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脆脆,欢迎勾搭!

Marvel:盾铁、冬叉冬、盾叉
DC:蝙超
OW:藏源、76R
以上偶尔又拆又逆x

长期留梗不留文,留文也会坑
坑久了就转自己可见x

主页设了几个分类链接请善加利用

微博:
刷欧美大号:@Henry_likes_it
专刷游戏小号:@岛田脆骨

© 脆脆克里斯皮 | Powered by LOFTER

盾与铁之歌 5

盾铁 无授权翻译

盾与铁之歌

第三章 无眠(上)

前文链接:1. 序曲  2. 第一章 3.第二章(上) 4.第二章(下)

例行啰嗦:首先要恭喜小蜘蛛回归!!!一激动就来更新了。

上次说到托尼质问梦游的队长,却没有得到任何确定的答案。这回寡姐和肥啾回来了,研究总算有了一点进展,而托尼甚至开始怀疑醒着的队长。他们提出了一个猜想。

本章开头是一首挺好听的英文歌,简直就是这里的队长心声,应该都看得懂,就不再翻成中文了。


---------------------正文分割线----------------------


I hate to talk like this

I hate to act as if

There's something wrong that I can't say

I have this dream at night

Almost every night

I've been dreaming it forever

It's easy to remember it

 

It's always cold

It's always day

You're always here

You always say

I'm all right, I'll be ok

If I can keep myself awake

– Keep myself awake, Black Lab

 听歌戳我

 (补充:序曲中的诗的英文版歌Each man kills the things he loves戳歌名)


1

 

“那个混蛋还真是自信。”托尼心烦意乱地把触控板扔在桌上。托尼和布鲁斯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被无数闪烁着的监控录像画面包围,所有画面显示的都是史蒂夫——同时又是另外一个黑眼睛、带着得意的笑的人。

 

“这就意味着我们没法伤害他,”布鲁斯说,“而且他深谙这一点。”

 

“不一定。”史蒂夫说。那两人同时转身看向史蒂夫,他正坐在显示器前出神,细细观察着那些录像。“他读了很多东西,希望自己能够跟上时代,他想了解这个世界。”

 

“你怎么知道?”托尼问道,而史蒂夫笑了,好像他刚刚讲了个只有他自己懂的笑话。

 

“因为我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呀。这个世纪是个伟大的时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他在这里显然是无亲无故。也许等到合适的时机他就会采取行动了。”


“等到那时就晚了。”托尼撇了撇嘴,“他应该是来自另一阵营的吧——我是说反派,不然呢?我们必须查出来他到底是谁,他想做什么。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搞清楚怎么才能把他从史蒂夫的身体里弄出来。

 

史蒂夫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闭上眼睛,摇了摇头,“恐怕很难。”

 

越过史蒂夫的肩膀,托尼能看见布鲁斯意味深长的表情。是的,梦游最近越来越频繁,而史蒂夫也经常疲惫得无法集中精力。

 

托尼很熟悉这种精疲力竭的状态,而史蒂夫一点儿都没有好转。他一直头疼,做所有事情都昏昏沉沉的,好像被一口由麻木和懵懂铸成的大钟罩着——而这种状态,托尼亲身经历过很多回。用咖啡因支撑精神,或者是每次只睡上寥寥一两个小时——史蒂夫从上周就开始这么做了。在史蒂夫看来,“睡眠”并不是休息,而是一种负担。他不能让自己完全放松下来,只要他睡着超过几个小时,意识就会被另一个人取代,即便是高度浓缩的镇静剂也没法抑制那个家伙。

 

托尼真希望自己能帮上什么忙,而史蒂夫完全不谈论这些事情,他只是有时去看看托尼。史蒂夫看起来那么无助,那么忧心忡忡,甚至让托尼觉得,史蒂夫愿意将自己完完全全托付给他。只是史蒂夫每次都抿抿嘴唇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托尼清醒,史蒂夫不会完全信任他的。

 

托尼知道,史蒂夫曾经是一棵弱不禁风的豆芽菜。和父亲所说的美国队长故事里一样,史蒂夫宁可依靠一己之力面对困难,而不是坐等托尼和布鲁斯的研究成果。史蒂夫是个好队友,但是也有一个坏习惯——总是把所有重担都扛在自己肩膀上。或许他从来没学会过寻求他人的帮助,即使这帮助是至关重要的。

 

该死的老好人,托尼想。他把一段录像拉到眼前,苦笑了一下。

 

布鲁斯取下眼镜擦了擦——这是他焦虑的一个表现。布鲁斯也很担忧,这当然很合理,不过他还是觉得托尼在这方面更权威,好像托尼拥有关心史蒂夫的特权似的。啪,托尼把一打资料摔在工作台上,“这样,或者这样,都行不通。而且我们得小心神盾局,不久他们就会过来问了。”

 

“你们怎么打算?”史蒂夫这才将目光转离了屏幕。

 

托尼笑了一下,“我们得搬点救兵过来,不然能怎么办呢?”

 

2

 

“你在干嘛?”

 

托尼突然觉得有一股温热的气息正喷在自己的脖子上,吓了一跳,差点扔了手中的焊炬,等他好不容易重新拿稳时,却不小心烫到了自己的手,还弄坏了正在修理的零件,这让他不得不把焊炬关闭,并拿开了面罩。

 

“我屮艸芔茻,史蒂夫!”他怒吼一声,但他试图去忽略怀中乱撞的小鹿。“别跟个鬼似的突然出现好吗!”

 

史蒂夫只是爽朗地大笑,丝毫不在乎这是不是不礼貌,也没有一丁点儿抱歉的神色。“这里噪音太大了,你没听见我喊你。”

 

“噪音。”托尼不满地重复了一遍史蒂夫的措辞。他集中精力听了一下,才发现工作间里正在播放刺耳的吉他Solo——《Thunderstruck》*他抬头看了眼钟,才发现自己已经连续工作了9个小时。“你说的噪音来自AC/DC。啊,这倒是提醒我了,我还得给你补当代流行音乐的课呢!还有流行文化,还有好多好多东西。你的当代知识真是少得可怜!贾维斯,降低音量。”他疲惫地揉了揉脸颊,现在喝杯咖啡应该是个好主意。“怎么了,队长?”

*戳歌名听歌。

 

“没什么。”史蒂夫并没有关注托尼的举动,而是在四下里张望,“我只是想知道,你的研究有什么新进展没。”

 

他的目光扫过全息桌面上飘荡的3D蓝图、一些半成品、各种仪器和工具。他从桌上拿起一个小巧的量具,眼中闪烁着对科技的着迷,这是托尼始料未及的。史蒂夫又把东西放回原位,看向了托尼。托尼并不确定他是否觉得这些东西比流行文化有趣。

 

“并没有。”托尼皱了皱眉头说。

 

“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个是怎么运转的。”

 

史蒂夫用手指了指托尼的胸膛,然后用指尖碰了碰那个圆形的玻璃罩子。托尼的脸色不太好看,不过还是抑制住发作的冲动,因为这个动作真太他妈的……犯规了。太近了。太……即使是罗迪或者佩珀都不敢不经托尼允许就触碰反应堆。

 

“你是说弧形反应堆?”托尼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后退了一小步——很小的一步,不过足以让史蒂夫的手指离开他的胸膛了。“你知道的,我靠它维持生命。”

“嗯,”史蒂夫点点头,“但是你从来没说过它是怎么做到的。它在给什么提供动力?是怎么运转的?我一直觉得反应堆和宇宙魔方很相似。是同一种技术吗?”

 

“什么?你要我给你解释其中的科学原理吗?”

 

“为什么不呢?”史蒂夫的笑让托尼脊背发凉。托尼希望这是因为当他在史蒂夫面前感到洋洋自得的时候,都对史蒂夫的动作十分敏感。但这次不是。这次让托尼觉得有些事情不太对劲。

 

“因为我现在正忙呢。”他说,随手捞起一个扁嘴钳,弯腰伏在工作台上继续刚才的工作,好像又开始沉浸其中。“对不起,队长。但是你知道的:只因为我忘我地工作,世界才不会忘了我的公司。我必须把公司的事做完,才能和布鲁斯一起继续对你的研究。好吗?”

 

“当然。”

 

此时他只听见音响里轻轻奏响的AC/DC曲子了。然而过了一会儿,他又感到脖子上有温热的气息,太近,太突然,让他手中的工具掉了下来。

 

“或许你应该试试这个。”史蒂夫笑了,但笑里似乎藏着讥讽。一点儿都不像史蒂夫的作风。

 

托尼也回了一个笑,但几乎是紧张的——这也不是托尼·史塔克的作风。

 

“谢谢。”托尼接过了史蒂夫递过来的侧刀。

 

3

 

“贾维斯?”

 

“乐意为您效劳。”

 

“取消史蒂夫进入工作室的权限。”

 

“先生?”

 

“就这么做。不再允许他单独进入这里。如果他再在这附近停留的话,立即告诉我,懂了吗?”

 

“懂了,先生。”


4

 

克林特和娜塔莎在接到托尼电话后回到了史塔克大厦。托尼直接乘电梯到前厅截住了他们,这让他们十分惊讶。

 

“史塔克。”

 

“罗曼诺夫探员,莱格拉斯。”

 

“这外号再议。”克林特一脸挖苦地笑着,报复似的在托尼肩膀拍了重重一记。娜塔莎嫌弃地看着这两个人,率先走进了电梯。

 

“好了好了,为什么叫我们回来?“

 

“贾维斯,让电梯慢一点。”

 

“好的,先生。”

 

托尼开始跟他们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而电梯的速度已经降到了最低,若不是电梯中楼层数一直在变,他们甚至感受不到这种运动。

 

“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要透露给神盾局。不然他们会把队长关在玻璃橱里做各种不入流的实验的。”

 

“你觉得你的实验更高明?”

 

“其实我也没把握,巴顿,这我知道。但是至少我有最好的设备。还有布鲁斯。”

 

娜塔莎翻了个白眼,克林特轻哼了一下。

 

“听着,现在急需一个人来为我们跟神盾局周旋。如果弗瑞太久没听到他的大宝贝的消息,他一定会来找我们的。”托尼激动得打着各种手势,“史蒂夫觉得,你们是掩护我们的最佳人选。但这还不是全部,你们还得时时刻刻注意史蒂夫的动向。”

 

“我确定队长能照顾好自己。”

 

“他不能。”托尼抬头看了眼天花板,补充道:“那个人白天也会出现。虽然至今只出现过一次,但是……”托尼简短地描述了一下那天在工作室里的遭遇,史蒂夫突然对那些技术懂了很多,而平时他几乎一窍不通。“就像是一个从没见过计算机的人突然会写代码了!别告诉我这很正常,因为这根本不可能,除非那不是他。”

 

那不是史蒂夫。托尼心一沉,打了个哆嗦。那种无条件的忠诚的友谊也不见了。他想到史蒂夫在他颈旁呼出的热气,猛然觉得脖子发麻,眼前继而又浮现出史蒂夫难以捉摸的笑和不怀好意的行为。就好像是那个人知道托尼对史蒂夫的感觉似的,他总能抓住托尼的压制点。托尼尽可能地掩藏自己对史蒂夫的感情,而史蒂夫本人也似乎对此毫无察觉。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是的,我是指那个人不仅是在史蒂夫睡觉的时候才会出现,平时也会。也许因为史蒂夫太累了,不小心打了个盹,然后那个人就跑出来了。”

 

一时间气氛变得很沉重,仿佛要用刀子才能划开一个供人呼吸的空间。克林特气势汹汹地呼气,而娜塔莎将双手交叠在胸前,瞪着托尼。托尼不想承认,但是娜塔莎的姿势看起来像是在责备他。或许他应该早点通知这两个人的。

 

“是啊,你是该早点儿通知我们。”克林特面无表情地哼道。托尼把刚才的心里话讲出来了?啊哦。“娜塔莎是个顶级的间谍,而我前不久刚被宇宙魔方控制过,我很清楚失控的感觉。”

 

其实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托尼发现娜塔莎靠向了克林特,拉住了他的手。也许只是因为电梯刚刚晃了一下她没站稳吧。可是事实上,史塔克家的电梯没有、也不可能,晃那么一下。啊哦。托尼再次生无可恋地望向了天花板,他绝不会承认自己是个对八卦毫无洞察力的白痴,或者是一只可怜的单身狗。

 

“罗杰斯又不傻。”克林特想了想,“如果我们一直密切监视他,他一定会发现的。”

 

“我宁可冒这个险。”

 

“还有别的吗?”娜塔莎插话道,“你们还从他身上发现什么了?”

 

“我和布鲁斯也试过和他好好谈谈,但他每次都拒绝了我们。”

 

“他当然会那样做。让我来。”

 

托尼点点头,但是他不知道该担心谁多一点,娜塔莎还是史蒂夫呢?

 

5

 

娜塔莎只花了半天时间去看那些录像就得出了同样的结论,而且又提出了一个新的猜想。

 

“他想要宇宙魔方。”托尼又和她说了一遍那天在工作室的遭遇之后,她宣称道,“截至目前他是这么想的,他一定有什么计划。”

 

史蒂夫正在自己的卧室睡觉,他们趁机聚集在托尼的工作室里——但是托尼一会儿就得把他们送出去。

 

“如果得不到宇宙魔方,”娜塔莎补充道。托尼紧张兮兮地握着扳手,而她和克林特都忽视了他。“他就会找能替代它的能源。”

 

娜塔莎与克林特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这让托尼很讨厌。非常,非常讨厌。他不由自主地将手放到了胸前的反应堆上,那里发出的不易察觉的嗡嗡声显示它运转良好。


“还有什么别的结论吗?”他们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克林特开口了。

 

娜塔莎摇了摇头。“他挺好了。不像是洛基,几乎捉摸不透。那些自言自语的人很容易露出马脚,他们就应该管好自己的嘴。他在调查二战,不管怎样,这是个突破口。”

 

她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这对于罗曼诺夫来说,简直就是极度不淡定的表现了。这让托尼担心地吞了吞口水。

 

“二战。”托尼点点头,轻声咕哝着。他又陷入了沉思:二战、十分罕见的对瓦格纳的热爱、对科技的兴趣……还有那篇新闻报道——或许他根本没在看文章,而是在看那下面挂着的漫画。

 

约翰·施密特,红骷髅。

 

有可能是他吗?托尼从父亲留下的资料里面了解过红骷髅,但是从来没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无论如何大家都认为他至少是失踪了,而在官方资料里,他应该已经死亡。实际上他根本不可能还活着,当然也不可能化成鬼魂附在别人身上。

 

“你不是认真的吧。”托尼看了一眼那些被布鲁斯堆积在显示屏和金属零件中间的旧书。布鲁斯脸上挂着几乎快从鼻子上滑下来的眼镜,再加上高高卷起的袖子,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粗心的图书管理员,但是他的表情告诉托尼,他是认真的。

 

“托尼,我们必须将任何可能性都考虑进来。既然用科学解释不通,或许我们真的应该试试魔法。”

 

托尼开始一本本拿起来看标题,再嫌弃地一本本扔到地上:“北欧神话……神秘主义……驱邪术……巫毒……宗教仪式?!去你的布鲁斯,我们不是吸血鬼猎人巴菲*!

*吸血鬼猎人巴菲:1997-2003年间播出的美剧,主人公巴菲是一个“被命运选中的女孩”,身怀捉拿吸血鬼的绝技。曾获艾美奖。

 

布鲁斯的眼神告诉托尼他并不打算退让。托尼发誓,布鲁斯这种非难的表情一定是抄袭史蒂夫的。他甚至还能感受到背后娜塔莎和克林特锥子般的尖锐目光——他们显然在嘲笑这场闹剧。

 

“贾维斯会设计一个算法并且扫描这些书的。”托尼最终不情不愿地妥协了。

 

“扫描那些书还要浪费时间呢,你知道的。”

 

“我不会读的。或许我们还是应该调整一下思路。”

 

“那就把这些书给我们吧。”娜塔莎说着,从他身边走过去,拾起地上的书。“我和克林特读书很快,而且擅长捕捉书中的关键内容。而且我们对这些东西没有偏见,也许会发现一些你们根本不会考虑的东西。”

 

“谢谢你们。”布鲁斯与托尼交换了一个眼神。

 

克林特摇了摇头。“队长是我们的好兄弟,不能因为有史塔克在忙,我们就放心袖手旁观了嘛,照顾队长又不是他的特权。”

 

托尼忍住了他心里幼稚的冲动,差点把扳手扔到克林特头上去,白了他一眼,自嘲般笑了笑。

 

“除此之外,”娜塔莎神秘兮兮地说,“我还欠队长一个人情。我不喜欢欠人家东西。”


下一章


----------------------正文分割线----------------------

觉得寡姐和肥啾都很高冷hhhhhhhhhh!下面有很多托尼和队长的互动,而且又发现中外迷妹脑洞差不多的地方了= =

话说之前在sy看完那个45w字的特别有名的盾铁ABO文“Mark me”之后有一个多星期都没有再看盾铁文,因为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而且觉得那里面把很多梗都用完了。Anyway,觉得那篇情节和文采都相当动人。

 
评论(6)
热度(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