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脆脆,欢迎勾搭!

Marvel:盾铁、冬叉冬、盾叉
DC:蝙超
OW:藏源、76R
以上偶尔又拆又逆x

长期留梗不留文,留文也会坑
坑久了就转自己可见x

主页设了几个分类链接请善加利用

微博:
刷欧美大号:@Henry_likes_it
专刷游戏小号:@岛田脆骨

© 脆脆克里斯皮 | Powered by LOFTER

爱比死更冷 3

盾铁 吸血鬼AU


前文链接:12


第二章 陌生的拥抱

 

(Steve上线。说到一些故事背景。)


“你们有没有给我安排住处?”Tony一手端着咖啡,一手在平放桌上的平板电脑上划来划去,微微蹙着眉头,一副无比好奇的样子在探索这个“新”玩意儿,若无其事地对刚刚从办公室里走到他身边的Jarvis说。

 

“事实上,你可以住回以前的公寓。嗯……如果你不想住那儿,也可以另外安排。”Jarvis说。

 

“以前的公寓,是哪个?”Tony有点意外。

 

“在纽约的还能是哪个?”Jarvis在平板电脑上调出了Tony在纽约的公寓的3D图像。

 

“这个酷!”Tony像得到新玩具的孩子,立马开始学着Jarvis的样子摆弄起来。

 

“只是有件事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是惊喜还是惊吓?”Tony喝了一口咖啡,他虽然是吸血鬼,但在某种程度上还保持着一些很久以前作为人类时的习惯。他想了一下,说:“算了,别告诉我。嘿二十年没人住,你们有没有帮我打扫房间?”

 

Jarvis挑了挑眉毛,做了一个不置可否的表情,拿起平板电脑准备开口说话,却被Tony一把夺过去:“我知道你想说什么Jarvis,我知道这玩意怎么用,虽然睡了二十年,我还是那个天才、未来学家,二十年前我脑子里就有这种设备的蓝图了,不过你们管这个叫什么?”

 

Jarvis伸了个懒腰,打断了Tony自我感觉良好的自白,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你慢慢研究,期待你给它拆出朵花儿来,不陪你闹了,我可得去补觉了。”

 

Tony本来就是个天才,被转变成吸血鬼之后拥有了更快的反应力和更强的记忆力。虽然身体结构的转变让他丧失了人类时期的记忆,但是之后发生的事情即使已经过去了上百年还是历历在目。敏捷的思维让Tony总能构思出超前的新东西,譬如在二十世纪初预测了信息时代的技术革命,只是发生最天翻地覆的变化时恰巧被他睡了过去,Tony暗自想,如果自己没有选择躲起来,也许这场巨变还能再提前十年。

 

Tony隐隐感到不安,Jarvis讳莫如深的样子让他不知该担忧还是该一笑了之,然而他是无所畏惧的Tony Stark,向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公寓门口时,他掏出Jarvis给他的钥匙,向二十年前平常的一天一样,打开了房门。

 

Tony本来已经准备好迎接扑面而来的尘土,却惊讶地嗅到空气中淡而甜美的人类血液的味道。客厅里的摆设全都一尘不染,简洁实用的实木家具,没有复杂的纹饰,却都拥有流畅的曲线元素,是十九世纪初的流行。“倒是Steve喜欢的那种,可惜不是我的风格。”Tony转身看向客厅两层楼高的落地大窗,“这儿的真皮扶椅呢?”

 

“坏了,就换掉了,你是Tony Stark?”突然一个熟悉的,被Tony想念了无数遍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语气却十分生疏,像是在对待一个突然闯入自己生活的外来者,平静,没有敌意,却也没有欢迎的意思。Tony仿佛受了电击一般,双腿僵在原地动弹不得,他想,死掉的人没有灵魂,这一定是什么诡计。

 

“我是Steve Rogers。很高兴见到你。”那个声音又响起来,甚至听得出他已经礼貌地伸出了右手。

 

Tony把脑袋里冒出来的几十条想法,包括背后站着的是一个拥有Steve音色的机器人的可能,Steve跟他开了以错过二十年为代价的玩笑的可能,统统扫出去,准备了一个无可争议的友好的笑容,转过身去,伸出右手,与对面的人轻轻握上,上下抖动了两次,说:“很高兴见到你,没错我是Tony Stark。”

 

Tony迅速在心里打起算盘:手的温度接近室温,触感像吸血鬼的皮肤,但也有可能是高仿生机器人,不能小看二十年的科技发展。对,一定是个机器人,所以他把我心爱的古董座椅弄坏也不稀奇。他看起来和当年的Steve一模一样,身材,长相,音色,除了虹膜泛红,几乎分毫不差,这难道就是Jarvis不愿说出来的事情?

 

两人松开手,但依然保持四目相对,都想从对方眼睛里看出什么端倪,目光牢牢吸引在一起。

 

“我认识你,Stark先生,不止因为这屋子里摆着的照片。”

 

“哦你当然认识我,Rogers先生。”Tony不明白这个Steve葫芦里到底装的什么药,就顺着话题说下去。

 

Steve向前走了一步,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Tony以为可以听见眼前这台“机器人”运作时的机械声,然而没有。四周静得可怕,Tony甚至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Tony是与众不同的吸血鬼,他的心脏被胸前泛着浅蓝色光的小装置驱动——他管它叫弧形反应堆,只是跳动的频率非常稳定,不会受情绪变化的影响,我说过,他依然在某种程度上保持着人类时的习惯。

 

Steve比Tony高出一截,他俯视着Tony,凌厉的眼神像是要把Tony无可奈何的假笑撕开,让Tony觉到深深的压迫感,却无论如何无法抗拒这张萦绕在他二十年梦境里的脸,只能睁大泛着水光的眼睛,颤抖着睫毛,盯着眼前人,看见他眼中的红色正一点点消退。

 

Steve抬起右手,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上了Tony的下巴,带着探究的语气打破了沉默:“我好像记得你的下巴和眼睛。”

 

Tony更加是一头雾水,那一刻他希望面前真的是Steve,然而体温和眼神告诉他,这个人绝对不是那个他曾经深爱了几十年,甚至为了他放弃生命的人,可他管不住自己的嘴:“我身上的每一寸Steve都应该记得!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装成Steve的模样来刺激我,如果你是Steve,又为什么跟我开这种玩笑?!”

 

“我就是Steve,你认识的那个。”金发男人也回应着Tony有些愤怒的目光,语气十分肯定又相当自信, “当年回到这里,发现屋子里摆满了我们两个的合影,看起来我们曾经是情侣不是吗?”

 

较低的体温,眼睛泛红,空气中有人类血液气味,失忆……Tony有时恨自己太聪明,尽管之前几个回合的对话中他都尽量避免去想这些,然而一切现象都指向一个结果:Steve现在是只吸血鬼,刚刚享用完晚餐,而吸血鬼会把他们人类时期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尽管他以前是个超级士兵,能够记得目光所及之处的一切细节。

 

Steve又缓缓说道:“刚刚转变成吸血鬼时,我做什么事情都只能依靠本能,以前的事情在记忆中模糊一片,所有的人都只是褪色的虚幻,一丁点实在的景象都抓不住。我感到很冷,竭力去想最温暖的地方,于是我找到这里,空气中,沙发上,枕头里都有让我安心的气味。”Steve又向Tony走近一步,右手绕过Tony的后颈,左手环在他的腰上,让他靠在胸膛,放松地将自己的头靠在Tony的耳畔,继续说,“就是你身上的味道。我一直等你回来,因为我知道你是最可靠的人。可是直到那些气味散尽,我等到的不是你,而是你失踪的消息。”

 

Tony希望自己可以接受这个拥抱,只是这感觉太陌生,陌生到他想抗拒。他紧贴的胸膛不是温暖而柔软,没有心脏跳动的胸腔里笼罩着一片死寂,阵阵寒意正向Tony入侵,让他愈发想逃脱这个由两条手臂组成的僵硬的牢笼。而Steve显然没有察觉到Tony的尴尬,依然用手箍紧了Tony,没有打算放开。

 

Tony说:“我以为你死了。你也许不记得,二十年前发生了一场九头蛇发起的吸血鬼大屠杀。决战到最后,抗日光血清要失效了,Howard为了不被九头蛇绑架,不惜拉上自己最心爱的杰作,也就是你,准备从悬崖跳下去。我看见你们两个被一团火光包裹,就消失在悬崖边上。”Tony一把推开Steve,坐到沙发上,旅途的奔波让他非常疲惫,然而Steve的拥抱给不了任何安慰。

 

“大屠杀的事情我知道。Nick Fury,也就是现在的神盾局局长来这里找到我,让我帮助他重建神盾局,他告诉我以前一些事情的大概。”Steve在Tony身边坐下来,突然转移了话题,“你想喝咖啡吗?你看起来很疲倦,但并不是因为饿。”

 

“你记得我喝咖啡的习惯?”Tony有点惊讶,一般的吸血鬼在转变之后就会摈弃除血液之外的几乎其他一切食物、饮料,尽管那些食物对身体无害,他们也不愿浪费精力在无法消化的东西上面。

 

“一整个柜子里摆满各式各样的咖啡杯,厨房最显眼的地方放着一个咖啡机,虽然神盾局的资料里面不会详细记录个人生活习惯,这并不难推断。我后来换了个台新的咖啡机,想不想尝尝我的手艺?”

 

Tony有一瞬间觉得心里暖洋洋的,“拿铁,不放糖,谢谢。”但是Steve趿着拖鞋的脚步声立刻让他清醒。Steve走进厨房,就着咖啡机运作的声音,Tony陷入了回忆。

 

二战时掀起了一阵超级士兵热潮,Howard Stark研制超级士兵血清获得成功,Steve Rogers,一个曾经瘦小的人类,却因拥有最勇敢善良与公正的品质,而被选中成为实验对象。九头蛇是欧洲的一个吸血鬼联盟,想趁乱在大战中分一杯羹,与纳粹勾结,表面上是要替纳粹制造超级士兵,实则是在大量创造新的吸血鬼,打造了一个几万人的吸血鬼兵团,负责夜间的突袭。Tony正是在他父亲的实验室里认识Steve的,战后他们相爱。在Howard的带领下,政府成立了神盾局,致力于保护那些爱好和平的吸血鬼们。再后来,神盾局成了处理非人类智慧生物事务的政府机构,涉及的对象包括吸血鬼、狼人、超级士兵、变种人等等,帮助他们与人类和平共处,召集有志之士保卫自身和国家的安全。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销声匿迹了许久的九头蛇势力又重新抬头,发动了一场屠杀,号称要为了世界和平解决二战时期超级士兵热的遗留问题,也就是要除掉那些二战时制造出的尚且存活的吸血鬼,而实际上是要借此机会暗中将神盾局所保护的吸血鬼们赶尽杀绝,并窃取Tony研发的抗日光血清——吸血鬼注射后可以在一定时限内暴露在阳光下而不被伤害。


那时神盾局制定了复仇者计划,召集了一些拥有特殊能力的人来对抗九头蛇,然而很多都在这场惨烈的战争中丧生。决战在阿尔卑斯山,Tony远远地看见Howard与Steve坠下悬崖,悲痛欲绝,没注意九头蛇士兵在背后的暗算,被绑架到了山里一个九头蛇的基地,受尽折磨,但最终没让九头蛇取得抗日光血清的配方,反而想办法逃了出来,去Steve坠落的悬崖下,只发现白雪已抹去任何证明他们生死的痕迹。Tony联系上了他最信任的挚友Jarvis,从他那里得到的消息是神盾局已确认Howard和Steve的死亡。

 

没有Steve,存在的意义就裁去了大半。Tony终于发现了结束自己永生的理由,想走进日光里自我毁灭,最终还是因为一个小小的执念而选择了存活。他希望无限期的沉睡可以使自己渐渐淡忘那些望着Steve的脸时就会在心底翻涌起的阵阵暖流。耽误了Steve几十年的时光,赔以几十年的沉睡也许不能赎罪,起码也是一种惩罚。

 

吸血鬼不配得到爱情,Tony想,永生,强大,多年积累的纠葛与仇恨,总会把一切暂时得到的幸福快乐毁灭,得到多少就会失去多少——世界运行永远不可改变的规律。

 

他饱食了一顿,为了毁尸灭迹便带着被吸干血液的猎物尸体在阿尔卑斯山的森林里漫无目的地走,发现一个小小的山洞便走了进去,却意外发现这里是很舒适又隐蔽的安息地,便心满意足地躺下来。吸血鬼不需要睡眠,然而Tony很好地保持着人类的习惯,以前经过许久的练习,他已经可以轻易进入睡眠状态。他的潜意识不愿意醒来,直到他的躯体将那些血液耗尽,最终成了一具干尸,只需要血液的滋养就可以召唤回可活动的躯体。而凡人的肉体,很快就腐烂成了一堆白骨。

 

“Tony?Tony?”Steve轻轻喊着,摇了摇Tony的肩膀——他已侧躺在沙发上睡着,也许是因为再次触摸不堪的回忆而让他痛苦,他的眉头向中间皱缩着,呼吸深深浅浅,露出不安的神情。

 

爱是什么,你爱的是他的肉体,他的人格,还是他的心?假如使你爱上他的一大理由,是因为他拥有你最最渴望的东西,比如一副完美而温暖的人类躯壳,那么当他失去了令人怦然心动的心跳和潮湿的手心里舒适的温度,变成了你最恨的样子,你是否还会继续爱他?当你与他创造了无数美好的回忆,并且努力将自己改造成自己渴望而他也喜欢的样子,但他却轻描淡写地忘记了你们曾经拥有的一切,你是否还会继续爱他?当你怀着无限的期待对上他的眼神,却没有在里面搜寻到一丝旧日的温情,得不到任何安慰,甚至还让你想要逃离,你是否还会继续爱他?

 

在Tony的心中,这些问题全都纠结在一起,随着反应堆的驱动一寸寸撕裂着他的心脏。假如你的所爱变成一具活着的死尸,它是否比真正的死亡还要令人寒战不禁?

 

---------------------正文分割线---------------------

 

这章有点长,涉及到一些故事背景,神盾局的性质啥的是我随意瞎编的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反正这不是重点……下章会继续揭示Tony心中那些不为人知的执念,以及Steve存活之谜,敬请收看《走近吸血鬼》栏目(什么鬼)。


下一章

 
评论
热度(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