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脆脆,欢迎勾搭!

Marvel:盾铁、冬叉冬、盾叉
DC:蝙超
OW:藏源、76R
以上偶尔又拆又逆x

长期留梗不留文,留文也会坑
坑久了就转自己可见x

主页设了几个分类链接请善加利用

微博:
刷欧美大号:@Henry_likes_it
专刷游戏小号:@岛田脆骨

© 脆脆克里斯皮 | Powered by LOFTER

爱比死更冷 5

盾铁 吸血鬼AU


前文链接:1234 


第三章 癌症(二)

 

(前情提要:Steve要Tony加入复仇者计划,发现Tony正在设计一栋建筑。)


突然一阵匡匡的敲门声和门铃声同时响起,来者似乎急于破门而入,就差在门上安个炸弹了。


Tony略微惊慌地站起来,四下里看了看说:“我最好找个地方躲一下……”Steve从门上猫眼看了一眼外面,又扭过头投给Tony一个无比同情的眼神,然后开了门。


“Tony Stark,你不能一回来就各种发号施令!还有,你传给我那个草图是什么东西,我要到哪儿给你找块地造这么个又大又丑的建筑!而且我们已经有一个了,我不想再要第二个!”一位穿着细高跟的金发女士进门后就直奔Tony而去。


“哇哦,这不是我那性感热辣的助理Potts小姐吗?脾气一如既往地火爆!”Tony向她展开双臂,脸上挂着一个无赖的笑容。


Virginia Potts,大家更习惯称她为Pepper,是Tony在Stark工业的助理,Stark家的两个男人不在了之后,是她帮忙打理好了公司的一切。她不情不愿地和Tony拥抱了一下,不再是刚才兴师问罪的架势。


“Pepper,我需要一个大实验室……”Tony并没有和二十年没见的老朋友寒暄几句,而是直接进入正题。


“我不管你需要什么,反正就是不行。”Pepper的态度很坚决,鉴于Tony刚刚给她提了个无理要求,让她尽快在纽约,最好是曼哈顿找块地,半年内将他刚刚做出的大楼草图变为现实,她这样拒绝完全合情合理。“你知道这要花多少时间精力,要抽出多少资金,你自己去做试试看,哦我知道伟大的Tony Stark才不会为了这种事亲力亲为的。”


“我离开之前让你处理掉了Stark工业所有的军火工厂和实验室,给你投资开酒店,你看,我现在是要东山再起,虽然我决定不做军火生意了,但是我总得做点别的……”


“队长已经给你找到事做了,你就不能安安心心和他呆在一起?放心,你是那酒店的最大股东,我在帮你赚钱。”何况你又不缺钱,Pepper在心里嘀咕。


“我知道,我知道……啊,等一下,我想……”


“Tony你不会想……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Pepper对Tony了如指掌,很多时候只需要看着他的脸,就知道他下一秒想说什么话。


“你看,我们已经有一个‘又大又丑’的大楼了,没必要浪费资源再造一个。”在说到“又大又丑”时,Tony的双手各伸出两只手指,在空中画了个双引号。


“天知道你想做什么,天才,你的破坏力可是比911的几架飞机还强得多,你不能在市中心搞什么实验。”


“呃,不好意思,911是什么?好吧不管怎样,酒店大楼有地下室对不对?别装傻,我都知道,地下一层是车库,地下二层是仓库,地下三层从未使用过,把那层给我。”


“哦天哪,我觉得我的顾客要永无宁日了!”


“唔我想想,而且还有一个指纹识别的私人电梯,”Tony捧着Pepper的脸,分别在两颊亲了一下,“你太棒了!等我研究好现代人都是怎么写代码的,一定帮你把酒店的信息管理系统升级一下,记得提醒我。还有,楼顶上那个Stark标志我喜欢!”


“地下室自己收拾,我要去上班了。”Pepper撂下这句话就匆匆离开了。


Tony又百无聊赖地回到沙发上盘腿坐着,拿起平板电脑新建了个模型,开始设计地下室的布置改造。


Steve拿起一本小说,也坐在一旁静静地看。


“你不去上班?”Tony说,“话说神盾局总部在华盛顿,现在赶过去肯定迟到了,美国队长也这么不守时?”


“我请了几天假,而且我一般是晚上上班。”Steve把身体往Tony那边挪了一点,伸长脖子观察着平板电脑上的投影,“你应该不会再弄那个又大又丑的建筑了吧!虽然Stark酒店也是那么风格独特。”


“暂时不会了,那是我弄着玩的,不然Pepper怎么肯把地下室给我。”Tony一副计划得逞的样子,“而我现在是在找灵感,设计地下室的布局能让我放松。”


“什么灵感?”Steve又挪近了一点,伸手去转那个投影。


“绝对是个空前的发明。其他复仇者们都身怀绝技,我也得给自己贴贴金。”


“Tony你已经很棒了,没必要再……”


“等等,如果我没记错,你在十二个小时前才刚认识我,你不必刻意跟我表现得那么熟络。”Tony往旁边挪了一点,但是已经挪到了沙发边缘的扶手旁,警惕地看着Steve。


“你这么执意想抹掉之前的七十年?”队长突然提高了声音,合上书,故意往Tony那边挪了挪,一只胳膊的手肘抵在沙发靠背上,伸手去碰Tony的头发。


明明是白天,吸血鬼的家里也只能门窗紧闭,不见一丝阳光。整个客厅的光源仅是一盏落地台灯,透过灯罩发出暖色的柔光。Steve是逆光的,从他身体轮廓边缘逃逸出的轻盈光线和他硬朗的线条显得不太协调,他眉头紧锁,嘴唇紧闭,责备一般,似乎想用眼神将Tony钉在那里。


Tony被Steve的影子笼罩,他感受到一种威慑力——以前的Steve在遭遇Tony强词夺理时也是这副神色,然而这种神色几乎每次都能让Tony安静下来,但那是说服力,而不是压迫。


Tony突然站起身,走去墙边,打开了客厅的大灯。“明明是白天,却搞得像鬼屋。你要是觉得无聊,可以看看电影,画画素描。如果你请假是为了陪我,那实在没必要,我今晚就搬去酒店住,你也可以去上班了。而我现在要恶补当代的知识,你不会感兴趣的。”Tony一口气说完一串,接着摸了摸头上刚刚被Steve碰过的地方,随手抓了一下,却把头发弄乱了。


同时Steve完全不理会Tony的故意疏远,反而走到他身边与他面对面站着,伸手把他刚刚弄乱的那一撮头发捋平。“想知道911是什么吗?”Steve问。


“你说吧。”


“是九头蛇的人,2001年9月11日劫持了两架客机,撞塌了世贸中心的双子楼,还有另外一架撞到了五角大楼,总共死了几千人。事情几乎毫无预兆,神盾局监测到有两架飞机向纽约低空飞来,却什么事都做不了。因为是在白天,得知消息后我也没法第一时间去救援。不过想想假如我真的可以去,现在应该已经是死人了吧。”Steve的眉头一直没有舒展开,他的目光一直落在Tony眼睛里,那因震惊和愤怒而圆睁的眼睛。


“这不是你的错,即使你去救援,也不能改变太多。”


“多挽救一个人也好,就能多挽救一个家庭。总有那么多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不知道和平多么宝贵,我们都是受害者。”Steve毫无征兆地一把将Tony揽在怀里,完全不顾他的挣扎,将脸埋在Tony的颈窝开始抽泣。很快Tony也安分下来,将一只手放在Steve的背上上下轻轻抚摸。


Tony很少见到Steve哭,他是性格坚毅的美国队长,他没理由在别人脆弱之前脆弱,在别人倒下之前倒下。是二十年前的那场屠杀让他们差点生离死别,而错过了二十年之后,一个是失忆,一个是抗拒。


Steve很清楚自己的感情,不论过去还是现在。


二十年前的悬崖上,Steve和Howard被九头蛇丧心病狂的吸血鬼敢死队逼到悬崖边上动弹不得——那些吸血鬼被注射了九头蛇自己研制的抗日光血清,时效只有一两个小时,一批一批地赴死,他们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这些二战时遗留的吸血鬼士兵,在和平年代也逃脱不了被九头蛇控制的厄运。


Howard身上的抗日光血清失效了,皮肤被阳光灼伤,而重伤的Steve很可能会被对方俘虏,他观察了一下四周,决定带着Steve九死一生,他一口咬上Steve的脖子,将吸血鬼的毒液注入Steve体内,然而抱住Steve的时候身体就已经开始燃烧。Howard在坠落时很快被烧成灰烬,而因Horward保护并且掉落在悬崖阴影里的Steve却因吸血鬼的毒液拥有了更强的自愈能力。很快,人类的记忆就在Steve脑中变得模糊一团,但更加强健的躯体却让他如获新生。


Steve在冰天雪地里跑了很久,他觉得饿,觉得喉咙里有一团火在燃烧,而身体却冰雪般寒冷,他想找暖和的地方。白天,外面的日光让他望而生畏,他就躲在严密的树林里,晚上,他在人类的镇子里徘徊,透过落地窗看着屋内壁炉里的火苗一窜一窜,感到无比孤独。镇上的一个吸血鬼姑娘发现了他,给他喝了人类的血,那是他第一次因尝到人类的血液而得到欢愉。Tony以前在刚享用完晚餐之后会送他充满血液腥气的热吻,让他久久难以习惯,而转变之后,他却对血液的味道欲罢不能。


他遵循着那极模糊的记忆想办法回到纽约,而那时神盾局早已宣布了Steve与Howard的死讯。他回到他与Tony的家,看见自己和另外一个黑发男人的合影摆满了整个屋子,而屋子里若隐若现令人安心的吸血鬼气味让他把自己埋进枕头里寸步都不想离开。他想念这种味道,尽管是陌生的,但他定义这种感觉叫“想念”,好像他已经认识了那气味几十年。他又开始想念照片上的小胡子男人,想念他浅浅的法令纹,想念他会说话会勾引人的眼睛,想念他深色的发卷,想念他说起话来不饶人的嘴巴——那样薄薄的嘴唇,一定要搭配些刻薄讽刺的话才合适,Steve就是这样推测的。


Nick Fury找到了他,跟他说他本来的身份,将神盾局的资料一股脑地全塞给他,让他不禁怀疑神盾局是不是趁机在给他洗脑。但他渐渐不再“想念”,他麻木地做着该做的事情,不断地感受到自己的渺小无助。他会很长时间没机会回家,每次回家他也会跟照片上的人打招呼,但是渐渐地他也相信那个人是死了,再也不值得他花时间去想了。


911事件后,神盾局又带头将九头蛇的势力清扫了一遍,而就在几个月前,他们又发现了九头蛇的踪影。很久没有出现的Jarvis找到Steve,说他和Bruce Banner终于搞清楚了Tony胸前反应堆里的元素,并设计出一个放射性元素探测仪,准备去搜寻他。Steve的感情突然被唤醒,每天焦急地等待Tony回来,坐如针毡,却没想到重逢竟是如此尴尬的局面。


Steve将脸埋在Tony的颈窝里抽泣,他知道自己爱他,知道自己对他一见钟情爱了五十年,也猛然意识到这二十年里他其实从未停止过想念,即使那想念细微到难以察觉。他将自己与Tony贴得更近,试图感受他的心跳,也因为他在背上的抚摸而平复。


Tony抚摸着Steve的背安慰他很久很久。怀抱和十二个小时前一样还是冷的,就像Steve以前难以接受他充满血腥味道的吻,他也无法接受Steve寒冷坚硬的拥抱。那寒冷就像是癌细胞,从Tony的胸口,随着心脏的跳动,通过血管运送到全身各处。他爱我,Tony想。然而下一秒,他的思绪就被拉回到七十年前,那是第一次和那个超级士兵拥抱,带有四倍新陈代谢的躯体提供的异常暖和的温度,他从对方的胸口感受到了久违的心跳,血液的涌动,生命的活力,他贪婪地向对方索取温暖与柔软,他抬起头强忍着咬下去的欲望与Steve唇舌交缠,恨不得就那样融化进那人类的躯壳。


他爱我,Tony又想了一遍。


----------------------正文分割线-----------------------


TBC?


2015.5.9

诶嘿最近发现有人看这篇?已经基本上是坑掉的状态……我打算找时间再重新理一理思路,因为是断断续续写的,有些地方没有构思好就写出来了怕写到后来有些混乱就收不住了,真是自己作死铺了这么长的时间线……整体思路是有的,但很多细节上设计不完善。但我真的很想把这篇写完!所以……我要再坑一段时间了……然后从头开始重写orz但又不舍得删这几篇,就放在这里当黑历史好啦……如果再有姑娘喜欢这篇,也不妨在下面留个言,交流一下脑洞,回复就是动力wwwwww(虽然我是那种没有回复也能自嗨的型……来跟我聊天嘛~

 
评论(8)
热度(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