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脆脆,欢迎勾搭!

Marvel:盾铁、冬叉冬、盾叉
DC:蝙超
OW:藏源、76R
以上偶尔又拆又逆x

长期留梗不留文,留文也会坑
坑久了就转自己可见x

主页设了几个分类链接请善加利用

微博:
刷欧美大号:@Henry_likes_it
专刷游戏小号:@岛田脆骨

© 脆脆克里斯皮 | Powered by LOFTER

盾与铁之歌 4

盾铁 无授权翻译

盾与铁之歌 

第二章 黑夜(下)

前文链接:1. 序曲  2. 第一章 3.第二章(上)

例行啰嗦:之前说到托尼第一次见到了梦游的队长。这次是托尼第二次见到那个神秘人物了,他兜着圈子(字面意义上的),却直接问出了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


----------------------正文分割线--------------------


6

 

很好。他可以这样做。他可以走进史蒂夫的房间里,然后说:“嘿,史蒂夫,不知道你记不记得,我不久前刚刚和女朋友分手了,因为我不想让她有太多压力,毕竟是做超级英雄的女朋友嘛。这并不妨碍我对你产生好感,啊,还有,我以为,你已经有女朋友了。”这非常简单。托尼·史塔克早就在各种最不恰当的场合做过这种事了,并且收获了各种尴尬。

 

他在自己胡思乱想更多之前,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冲进了史蒂夫的起居室。但是他的话大概是这样开头的:“嘿史蒂夫,我好像把我的触控板忘在你这儿了,然后,啊,还有,我们应该……”

 

他没有再继续说,因为他听见了史蒂夫冷酷而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让他动弹不得。

 

“你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还真是非常愚钝呢。”

 

他像是被浇了一头冰水。他似乎还听见自己咬紧牙关求史蒂夫放开他。他突然想起这应该是昨天夜里的录音。我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可真是愚钝呢。

 

“咔哒”一声,声音停止了。史蒂夫坐在椅子上,垂着头,胳膊撑在大腿上,一动不动。直到托尼走过去,他才开口说话:“我完全不记得了。”

 

“你当时在睡觉呢。”托尼满不在乎地说道。

 

“你怎么没和我说?”

 

“我不想让你感觉不安,这没必要。不用紧张。”

 

“不用紧张?我威胁了你。”等到托尼站到面前时,史蒂夫抬头看着他,眼睛里满是愤懑和担忧,还有……无助?不,不是这样的。美国队长怎么可能感到无助呢。

 

“哦,这不算什么威胁,更像是显示自己的权威嘛。我都习惯了。”托尼取笑道。至少他在试图去安慰,但是在他自己听来也是有些敷衍。

 

没有回应。有那么一会儿,托尼以为自己一定是得罪了史蒂夫,否则那个超级士兵不会那么目标明确地抓住了他的右胳膊。托尼不由自主地绷直了身体,直到他意识到史蒂夫只是轻轻地抓着他,只是在盯着自己的小臂看而已。史蒂夫犹豫了一下,轻轻将托尼的袖子往上拉。他的动作很小心,但还是让托尼疼得深吸了一口气。

 

“这是我做的对吧。”史蒂夫看着那些发紫的手指印说道,托尼才刚刚开始试着不去抗拒。

 

“你猜测这不仅仅是梦游,不是吗?所以你一定想见到布鲁斯。所以你才执意想单独住一层楼。”

 

史蒂夫的笑里混合着痛苦和断念,想听见更多来自托尼的回答。最终他叹了一口气,放开了托尼的胳膊,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又充满疑问地看着托尼。

 

“你为什么来这?”

 

托尼思考着,该不该把真实目的告诉他。因为你也许已经有女朋友了。因为我离不开你。因为我想和你一起工作,虽然你也许不喜欢和我一起。

 

然而他又做出了他标志性的、无可争议的微笑,然后耸了耸肩,“我在想,我可以帮你补补课。你看过《星球大战》吗?”

 

7

 

两天后,布鲁斯的手机信号突然出现了。托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给他发了个短信,同时派出了自己的私人飞机,嘟囔着:“该死,还要等呢。”


8

 

“问题就是,”托尼说着,盯着咖啡杯里黑色的饮料,“我们两个都认为,这不是梦游。”

 

布鲁斯看着那些文件、表格和录像,摸了摸下巴,只咕哝了一句:“理解。”

 

“我是个物理学家,不是医生。”最后他说,“我不能保证能揭开谜底,更别说是提出治疗方案了。或许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史蒂夫去医院……”

 

“不!”史蒂夫和托尼异口同声地强烈反对。没人把原因说出来,但是他们两个交换了个眼神就明白对方在想什么。他们都在想:假如让史蒂夫去满是平民的医院呆上一段时间,会发生什么事?布鲁斯对于他们这种强烈的反应很冷静,他清了清嗓子,又开始聚精会神地看那些全息投影。

 

“我会好好分析昨天晚上的数据,你们说得有道理,这事太反常了。”布鲁斯指向一个动态图,贾维斯非常适时地把它放大了。“你们看十点到十二点之间的图像,很明显,这时史蒂夫的大脑是清醒的。但是看得出来,有什么东西在史蒂夫的自主意识减弱的时候——也就是说,当他睡觉的时候——接管了他的意识。

 

史蒂夫做出一副不幸的表情,“有没有可能是我和克林特一样,被宇宙魔方操纵了?”

 

“有可能。”布鲁斯说,“毕竟并没有什么人能控制你不是吗?但为什么你受控制的时间总是阶段性的呢?”

 

“除非,”托尼忍不住插嘴,“我觉得没那么简单,好像是脑袋被敲坏了一样。史蒂夫跟我、贾维斯说话的时候,他表现得不仅是被控制的样子,而是完完全全换了个人。”

 

“那些报纸、辞典、设备、工作间外的报道,”布鲁斯边想边说,“为什么是这些东西?每个样本背后都应该藏着大量线索。”

 

史蒂夫看起来想说些什么,但是托尼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放下他的咖啡杯,“但是至少眼睛不一样。克林特的眼睛是蓝色的,而你的,史蒂夫,闪现了黑色,就像《邪恶力量》里面的恶魔。怎么,你不认识?史蒂夫,看来我们真的要帮你恶补现代流行文化知识了!”

 

又过去了一刻钟。他们提出了各种各样的理论,举出大量的资料,讨论讨论再讨论。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托尼和布鲁斯这两位科学家的组合已经磨合得很好,现在是派上用场的时候了。而史蒂夫从没见过这两个人的工作状态,看着他们激烈的争论越来越为之惊叹,也获得很多乐趣。

 

“啊,还有,别不信,我之前不知道你是故意屏蔽手机信号的。你在贝蒂那儿。”托尼狡黠地笑着。他毫不怀疑,布鲁斯有无数小伎俩能把自己藏起来不让别人发现。布鲁斯有些不满。

 

“我不知道这跟当下的麻烦事有什么关系。假如你还一直因为反物质的事儿生气的话……”

 

“一百克!”托尼抱怨道,“一百克都不给我!”

 

“一百克,在你手上?算了吧。”

 

“哦你居然不信任我,我好伤心!”

 

托尼在这种无伤大雅的争吵中也不忘给史蒂夫投去一个鼓励的目光,对他简短地笑了一下,史蒂夫也无精打采地回了一个微笑。尽管很疲惫,额头上还有一条深深的沟壑,但他的眼神里透露着乐观。

 

一切都会好的,托尼会照看好一切。

 

9

 

继续和布鲁斯合作非常轻松惬意,就像是刚刚休假回来再进入工作间打开那些仪器一样——或者说就像他从未离开过一样。他们的工作方式一向是不知疲倦,他们提出各种各样的理论,推算各种数据,也会饶有兴致地辩论。

 

当托尼在日出前从工作间或者实验室爬出来的时候,他不止一次地发现史蒂夫那里亮着灯。托尼这个向来不顾及作息规律的人每次都会突然出现在史蒂夫面前开他的玩笑,跟他瞎扯闲聊。

 

托尼通常可以在专门为史蒂夫建造的训练室里找到他——浑身汗透,T恤紧贴着他的身体,或者是在厨房里,他会埋头看书,《指环王》之类的。不管史蒂夫在做什么,但是他频繁的眨眼和紧咬的牙齿都告诉托尼:史蒂夫在尽他所能地抵抗睡眠。

 

史蒂夫的一大优势就是他依靠超级血清可以免于黑眼圈和精疲力竭的困扰。但是时间一长,还是能让人看出他睡眠不足。本来就不是特别外向的史蒂夫变得越来越沉闷了。甚至当托尼出言不逊时他也不会翻白眼了。

 

“你听说过一件事吗?叫什么来着?”一天夜里,托尼闲逛到训练室时问史蒂夫。而史蒂夫正在练习拳击。这个超级士兵看起来特别需要摆脱他的沮丧情绪。如果再这样打下去,那个沙袋大概撑不过今晚。

 

史蒂夫故意没搭理托尼,继续猛烈地击打着沙袋,又踢了一脚,悬挂沙袋的链子瑟瑟发抖。

 

“嗯好吧,是‘睡眠’。相信我,你这样做简直是发疯。”托尼还特地唱出了音调,“队长,你至少应该试试,躺下,盖上被子,闭上眼睛,步骤特别简单。睡眠绝对是你崩溃之前最好的调剂。连我都觉得睡眠能让人放松。”

 

“这我很清楚。”史蒂夫对沙袋又踢又砍。

 

“史蒂夫,你必须睡会儿。”

 

直拳,直拳,直拳,直拳。击打沙袋的声音在训练室回荡。史蒂夫气喘吁吁地停下来,固定了一下晃荡的沙袋。

 

“是吗?我非得睡觉不可吗?”

 

“尽管去睡吧,又能发生什么呢?”

 

“又能发生什么呢?”史蒂夫激动地模仿着托尼的语气。他走到托尼面前,带着挑衅的眼神,“是啊,又能怎样呢,大不了是我醒过来时从来都不在我入睡的地方。当我在早上问贾维斯我做了些什么的时候,他就会跟我说,我在网上看了有关现代武器技术的信息。我发现……”

 

他突然停下了,显然是气得说不出话来。他一直盯着托尼的脸,而托尼想,那眼神里大概含着些担忧吧。“我感觉我好像……”他眨了眨眼睛,又吞下了后半句话。

 

“史蒂夫,到底怎么了?”

 

史蒂夫抬起了下巴,他看起来不像是要回答问题的样子,直到他耸耸肩然后叹了口气。他从裤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片。

 

“这是我在厨房里发现的。读完了再跟我说,不会发生什么坏事的。”

 

史蒂夫把纸片交给托尼,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房间。上面有用简洁、规范的字体书写的几个字。托尼之前看过很多材料,他看出来这不是史蒂夫的字迹。

 

他读着这个字条,不禁咽了咽口水。

 

替我向安东尼问好。

 

10

 

布鲁斯建议,夜里可以把史蒂夫的房间从外面反锁,以免他梦游时游荡到别的地方,或者造成什么不可预估的后果。

 

托尼的想法是——好吧他说的时候并没有很严肃:还要打开监控摄像头。布鲁斯不置可否地挑高了眉毛,而托尼故意没理他。其实史塔克大厦里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主要是为了让贾维斯能正常运行,它们就是这个电子管家的眼睛。

 

而史蒂夫对此毫无异议。

 

“你不必这么做。”布鲁斯再次表示怀疑。托尼希望队长这时能摇摇头,或者是表示反对,因为这么做就相当于监视他,而且还有……监禁,托尼主观上也不愿这么做。而且这么做就相当于宣告:美国队长是个危险人物——于己于人都是威胁。

 

史蒂夫就只是用他招牌式的坚定眼神看着他们两个,就好像他的意志不容违抗、确定无疑。

 

托尼觉得胃不太舒服,决定离开史蒂夫的房间。

 

“别忘了,我把你的症状跟贾维斯强调了很多遍,他能分清楚你是在清醒还是梦游状态。也就是说,如果是你本人,而不是梦游的那个家伙想出门的话,不用开口贾维斯就会让你出去的。”

 

“我知道贾维斯的判断能力非常出色。”

 

“谢谢夸奖,队长。”贾维斯的语气并不谦虚,就像和托尼说话时一样。

 

“睡好,队长。放心,我们不会监视你的,除非是紧急情况。”

 

“我以前是超级血清的小白鼠,还在军队里呆过。看过我裸体的人比你想象得要多得多。”队长面无表情地陈述着事实,听起来却挺好笑的,于是他的脸上又泛起了红晕。“怎么到了你这儿就不正常了?”

 

他妈的,混蛋你脸红什么!

 

“这是你自己以为的,我可什么都没说。”

 

托尼没等史蒂夫回答就急匆匆地往门口走,却白痴似的被自己的脚绊了个趔趄。(真棒,托尼,你真的真的非常棒。)史蒂夫和他道晚安,而他走得太急了,直接“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贾维斯,把门窗锁好。”

 

“了解,先生。”

 

安全锁激活的时候发出了咔哒一声。托尼在史蒂夫的门口站住,盯着门看了一小会儿。他想知道史蒂夫单独呆着的时候在干嘛、看起来怎样,而不是像刚才口是心非的说辞。

 

布鲁斯已经在工作间等他了。大量监控图像在他身边闪现,显示着史蒂夫的套间的各个角落——正被夜晚的宁静笼罩。托尼站在显示史蒂夫卧室的画面前。夜视画面的绿色阴森森的,有种恐怖片的感觉。他把画面放大,可以看见史蒂夫正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但是在这种光线下看不清他的脸。

 

“他睡了吗?”

 

“罗杰斯队长刚刚躺下。生命体征检测的数据表明,他慢慢放松下来了。”

 

托尼感到有一只温暖的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还有另外一只手将画面从他眼前拨开。布鲁斯微笑着对他说:“离他睡着恐怕还需要一小会儿,更别说他开始梦游到处跑了。先别管他了,我们开始分析之前的测量数据吧。”

 

“嗯。”托尼的目光离开了监控录像。

 

他们之前抽取了一些史蒂夫的血液,正好利用这段时间来化验。所有迹象都说明,史蒂夫不久前刚刚受到了极大量伽马射线的辐射。

 

“这不可能!连浩克都无法承受这样强度的辐射!这样的剂量能把浩克杀死。”布鲁斯看到数据后表示难以置信。

 

“我说了,是宇宙魔方的作用。一定是宇宙魔方控制了他的身体。”

 

“先生?”贾维斯突然说,“抱歉打扰您,罗杰斯队长下床了。”

 

托尼和布鲁斯立刻停止了他们的实验,赶紧跑到显示器那儿检查史蒂夫卧室的情况。被子被掀到了一边,床是空的。托尼又立刻切换到起居室的画面,灯亮着,史蒂夫正试着按下门把手,想确认能不能打开。

 

“贾维斯,他是……?”

 

“他看起来并不是队长本人。”贾维斯确认道,“假如他有什么行动,您有什么指示?”

 

“他想要什么就给他什么,只要不出门就行。或许这样我们就能发现他到底想干嘛。”

 

史蒂夫走到窗边,虽然可以推开一点,但是没法完全打开。他停了一会儿,摸了摸窗玻璃,好像是在思考。布鲁斯紧紧地皱着眉毛。又过了一会儿,史蒂夫突然开始用拳头全力砸窗玻璃——玻璃的震颤被他们看得清清楚楚。

 

“别担心,那是强化过的防弹玻璃。没有盾的话他是没法打破的。”托尼嘟囔着,一边去查看史蒂夫的心率。史蒂夫看起来并不愤怒,但是还一直砸着玻璃,直到手指关节渗出了血才停下,他环顾了一下四周,闭上了眼睛,肩膀在抖动。

 

“他在干嘛?”

 

“……我想他是在笑。”

 

“好了,够了。”托尼用力把他的触控板掼在了桌上,撸起了袖子,然后向门口走去。

 

“你要干嘛?”

 

“我要去和他聊聊,我早就该这么做了。”

 

“你不能就这样直接进去!他要是攻击你怎么办?”

 

“不会的,相信我,我有个计划。”

 

“我真的很替你担心。”


11

 

托尼往史蒂夫的起居室赶去的时候,史蒂夫——另一个史蒂夫正坐在沙发上,好像正是在等托尼到来。灯光有点暗,所以很难看出他的表情。托尼甚至开始后悔自己在史蒂夫的房间上花了太多心思,那些老式的木制家具、温暖的色调、橘黄的光线——所有一切都是为了让史蒂夫在这里找到家的感觉。托尼现在非常想把那房间的灯都换成明亮的冷色,和大厦里其他的灯一样。

 

“主意不错。”史蒂夫看着窗外,点点头。他的声音完全变了,语气里充满了嘲讽和探究。不是他。托尼耸了耸肩,关上了背后的门,慢慢向史蒂夫走去。

 

“我必须采取些行动了,万一哪天你就消失了呢。”

 

“别害怕。”史蒂夫带着令人恐惧的笑容——托尼之前已经见过一次了,而且不想再见第二次。“我很喜欢呆在这儿,这里的高科技……让我心花怒放。”

 

“可别上瘾了。史塔克大厦里的科技是顶级的,世界其他地方的科技还远远达不到这个水平。”

 

“我也是这么想的。”

 

托尼在快走到沙发时转了个弯,开始绕着沙发兜圈子,他想跟这个人耍点花招。他到底是什么人呢?会不会是个女人?或者是别的什么?

 

“贾维斯跟我说,你搜索了关于二战的信息。”托尼随口说道。他瞥了一眼史蒂夫的手——它们因为提到二战而抖动了一下,刚刚的伤痕已经几乎痊愈。“你为什么对我们的世界历史这么感兴趣?很久没来地球了是吗,嗯?”

 

“我想知道是谁赢了。”史蒂夫说,并没有转身面向托尼。

 

“显然不是你那一边。”

 

“别乱下结论,安东尼。我只站在我自己的立场上。”

 

“是吗?那么,你到底是谁?”

 

史蒂夫哼了一下,也许是一声轻笑,“这不是个好问题,安东尼。”

 

“别叫我安东尼。”托尼打断他的话,深吸了一口气,说,“你是谁?或者说,你是什么?”

 

史蒂夫歪着脑袋笑了。沉默。托尼又围着沙发走了一圈,然后站在了史蒂夫面前。他身体前倾,双手按在茶几上,质问道:“你,是,谁?”

 

史蒂夫只是笑,不停地笑。直到托尼气得两颊发烫。托尼想知道这个人到底跟谁一伙的,能不能让史蒂夫逼他说出真相,他愿不愿意离开史蒂夫的身体——托尼想了很多事情。他没法再往前迈一步了,于是他直起身子,双手攥起了拳头,怒气冲冲地盯着史蒂夫漆黑的眼睛——有蓝色闪烁了一下,但是转瞬即逝。再一次,托尼莫名地感到手足无措。

 

“过阵子你一定会觉得无聊的,到时候你就会跟我坦白了。”

 

“祝你好运,安东尼。”


下一章


----------------------正文分割线--------------------

开始翻第三章了,接下来寡姐和鹰眼都会出现。来猜猜梦游的队长到底是谁?

 
评论
热度(1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