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脆脆,欢迎勾搭!

Marvel:盾铁、冬叉冬、盾叉
DC:蝙超
OW:藏源、76R
以上偶尔又拆又逆x

长期留梗不留文,留文也会坑
坑久了就转自己可见x

主页设了几个分类链接请善加利用

微博:
刷欧美大号:@Henry_likes_it
专刷游戏小号:@岛田脆骨

© 脆脆克里斯皮 | Powered by LOFTER

盾与铁之歌 6

盾铁 无授权翻译

盾与铁之歌

第三章 无眠(下)

前文链接:1. 序曲  2. 第一章 3.第二章(上) 4.第二章(下) 5.第三章(上)

例行啰嗦:寡姐和肥啾回到了复仇者大厦,责备托尼没有早点告诉他们队长梦游的事情。在这一部分中,一向温和的队长对着托尼大发雷霆。研究有了一点点进展,他们开始行动了。


----------------------正文分割线-----------------------

6

 

史蒂夫正站在崩溃的边缘,整个人好像是被什么撕裂或者是压碎了,也可能两种都有。他尽量避免一个人呆着,因为有时一晃神打了个盹,就会在别的地方醒来。令托尼感到奇怪的是,史蒂夫似乎更喜欢呆在他身边。史蒂夫不止一次地在托尼的工作室闲逛、静静地画画。有时他又会一反常态滔滔不绝地说很多话,为了强迫自己的思维活跃起来,不至于睡着。托尼并不觉得担忧,但显然也并不享受史蒂夫在他身边。史蒂夫对弧形反应堆近乎着迷的兴趣让他不得不想,这么迷恋自己的,到底是哪个史蒂夫。

 

克林特或者娜塔莎,或者他们两个一起,总会在史蒂夫附近密切关注他。托尼对他们很放心,这对保姆总是那么机智灵敏。克林特几乎每天都和史蒂夫一起练习近身搏斗。娜塔莎则会拉他一起上街或者做些别的事情。有时他们会和史蒂夫一起坐在工作间里,腿上摊着那些骗人的书,直到布鲁斯带着一副黑眼圈从他的实验室爬过来,然后宣告自己的实验又是一无所获。

 

托尼对别人在自己圣地胡闹的容忍是有限度的,因此他经常直接把他们赶走。更头疼的是,他们几乎总是呆在托尼的起居室里。(真的,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套间,为什么还总是围着托尼转呢?)又因为他们开了个好头,从此几乎每天都有一个伴着超大桶爆米花的电影之夜,每个人觉得自己有义务为史蒂夫普及当代知识。

 

大家很容易产生一切正常的错觉,也几乎忘记,他们这种近乎疯狂的共同生活是出于一个特殊的原因。而史蒂夫,脸色越来越苍白,眼圈越来越黑,就算是超级血清也无法抵消他几周以来的睡眠缺乏。

 

有时电影太长,史蒂夫就会紧紧握着托尼的手,好像这样就能让自己保持清醒。托尼不太确定史蒂夫能否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但是他每次都会回握史蒂夫的手直到电影结束,即便是之后会手指发疼,他也不会抱怨一个字。

 

史蒂夫开始在看电影时睡着,一次,两次,三次。

 

托尼起先还没意识到,直到史蒂夫轻轻靠在了他的肩头。尽管电影还在继续,但每个人都能感受到房间里笼罩着紧张的沉闷气氛。托尼转了转眼珠,看见娜塔莎正端正地坐着。

 

“史塔克。”

 

娜塔莎的话里带着一点命令的口气,但是托尼只想让史蒂夫静静地靠着他睡,因为他看上去那么平静和天真,就像他第一次出现在史塔克大厦时一样。但是托尼也知道,史蒂夫睁开眼跟他说“你好”时,有可能是另外一个人。史蒂夫不该睡着。

 

托尼在叫醒史蒂夫之前,准备好了一个标准的笑容,他尽量动作轻柔,但史蒂夫醒来时还是呼吸急促,脸上挂着焦虑的表情。

 

“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托尼的笑中闪现了一丝悲伤,“你刚刚睡着了。”

 

7

 

托尼讨厌这种场景。虽然他可以没心没肺地开个玩笑,但是这没法缓解他的紧张。(他称之为“紧张”,因为他从来不愿意把心中这种无助的感觉描述为“害怕”。但是这种紧张会让他暴露很多东西,比如他是怎样地依赖反应堆)反应堆被他从底座上卸下来的时候发出了咔哒和嘶嘶声。小心,小心,小……

 

“托尼,布鲁斯说,你应该……哦——”

 

史蒂夫站在起居室门口,睁大眼睛盯着托尼。托尼胸前的大洞似乎对史蒂夫有特别的吸引力。托尼换反应堆的时候发生过更尴尬的事情,有时甚至穿得更少,比如有次是罗迪,还有比基尼女郎那次,还有一次是黑猩猩(说来话长)。但是他从未感到如此窘迫,好像他没穿裤子似的。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布鲁斯想说,我……”史蒂夫结结巴巴地说。他摸了摸鼻子,拿出平板电脑给托尼看。“是测量结果。布鲁斯想和你谈谈,但他没说是谈什么。”

 

假如不是觉得胸口有刺痛和被拉扯的感觉,托尼一定能在那儿一动不动地站上一个半小时,什么都做不了。没空去感到尴尬。

 

“我知道了。”他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放这儿吧,然后把门关上,有风。”

 

他转过身去,迅速更换了反应堆的内核。发现了新元素之后,虽然更换内核的频率低了很多,但还是有必要这么做的。他听见背后的脚步声正在靠近。

 

“抱歉。”史蒂夫又开口了,或许他还在盯着托尼看——但因为背对着他,托尼并不是很确定。“突然闯进来不是我本意。”

 

“没事没事。我很快就弄好了。”……不然我会死的。他又小心翼翼地把反应堆放回胸前的底座上,旋转、按压,直到反应堆和底座稳稳当当地扣合在一起,这时托尼才允许自己深吸了一口气。“谢谢,我现在就下去。我现在必须快点……怎么了?”

 

史蒂夫看他的眼神那么……热烈急切,这让托尼分不清到底是好是坏。这时托尼才意识到自己还赤裸着上身。

 

“没事。”史蒂夫脸红了,“我只是想问……会疼吗?”

 

“疼?”

 

“我是说,反应堆。”

 

“啊,”这一问让托尼愣了一下,原来之前是自己搞错了重点,他尴尬地笑了笑,然后随手抓起了一旁满是油污的T恤,“不用担心,这个——”是我一生都无法抹掉的记忆。他想找个更生动的比喻,但是失败了,“我已经习惯了,有时甚至感觉不到它在我身上。”

 

史蒂夫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穿衣服,这让托尼觉得他还有问题要问。但是史蒂夫摇了摇头。

 

“为什么对这个感兴趣?”托尼问。他并不想这样,真的不想,但是他不得不去想上次另一个史蒂夫不经允许就碰了反应堆,还有娜塔莎说的:“他想找一种替代宇宙魔方的能源。”也许是托尼的想法都写在了脑门上,史蒂夫皱了皱眉头。

 

“你不信任我。”这不是个问句,而是十分肯定的陈述,这让托尼措手不及,差点就要承认了。

 

“没有……我是说,别说傻话了,史蒂夫。你是美国队长,有谁会不信任美国队长呢?”

 

“比如说你。”

 

“别说这样的话,这不搞笑。”

 

“是吗?那你和我说说,你们每天在实验室都做些什么?或者说你们之前都发现了些什么?”

 

托尼摆了摆手,“你会觉得无聊的,真的。”

 

“别说谎了,托尼。”史蒂夫突然闷笑了一声,但是从中听不出任何喜悦,“你把我当孩子看吗?你觉得我不知道我的记忆有缺失吗?当你和布鲁斯不在的时候,克林特和娜塔莎就会来照看我,你以为我都不知道吗?更不用说你看我的眼神了!”

 

“这——”不是真的,托尼想说。但是他立马闭嘴了,天哪,那种轻蔑、置疑的神情很久没有出现在史蒂夫的脸上了。托尼想起了他们在天空母舰上共度的时光,那时他们第一次吵得不可开交,除了美国队长没有人能让托尼觉得自己那么渺小无力。“你想错了。”

 

“别再骗我了!”史蒂夫狠狠地将手上的平板电脑摔在了托尼身旁的桌子上。史蒂夫一直十分小心翼翼地对待托尼的电子设备,好像它们是生鸡蛋,一不小心就会打碎似的。然而他现在的行为只能说明,他是真的生气了。“你们一直自我感觉良好,但我觉得你们也没比神盾局好到哪儿去!你们都在糊弄我,把我当傻瓜!”

 

他慢慢地向托尼走近。(太近了,哦,托尼,你不该拿这样的眼神看他,这不是时候。)因为极度愤怒,他的手微微颤抖着。“我不是什么受害者,需要你们特别对待,我能帮得上忙!别跟我说什么我听不懂!”

 

托尼咽了口唾沫,史蒂夫当然有理由生气。史蒂夫眼里又闪过一瞬黑色,也许是因为光线,也许是因为他生气——他的眼睛总是那么令人捉摸不透。托尼眯着眼睛,紧紧攥着拳头,指甲嵌进了手掌里。

 

“那么,你能做到吗?”托尼终于问出来了,语气听起来比想象得要犀利,但是要说这种话,谁也找不到更温和的方式,“你能帮助我们并且保证,另外一个人不会跑出来搞破坏吗?你能保证,刚刚说出这番话的人,就是你自己吗?”

 

“我……”史蒂夫攥起了拳头,托尼甚至已经准备好迎接一个上勾拳了。但是史蒂夫只是看着他,沉下了肩膀,慢慢平息了愤怒,重新回到那种冷静而听天由命的状态。

 

“队长,”托尼忍住了,没去拉史蒂夫的手,又降低了声音,改口说,“史蒂夫。”

 

“没关系,我也不信任我自己,只是这一切都太……”史蒂夫双手抱头,手指插进了金发里,叹了口气。他苦笑了一下。“什么都不能做,这让我发疯。你们一直在安慰我,却不和我说实情,这让我很烦躁。你们是我的朋友,我受不了你们对我有所隐瞒。你们不必跟我解释所有事情,但是拜托,不要再骗我了,托尼。”

 

“好。”托尼点点头,他不知道现在到底该怎么做。他想肆无忌惮地开玩笑,直到他们都笑得直不起腰,而不是被这种诡异的气氛困住,无法呼吸。他想将史蒂夫脸上的挫败和放弃的表情抹掉,史蒂夫不能放弃,他必须和自己对抗,必须尽全力去对抗那个人,因为美国队长一直都会这么做,而这也是最正确的事了。

 

所以他许下了这个承诺。

 

“是的,你们是我在这个时代唯一的朋友……”史蒂夫停住了,似乎有一个问题还没问出口他就想明白了似的,然后他的表情放松下来,“好吧,我不想那么自以为是的。我知道,我并没有给你充分的理由让你把我当朋友看。抱歉。”

 

“没关系啦。”托尼迅速地转身,拿起了桌上的平板电脑,随意地点着屏幕,因为史蒂夫正睁大眼睛盯着他看,而他确定,那是双蓝眼睛。史蒂夫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受了欺负的巨型幼犬,再这样拿抱歉的眼神看着他,他会受不了的。“朋友,我喜欢。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我是说,我们就是好朋友。原则上来说我们本来就是最默契的战友。我不知道你怎么会觉得我们不是朋友的。”

 

嘿托尼,你应该再认真点儿说。他完全没有想到,史蒂夫会因为这话儿开心起来,托尼不是故意这样说的。他偷瞄了一眼史蒂夫,发现他在笑,害羞,还夹着一点点苦涩。该死的,这让托尼差点失控。

 

“我很高兴你能这么说。”

 

“没事了。”托尼小声嘟囔了一句,而他习惯逃跑的本能又出来作祟了。他必须赶快离开这里,趁自己又想长篇大论之前,不然他会后悔的。“我要去布鲁斯的实验室了,想找我的话,就那儿吧。史蒂夫?”

 

“嗯?”

 

“我信任你,我可以把命都交给你。”

 

史蒂夫笑得更开心了,好久没在他脸上看见这样无忧无虑的笑了。这是标准的罗杰斯式笑容,让万千少女心潮澎湃的笑容,现在归托尼独享。

 

“我也是,用生命去信任你。”史蒂夫承诺道。而托尼已经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完完全全地。他神魂颠倒地自言自语着,从史蒂夫身边走过,往电梯那儿去,电梯门开的时候,托尼深吸了一口气。

 

总有一天会被这个家伙弄死的。

 

8

 

“你怎么了?”托尼刚踏进实验室就听见这句话。布鲁斯正趴在一架显微镜前,眉毛都要抬到发际线上去了。托尼不由自主地把手覆在自己的脸上,感受着手心滚烫的触感。

 

“也许他是撞墙上了。”克林特抢过话题,“一面名叫史蒂夫的墙。”

 

托尼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一旁的娜塔莎正在把一沓书整理到书架上,托尼发誓,他绝对看见娜塔莎刚刚笑了一下。“我说错了吗?我们都得小心别撞上了嘛不是?”

 

克林特一脸嘲讽地跟托尼敬了个礼,托尼白了他一眼,为了掩饰自己的窘迫,他抓起了一本书。毫无疑问,是关于妖魔鬼怪的。托尼认出来这都是娜塔莎和克林特这几天看的书。

 

“你们都看过一遍了?”

 

娜塔莎点了点头,但脸上的笑意黯淡了下来。

 

“有什么新发现吗?”

 

“很多。”娜塔莎说着,然后小心翼翼地把书架边上的一本书拿了下来。“鬼附身的现象在很多文化和宗教里都出现过,但我们发现要么是因为摄入毒品导致的幻觉,要么是由于精神疾病。我们发现了十多种驱魔的方法,但是显然都派不上用场。”

 

这是个绝佳的机会,托尼终于能报复地说出“我早就说过”这句话了。但是他没有,他把父亲留下的宇宙魔方的资料看了一遍又一遍,也没有什么新发现:宇宙魔方就是个永动机,它的能量可以无限再生,而且还能打开通往不同时空的通道。当然他也并不惊讶,在那些笔记里发现了弧形反应堆原型的草图。他猜想,他父亲的技术就是宇宙魔方带来的灵感。

 

只有一条新发现,就是人们曾提出过一种猜想,把宇宙魔方看做一个容器,不仅能储存能量,还能储存信息。从这一点来看,假如它所容纳的信息是一个人的话,那么这意味着什么呢?会是附身于史蒂夫的那个人吗?史蒂夫的身体是被外星人的思想和人格占据了吗?这么说托尼的那个关于红骷髅的猜想也是有点道理的咯?

 

“博士,你有什么新想法吗?”

 

“没有直接的结论。”布鲁斯把眼镜取下来,示意托尼到他身边来。托尼通过显微镜看见一些细胞样本,但是这些细胞看起来有点不同寻常,但他说不出是为什么。

 

“看见没?细胞结构在发生变化。”

 

“因为伽马射线?”他猜想。而布鲁斯又开始重新审视屏幕上关于史蒂夫的数据。

 

“不是,我知道受伽马射线影响的后果,这个不是那样的。”

 

“那这是什么?为什么它对史蒂夫的身体影响这么大?按理说其实超级血清就可以解决它了,可是没有。”

 

而且超级血清早就像失效了一样,一点都不像平时的样子。虽然看上去一切正常,但史蒂夫的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有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正在一点点抽空他的能量,不管他吃再多东西,都在不停地掉体重。

 

“魔法。”布鲁斯说道,收到了托尼嫌恶的目光。假如这不是个科学问题,那也不能用科学手段去解决,但是托尼不愿相信这个,他不想寄希望于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

 

“他可能是对的,史塔克。”娜塔莎——这个优秀的女特工——默默地站到了博士那边,斜着眼看着托尼。托尼尽量平息自己对她的恐惧,免得自己逃到天花板上去,嘿可我又不是蜘蛛侠。“我也不喜欢这个猜想,但是魔法是最说得通的了。而且史蒂夫发作的频率越来越高了。有一次我和他在城里呆了一整个下午,但他后来只能回忆起一点点片段。我们必须找到控制的方法。”

 

“神话里的魔法。”娜塔莎又说,“当然这只是猜测,我也不能百分之百确定。”

 

她轻轻用手指敲打着那本书的皮质封面,老旧而布满裂痕,书名是“北欧神话”。她把书翻到做过标记的地方。

 

“书里有用的地方不多,不过它写到奥丁有两个兄弟:威利和维。这两个人长相类似黑色山羊,和洛基很像。他们篡夺了奥丁的王位并占有了弗丽嘉。奥丁重新上位后,放逐了他们。放逐本身没什么值得注意的,重要的是他放逐的方式。这里写道:奥丁用一块闪亮的宝石诱惑了他们,将他们罚入了地狱。*”

*关于北欧神话我也不太了解,大概是奥丁和这两位兄弟一起创造了人类。这一段话我没有自己去查证,如果有人了解求科普~

 

她看见其他人目瞪口呆的样子,笑了,“我也在想,假设这块宝石是宇宙魔方,假设这两个兄弟就被锁在里面……也许有一个人成功地逃脱了宇宙魔方的束缚。”

 

“这……确实有可能。”托尼说,他试图掩饰自己的惊讶,或者说是懊恼——他应该早点发现这些的。他是个天才,操,但是他对史蒂夫的关心让他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了。“不管怎样我们需要别人帮忙,能告诉我们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我们需要一个懂魔法的人,比如托尔。”

 

或者是托尔的兄弟,但是托尼不愿提起他的名字。

 

布鲁斯若有所思地擦着眼镜,然后停下来看着托尼说:“所以我们要往阿斯加德送信啊?发明跨时空通信的人还没出生呢。”

 

“没必要。”托尼狡黠地笑了,他已经想到了办法,“如果把那个信号做得足够大,没准托尔就能从阿斯加德看见了。”

 

9

 

“你确定能成功?”隔着耳机托尼都能听见史蒂夫话里的置疑和不赞同。

 

“托尔说过,海姆达尔能看见一切东西,对吧?值得一试。”

 

“神盾局会问的,弗瑞可从来不信任你。”

 

克林特插嘴说:“没问题的,我们会说,史塔克又弄坏了盔甲,正飞到天上去追呢,没什么可担心的。”

 

“说话小心点,巴顿,你的箭飞不过我。”

 

“你也小心点,史塔克,我会紧紧盯着你,然后送你一支爆炸箭头。”

 

“你没机会了!”托尼大笑着,抓紧了他的包裹,继续升空,慢慢提高了速度。克林特说话一直不靠谱,不过有一点他说对了:托尼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制造爆炸。

 

“贾维斯,空中情况如何?”

 

“目前没有客机或是军用飞机会经过预定航线。”

 

“那就再飞高几米吧。”

 

“几米是多少米?”

 

“我想至少应该升到热层*的顶部边缘吧。”

*热层,大气层的一层,又称热成层、暖层,顶部离地球表面约800km,极光即发生在此层。

 

“再低一点应该也可以。”布鲁斯说。“万一掉下来还得让浩克去接你。”

 

“那就没意思了。”托尼穿过了最后一片云层,尽情地享受着高速的快感和绝对的自由,他太久没有在这样广阔的地方飞行了。虽然他有很多机会穿上盔甲,重新做回钢铁侠,但是飞行,才是最重要的意义。“再飞高点也没关系。你们真的以为我在经历齐塔瑞那件事之后没有改进过盔甲?我现在飞到太空都没问题。”

 

“那是因为你没见过你的队友像块陨石似的从天上掉下来。”史蒂夫的语气似乎不太开心,显然这唤起了他不太好的回忆。“你非得这样不可吗?”

 

“别生气嘛,队长。”

 

史蒂夫没有回答,只是小声嘟囔了一句,让人听不出是什么意思,像是在说:“等你回来我们再好好谈谈。”

 

只剩最后一百米就到达目标高度了,托尼降低了飞行速度,调整了能量输出,让自己能悬浮在空中。然后他看了一眼身上的包裹。

 

“STARK SKYFIRE.0”是一种大型烟火,是托尼为史塔克博览会设计的。在伊万·凡科那件事之后,他就把草图扔到了工作间的角落里,再也没想起过它。现在他把它改装了一下,装上了一个小型弧形反应堆,好让它威力更大。好了,可以轻轻摸一下,不过要小心,会爆炸的。他拆掉了包装盒,激活了这个装置,因为装有小型推进器,它得以在空中悬浮。

 

“情况如何?”

 

“很好。”布鲁斯说道,然后得到了贾维斯的确认,“十分稳定。”

 

那就开始吧。托尼最后一次得意地拍了拍那个装置,然后转头扎进低空。

 

“贾维斯,等我飞得足够远了,就引爆吧。”

 

“明白,先生。”

 

他飞了几百米远,在空中翻了个身,仰面飞行,这样就能看见上方的烟火。视野左方显示了引爆的倒计时,然后警报响起。

 

嘭!

 

一朵明亮的、蓝白色的烟火绽放开来,假如托尼的护目镜没有光线过滤功能,那一定会被闪得暂时失明。STARK SKYFIRE.0的爆炸半径足够大,也足够明亮,使得几英里以外的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然而这次之前,这个烟火还都只是模拟实验,从未真正拿出来用过。现在的实际效果比预期好得多。

 

“贾维斯,把卫星图像传给我和其他人。”

 

眼前出现了卫星记录下的爆炸图像。在卫星的高度看去,烟火只是一个蓝色的光点,然而把图像放大来看,这个光点实际上是一群人举着一个巨型锤子的形状。托尼满意地啧着嘴,他想,海姆达尔用脚趾头想都能明白这个信号的意思,他会转告托尔的。

 

“非常漂亮不是吗?”

 

“疯子。”克林特说。

 

“又没问你,小矮子。”

 

“然后呢?”托尼从耳机里听到了史蒂夫的声音,但他不确定这是在问他。也许他没跟任何人说话,只是在自言自语吧。

 

“然后,”托尼正盘旋在史塔克大厦顶上,回答道,“等着。”


下一章


----------------------正文分割线-----------------------

心情一好索性发出来了。目测下一更要等几天了……粗略看了一点下一章,他们俩的关系好像就要有进展了!【别信我

关于“史塔克”和“托尔”,为什么不是“斯塔克”、“索尔”呢……因为前者更像德语的读音。德语中的stark的意思类似strong,s在t前发翘舌音,英语中的意思就比较消极,但是我每次看到Tony Stark都会自动脑补成妮妮·你真棒!至于“托尔”,据说北欧的语言中没有英语中th这种发音,确实,在德语中th是发t音。何况隔壁中土各种索字辈的……

星期四是雷神之日。在德语中雷神以前叫Donar,而德语的“雷电”这个词是Donner,总觉得这个词的发音完美模仿打雷……所以德语中星期四是Donnerstag(tag,日)。而英语Thursday,应该就是Thor's day吧。此外,星期五Friday是从Frigga来的哟,德语是Freitag,和Frei(自由)没有一毛线关系。

诶我都瞎扯了点什么……

 
评论(5)
热度(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