忍不住调侃一句。


“挺软的,就是胡茬有些扎手。”亨利又笑了,他的牙齿过于耀眼了。


“真是娇气啊,童子军。”


“嘿,我也不小了。”


“是,亨利·卡维尔,好莱坞当下最炙手可热的男明星。”


亨利耸耸肩,不太认同本的说法,于是换了个话题:“说来也有趣。BvS时,你总是要保持生气的状态,这一部换我了。不得不说,蝙蝠侠的转变太大了,我甚至有些不习惯。”


“是啊,毕竟你当时还到处宣扬,本对我太差啦!瞧瞧我这腰上的淤青,你可算是报仇了。可惜宣传期不能剧透,我只能继续被你这么指控。”本用蝙蝠侠般阴郁的表情盯着亨利,不过只坚持了两秒钟,便忍不住笑了。


“大多数时候我可是在媒体面前盛赞你。比如——你穿白西装的样子就像个新娘——”


“你非得占我便宜,嗯?”


“然而限/制/级的便宜不都被你占了?”亨利翘起一边嘴角,然而立即感受到心底泛出一阵不合时宜的苦涩。那只是些玩笑而已。出于演员的专业素养,就像本说的,他永远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状态面对镜头面对观众,知道如何给那些脱口秀主持人的送出有爆点的话题,知道粉丝们喜欢看什么。而大家笑过之后,傻子才会把这些话当真。他稍有尴尬地转头看向屏幕,直到决战开始时都没再说话。实际上,这一段剧情他几乎没怎么与其他演员碰面,因此当时并不清楚本会如何演绎目睹超人回归时的蝙蝠侠。第一次观影时,他的注意力全在剧情上,因为补拍了过多的镜头,令他对整体剧情有些困惑。而这次,他终于能够仔细观察大家的表演了,他也得琢磨如何在面对绿幕和网球时让自己的反应尽量逼真。


蝙蝠侠的反应再次令他惊讶,在看到超人加入战斗时,他的面部表情仿佛失控一般,似哭似笑,情绪激动,与蝙蝠侠的面具实在有些不搭。分开母盒后,看见超人躺在地上,同样被能量波拍到一边去的蝙蝠侠甚至还担忧地喊了句“克拉克”——他果然和钢骨不够熟络。


“本,我不知道是不是导演让你这么做的,然而……你不觉得,这对于蝙蝠侠来说,有些……”亨利犹犹豫豫地,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口,毕竟当面质疑别人的表演真的不太礼貌。


OOC?你想说这个吗?”


“不是我说的。”亨利举起双手装作无辜的样子,不过他还是期待本可以作出解释。


“我接受你的采访,记者先生。”本坐直了些,理了理衣服,就像在任何访谈节目上一样,“可以明显看出我在正义联盟与蝙超大战中表演的不同,因为在这一部里我希望呈现蝙蝠侠的另一面,他作为布鲁斯·韦恩,一个亿万富翁、一个慈善家的一面,以至于大家在看到布鲁斯时,甚至认不出他就是蝙蝠侠了。蝙蝠侠在蝙超大战中一开始走得太远了,而超人的死改变了他。”


“很官方的解释。”亨利有些不满地撇撇嘴,就像那些外星花的特效一样,美而不真实。


“其实我觉得这事根本不需要解释。”


“我知道你复活我不是因为喜欢我。”超人说出这句话时他们一起沉默了。


“得了吧,”本面无表情地说,“我真的很努力在用表情说‘我当然喜欢你啊,超人’这句话了,可嘴上还得非常‘蝙蝠侠’地否认一下。而且你忘记接下来的剧情了吗?那一段可是我们俩面对面拍摄的。”


亨利觉得本说得很有道理根本无法反驳。


“整个银行?”亨利跟着屏幕中的自己念出了台词,然后皱起了眉头,好像懂了什么,“天哪,饶了我吧!”


“还觉得我OOC了吗?”本有些得意地拍拍亨利的肩膀,他可是将剧本通读了很多遍才确定的表演方式。布鲁斯·韦恩无疑是爱着超人的,超人是他心中的英雄梦,他不会因为八岁时没有一个超人来犯罪小巷阻止惨案而愤愤不平,超人的牺牲让他更加相信英雄的存在,他的心态在克拉克·肯特的墓地时就已经完成了转变,“只是一种感觉”,也许就像蜘蛛侠所说,英雄们的信条,便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但是买银行?本知道这和“我很富有”那句话一样,只是个笑点罢了,但还是足够让人遐想布鲁斯对克拉克的重视程度了。


“天哪,我真是不忍直视这一段了,我们——他们看起来马上就要接吻了!想起BvS时你还对我拳打脚踢。”亨利侧身看着本,他的脸被屏幕的微光照亮,阴影强调了他的棱角,让他的形象更接近黑暗骑士一些。拍摄BvS时他和本刚结识不久,不过他总觉得自己和本在穿上戏服后就自然生发出一种天然的默契,事实证明最终成片的效果也令人满意,他们之间的张力,更大胆一些说,化学反应,还是相当浓郁的——不管是记者与总裁的对峙,还是超人与蝙蝠侠的打戏,还是最后的决战或是葬礼。但离开镜头的范围之后,大家又都回到各自的生活去了,该死的安全距离,本在处理人际关系上总是那么得体。


“所以你不该赞赏一下我在正义联盟中的表现吗?期待你在下一部的宣传期里告诉大家,本对我太好啦,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我们偶尔还会一起住在韦恩庄园,围坐在圆桌旁吃阿尔弗雷德做的大餐!”本眉飞色舞地说着,直到他突然注意到亨利的眼神在自己脸上流连,光线不足使他的眼睛颜色发暗,皮肤却显得苍白,增添了一些阴郁的感觉。亨利的眼皮突然垂了下来,似乎他注意到本已经发现了他的注视。


亨利闭上了眼——完全即兴的,他的脸保持面对本的方向。数到三,我就离开。他想。然而现在是片尾曲时间,光线更暗了些,也许本不会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他马上就要离开座椅了。


但他没有这个机会。


END

————————

之前看到微博上说大本在纽约租的公寓有泳池还有私人影厅什么的,死有钱人,嗨呀……

关于慈善家的那段话,改自电影频道的一个采访,蓝鹅字幕把“慈善家”翻译成了“内心的野兽”,在想什么啦,好啦好啦我们都知道蝙蝠侠在大家眼里ji情四射。

 
评论(16)
热度(11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