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脆脆,欢迎勾搭!

Marvel:盾铁、冬叉冬、盾叉
DC:蝙超
OW:藏源、76R
以上偶尔又拆又逆x

长期留梗不留文,留文也会坑
坑久了就转自己可见x

主页设了几个分类链接请善加利用

微博:
刷欧美大号:@Henry_likes_it
专刷游戏小号:@岛田脆骨

© 脆脆克里斯皮 | Powered by LOFTER

盾与铁之歌 3

盾铁 无授权翻译

盾与铁之歌

第二章 黑夜(上)

前文链接:1. 序曲  2. 第一章

撸主习惯性啰嗦:本章继续队长的谜之梦游,有几场抢劫案疑似相关。托尼与梦游中的队长面对面了,队长还真是力大无穷呢……


--------------------正文分割线-------------------


他在半夜醒来,

心跳怦怦,快被吓坏。

因为身边女人,突然大笑开怀,

那声音听起来,好似少年时代。

 

他听见她像在抱怨,

他感觉她已然入眠。

因为她躺在黑暗,紧闭双眼,

他只能看见,她喊出的语言。

 

“你为何不快点将我杀死?”

她的问话听起来像个孩子。

她的梦被困在墙壁里,

叫声冲出了那地下室。

 

——《女人的梦话》,埃里希·凯斯特纳

 

1

 

咖啡就是长生不老药。托尼紧紧地抓着自己的杯子,喝着刚刚煮好的咖啡。他囫囵地倒了两杯下肚,开始专心享用第三杯,这让他的头脑清醒起来,又可以继续运转了。

 

“我之前都不知道你竟然有这么多盔甲。”史蒂夫进入工作室的时候说道。他的第一杯咖啡还没喝完。他又为自己第一次进入托尼的工作室而感到抱歉,然后继续对这里的一切表示惊叹。不过托尼没法怪罪他这些。

 

“那些都是老东西了。我正在做的是马克7,就是你面前站着的这个。”

 

“这七件都很棒。”史蒂夫微微笑着,抬起手来想摸摸盔甲,就要碰到时又缩回了手,转身看向托尼,“贾维斯找到什么了?”

 

就这样,对的,集中精力,托尼。

 

托尼把一个硬盘放在桌子上,生成一个全息投影,将这些贾维斯收集并且根据相关度筛选过的数据展示出来。一堆杂乱的数据出现在空中,表格、图示、影像和文章到处都是。史蒂夫走近了一点,弯着腰,就快趴到了托尼的肩膀上。

 

“别紧张,队长。”托尼漫不经心地说。队长的呼吸拂过托尼的皮肤,让他起了一阵鸡皮疙瘩。托尼打了个响指,把后面的一些数据调到面前来,直到只剩下一小部分。

 

大部分论文都描述了梦游的原理:一般情况下大脑在人睡觉时会处于休眠状态,而梦游者的大脑有一部分仍十分活跃——或者说是运转失常——即使在睡眠时也能触发运动中枢,甚至还能让人做出更复杂的举动,比如有人能在睡梦中开车,或者使用武器。

 

“这时很多人会产生记忆空白,也就是说队长你那时得了健忘症。你最反常的地方在于:一般情况下梦游不会超过二十分钟,但是你今天夜里的表现实在是太罕见了,竟然持续了几个小时!”

 

短时间内阅读大量全新的信息对于托尼来说是家常便饭,他已经对这些内容很熟悉了,于是调出了一个之前就注意到的数据。“反常事件第二条:成年人不会突然出现梦游症状。大多数梦游者从小就有这种习惯——很多人长大后就不再梦游,小部分还会保留这种症状。你一定是因为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你的再自愈能力很强,也不会生病,因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你可能得了脑瘤。”

 

“可能?”史蒂夫惊讶地重复了一遍。

 

“别担心,贾维斯之后会给你做一个全身扫描。”托尼安慰了他,“重点是:你梦游发作有规律吗?什么时候开始的?你还记得具体的日期吗?”

 

“不,并不规律。偶尔发作一次,但是最近越来越频繁了。第一次应该是我出发后一周,那时我到了俄亥俄州,那时候……”史蒂夫停顿了一下,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

 

“到那里的第二天早上我发现桌子上有一打从旅馆前台拿来的报纸,还有一本历史辞典,本来是放在床头柜上的。”

 

“之前没有发生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事情吗?比如遇见了什么人?撞到头了?或者是受了外伤?”

 

“排除外星人入侵和宇宙魔方的闹剧的话,没有别的了,没受过伤。”史蒂夫实话实说。然后他眨了眨眼睛,抬起了手指,几乎和托尼一起脱口而出:“宇宙魔方!”

 

“怪不得!你碰了它!”

 

“但是宇宙魔方真的会造成这样的影响吗?”

 

“这玩意能打开通向其他时空的传送门,它的能量足以造出一片新大陆。我相信它甚至能吐出会飞的猪,假如它愿意,一定还能强迫弗瑞穿上粉色的衣服。如果它也能拥有自己的思想的话。”但我们都不希望那样。

 

托尼一挥手就把所有数据都堆到墙角去了。“我想我们应该想想办法,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了,得治好你的梦游症。”

 

而且托尼希望这并不是什么魔法,不然就真的有麻烦了。

 

2

 

“这些东西会测量你的脑电波。”托尼解释到,一边将一个电极贴在史蒂夫的脸上。

 

全身检查过后,如他们所愿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史蒂夫十分健康——他们决定仔细分析一下史蒂夫梦游时的行为。如果真的是睡眠障碍,那应该是能测量得出来才对,真是该死。至少托尼希望是这样。

 

托尼让史蒂夫把胳膊抬起来,好把测量心电的带子绑在他的胸上。托尼或许是太小心翼翼了,但是谁能让他心甘情愿去做这么讨人厌的事呢?这可是美国队长,又能有多少机会这么近距离地欣赏他赤裸的上身呢?这是美国队长那非常、极其、特别让人垂涎欲滴的身躯啊。(不,托尼才没有那么猥琐呢,一点也不。)

 

“好啦,你可以穿上衣服了。”他在绑那条带子时故意磨蹭了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把手拿开。“别担心,那些电极和绑带不会把你怎么着的,它们不会耽误你的正常活动,满地打滚也行,只要你愿意。贾维斯会在夜间留意你的,假如你做了什么尴尬的事情,他也百分之百不会害怕。”

 

“托尼?”

 

“嗯?”托尼咕哝了一句,他正在对那根绑带做最后的调试——真的是最后一次,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我不知道戴着这些东西我还能不能入睡。”

 

“你可是个士兵,大个子。士兵不是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睡得着吗?”

 

史蒂夫轻哼了一下作为回答。“如果一定要睡的话,还行吧。我年轻的时候大多睡得像个死人,不管是在潮湿的林地里还是站着睡。但是在帐篷里的床上?实在不堪回首。那里太安静了,我会做很多很多梦。”

 

史蒂夫并没有说到底梦见了什么,当然他也不必解释这些。托尼从阿富汗带回来很多噩梦,他有时甚至连续一个星期都不想睡觉。上一次超过两小时的睡眠还是在几周前。

 

史蒂夫躺在床上,头上、手腕、胸前和脚上都布满了传感器,这让他看起来特别像一只实验用的兔子。他只有一点点睡意,但是还完全清醒着。

 

“我想给你些安眠药,但是……”

 

“那对我没用的,我知道。”

 

“而且还会干扰实验,我是说,假如安眠药发挥作用的话。”

 

“那当然。”史蒂夫像往常一样笑了笑表示理解。托尼还有很多事要做,但还是花了很多精力去猜好队长现在在想些什么,但是他一无所获。不过他肯定不会开口问的,所以他最终还是站起来准备离开。

 

“呃,托尼?”

 

“嗯?”

 

史蒂夫就那样直直地看了托尼一会儿,嘴巴微张,好像有话要说,也许是想问一个问题,但是最后他还是合上了嘴巴,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没事了,晚安,托尼。”他说着,又将自己埋进了枕头。

 

又是这种表情,这种“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的表情,这会慢慢将托尼逼疯的。那时人们就会想,原来托尼一直是戴着面具生活。于是他干脆把角落里的椅子搬出来,稳稳地坐在上面,双臂交叠在胸前。

 

“听过核物理、天体物理那一套吗?”他开始絮絮叨叨个不停,完全不理会史蒂夫惊讶的眼神。“佩珀发誓说这些是人们能想到的最无聊的睡前故事了。但是她必须了解这些,量子电子学、核化学和信息系统技术之类的。实际上她每次听到这些都能很快入睡,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我完全不能理解……”

 

托尼喋喋不休地说了半天,快把美国队长无聊死了,不过至少让他睡着了。即使这样也让托尼完全没法讨厌眼前这个可怜人。


3

 

托尼揉了揉眼睛,走出史蒂夫的房间,带上了门。他因为滔滔不绝地讲了一个小时天体物理而觉得嘴唇发干,不过队长好歹是睡着了。

 

史蒂夫·罗杰斯就躺在我面前,而我发表了一通科学演讲就为了哄他睡觉。罗迪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笑话我。

 

他摇了摇头,走向与史蒂夫的卧室在同一层楼的工作间。穿过长长的走廊时,托尼突然想起昨天夜里史蒂夫无意中盯着看的那篇报道。托尼不由自主地站住了。

 

那篇报道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一篇相框里的老新闻。里面是关于史蒂夫坠机十周年纪念的演说,充满了夸张的吹捧,最后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尽管我们的搜寻工作仍在持续,但那架飞机和上面的乘客依旧下落不明。但确定无疑的是,美国队长是个英雄,他不仅拯救了纽约,还除掉了纳粹最危险的人物。美国感谢他!”

 

目光扫向别处,照片和报道旁边是一张很老的美国队长漫画,上面的队长用勾拳直击红骷髅的下巴。托尼一直很喜欢这幅漫画,至少在他小时候还没意识到这些漫画是多么夸张的时候。真实的美国队长并不是那些陈词滥调里描述的那样。真实的美国队长是一个来自布鲁克林的率真小伙子,拥有一双天蓝色的眼睛,总是带着令人无法抗拒的迷人微笑。

 

“托尼,你真是脑子进水了。”他轻声对自己说,然后走进了工作间。没时间了,别再做那些花痴梦了,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贾维斯,你发现什么没?”他向工作间里的空气喊道。他脱掉衬衫,把它随手扔到了角落里。

 

“先生,根据您给定的参数,过去的两个月中有七起意外事件值得关注。”

 

“很好,把它们放到3号屏幕上。”

 

托尼好奇地快速浏览着这些档案,直到贾维斯为他提供了一段视频资料。这段录像并不长,将近一分钟,但是托尼每多看一秒,脸色就越阴沉。他咬着下唇,小声地咒骂着,并且再次拨打布鲁斯的电话,接通了语音信箱。

 

“嘿布鲁斯,我是托尼。我知道你刚刚摆脱我没多久,但是很不幸,史蒂夫在我这,我们遇见了一点儿麻烦,而且事情比想象得复杂,如果你能来帮我那是再好不过了。”托尼犹豫了一下,又加了一句:“布鲁斯?这事很紧急。”


4

 

“这里。”托尼把资料放到大屏幕上,以便把图像放大。七个不同而又互相联系的地点出现在美国地图上。“我让贾维斯绘制了你的旅行路线并且列举出过去两个月中的重大事件。有几次致人受伤的醉酒斗殴事件。从醉酒的角度来看,每个单独的事件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从这些人的受伤情况来看,他们都像是被锤子所伤。

 

或者是很重很重的拳头,托尼在心里补充道。“有两个地方是抢劫,一个是在伊利诺斯州的一家电子产品商店,另一个是在科罗拉多州的药店。奇怪的是,这两起抢劫都没有损失钱财,而是一些设备和一打时事报纸杂志。”

 

托尼暂停了解说,打了个响指,调出这些事件的时间线。“史蒂夫,这些事件都刚好发生在你的所到之处,发生时间也与你的逗留时间吻合。你能回忆起些什么吗?”

 

史蒂夫眉头紧锁,形成一道深深的沟壑,他仔细回忆着这两个月的旅行。最终他摇了摇头。

 

“没有什么特别的。”他似乎和托尼一样也对这些事情感到百思不得其解,“这就是全部了?”

 

“还有一些别的。”托尼用手理了理头发,又开始摆弄那些屏幕,他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解释下面的疑点。“那个药店装了一个监控摄像头,录下了整场抢劫。”

 

史蒂夫抬起眼说:“放给我看。”他非常果断地要求托尼,而托尼在美国队长面前还能提出什么异议呢?

 

他们一起观看了那模糊的黑白监控录像:已经挺晚了,药店里没什么顾客,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进出。角落里的时钟显示时间是21:34,。突然有一个穿着连帽衫的大块头进入了药店。托尼一直在观察史蒂夫,试图理解他的每一个表情。录像中的人拿起了一摞杂志,盯着角落里的电视看了一下,然后想要出门。收银员生气地在后面喊他,双方发生一些口角。突然,在那个收银员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大块头就用手袭击了他的脖子,然后毫不费力地将他举到了空中。那个收银员无助地挣扎着,然后就被扔向了摄像头的方向。画面歪斜,然后是一阵噪音。

 

“唉……”托尼实在是受不了史蒂夫愤懑的表情和这五味杂陈的沉默了。史蒂夫还是对这些录像一点印象都没有,尽管如此他还是对最后一幕表示震惊。那个人的力量和速度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有证词吗?”史蒂夫异常冷静地说。“那个收银员看见了歹徒的脸,他一定能认出歹徒。”

 

托尼摇了摇头,“他说,事情发生得太快了,而且兜帽把歹徒的脸遮住了一部分。”

 

“所以意思是……”史蒂夫的声音突然变得很轻,尽管他说的话一向很容易理解,但是他没有说出口的是:那是我吗?

 

问题是:托尼是个天才,这是一个优势,同时也是一个劣势。在别人还在收集资料的时候,他就已经得出了结论,但是他实在想不出什么解决办法。他现在非常确定,史蒂夫会更加不喜欢他的。

 

问题是:托尼还没准备好把结论告诉史蒂夫。

 

“我也不是很确定。”他又扯开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关闭了屏幕。“但是很快就能查清楚的。


5

 

早上的测量数据没提供什么有用的信息。史蒂夫夜里睡得很安稳——虽然十分有利于他休息,但对于托尼的研究来说就没有什么帮助了。他需要史蒂夫梦游时的数据。于是托尼现在又出现在了史蒂夫的床边,给他贴好了那些电极,调情的手段又升级了。

 

“托尼?”史蒂夫打破了沉默,他的眼睛正盯着天花板,眉头紧蹙,下巴紧绷,好像他全身有虫子在爬似的。自从看完那段录像之后他就一直扯着这个表情。托尼轻蔑地挑高了一边眉毛。

 

“我害怕睡着,是不是挺蠢的?”

 

几个月前,托尼还能列举出一大堆美国队长的愚蠢之处,从他的制服到过时的想法。几个月前,托尼还毫不犹豫地、没礼貌地拿这些嘲笑美国队长。但是那时“害怕睡着”还没有进入“愚蠢”之列。托尼有时(经常)想当一个毫无顾忌的混蛋,但是现在他没法再取笑队长了,完全不能——因为他已经真正了解了美国队长。

 

“并不是,队长,这并不愚蠢。假如你害怕老鼠,或者是害怕毒蘑菇,或者是害怕安吉丽娜·朱莉……这叫愚蠢。等一下,朱莉不算,她变得越来越恐怖了。”

 

史蒂夫没有作答,仍然表情凝重地望着天花板。

 

“史蒂夫。”队长终于开口了。他看向托尼,他的蓝眼睛里充满了急切的神色,让托尼无法回应,“叫我史蒂夫。”

 

“没问题,史蒂夫。”托尼耸了耸肩,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有那么一小会儿,他们都一言不发。托尼想讲个笑话,手舞足蹈、满嘴脏话的那种。但他只是清了清嗓子,又开始用温柔的声音讲那些科学原理。

 

托尼再次讲到唾沫横飞,口干舌燥。测量仪终于显示史蒂夫已经睡着了。他的呼吸变得平稳而安宁,但紧皱的眉头和凝重的表情还挂在脸上。

 

托尼想去捋一捋史蒂夫的头发,但是忍住了。

 

很好,脑子完全被淹透了。托尼沮丧地将脸埋在手掌中,手肘撑在膝盖上。但是他心里又升起了别的担忧。史蒂夫的夜间行为已经超出了梦游的范畴,也许是宇宙魔方控制了他,最坏的情况是,这些事件会让这个超级英雄名誉扫地。就好像鹰眼被控制的时候还不够糟糕似的。

 

“您是哪位?”

 

托尼皱起眉头,他还没意识到史蒂夫已经醒了,这个超级士兵坐了起来,眼中充满了疑问。托尼刚想摇摇头说话,这才意识到史蒂夫到底在说什么。

 

“霍华德·史塔克?”史蒂夫问道。虽然是史蒂夫的嗓音,但是听起来非常陌生,语气有点夸张。“等一下,不对,您是他的儿子,安东尼·爱德华·史塔克。”

 

“史蒂夫?”

 

“很高兴见到你,安东尼。队长看了很多关于您的资料。”

 

梦游。史蒂夫一定是在梦游。托尼读到过,梦游中的人可以睁着眼睛,甚至还可以聊很久的天——这就能解释队长的行为了,这种现象还算常见。

 

“托尼。”他说。他讨厌队长这种沙哑的声音,这让他觉得有一堆蚂蚁在背上爬来爬去。“我叫托尼,没有人叫我安东尼,这你应该知道。”

 

史蒂夫忽略了他的解释。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传感器和绑带,出于好奇,他拔下一个电极,然后不假思索地掀开了被子。

 

“停,停,等一下,不不,这不是个好主意。”托尼大喊道。史蒂夫的腿已经伸到了床边。“我觉得你现在不该起床,快躺回去。”

 

他想把史蒂夫轻轻推回枕头上,但还没碰到史蒂夫,手腕就被抓住了——真他妈疼!史蒂夫的手像一只钳子让托尼动弹不得。托尼忍住没有大叫出声,但仍疼得“嘶”了一声。

 

和这个梦游的超级士兵一起躺下,真是个好主意,托尼。

 

“史蒂夫,”他从牙缝挤出一句话,试图说得轻松些,好像他压根就没觉得疼似的,“放开我,好吗?”

 

“你一直叫我‘史蒂夫’。你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还真是非常愚钝呢。”

 

史蒂夫从来不会看错任何事情。他身体前倾,微笑着。在昏暗的灯光下托尼根本没有注意到史蒂夫的眼睛是黑色的。等一下,不对,好像哪里不对劲。史蒂夫的瞳孔很不自然地扩大了,所以让整个眼睛看起来像是黑色。托尼曾经见过这种景象:在史塔克大厦的楼顶上,史蒂夫抓住宇宙魔方之后。

 

“好吧,史蒂——队长,如你所愿,既然你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我觉得我们可以一起给你起个新名字,如果你手痒想让什么人断手断脚的话,我可以帮你定制一个训练用的人偶。”托尼送给对方一个大大的笑脸,“但是拜托,先放开我。”

 

但是史蒂夫并没有放松,反而抓得更紧了。托尼甚至以为自己听见了骨头碎裂的声音——或许这只是他喉咙里渐渐平息的窒息般的呜咽而已。他笑得更开了。

 

然后史蒂夫的眼睛起了变化:他的瞳孔聚合,又扩散,又聚合,看起来像是在闪烁。史蒂夫混乱地眨眨眼睛,摇了摇头,手放在眼前,一副头很晕的样子。当他终于清醒时,眼睛又恢复成了天蓝色。

 

“发生什么事了?”他疑惑地问,“我……”

 

条件反射般,托尼迅速把袖子拉下来遮住渐渐肿起来的手腕。他仍然笑得像个疯子,而且他会一直保持这个笑容直到他离开房间,因为假如不戴上这副假面会吓到史蒂夫的,或者是引起他的担忧。

 

(抑或是害怕。)

 

“简单来说,你刚刚有点失控。我们的研究出乎意料地要换个方向了,一个完完全全不同的方向。“

 

托尼微笑着,轻轻摸了摸史蒂夫的胳膊,他的手腕一跳一跳的火辣辣地疼。

 

-------------------正文分割线------------------

接下来,Bruce回来了,但是似乎对研究也没有太大帮助。梦游的队长为什么执意要称Tony为Anthony呢?下回见啦!

下一章

 
评论(3)
热度(1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