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脆脆,欢迎勾搭!

Marvel:盾铁、冬叉冬、盾叉
DC:蝙超
OW:藏源、76R
以上偶尔又拆又逆x

长期留梗不留文,留文也会坑
坑久了就转自己可见x

主页设了几个分类链接请善加利用

微博:
刷欧美大号:@Henry_likes_it
专刷游戏小号:@岛田脆骨

© 脆脆克里斯皮 | Powered by LOFTER

盾与铁之歌 7

盾铁 无授权翻译

盾与铁之歌

第四章 昏迷(上)

前文链接:1. 序曲  2. 第一章 3.第二章(上) 4.第二章(下) 5.第三章(上) 6.第三章(下)

例行啰嗦:为了治疗史蒂夫的梦游,大家决定求助托尔,给在阿斯加德的托尔发了信号,但暂时没有回应。而史蒂夫每况愈下,似乎越来越难控制自己了。


---------------------正文分割线---------------------


Does this darkness have a name? This cruelty? This hatred? How did it find us? Did it steal into our lives or did we seek it out and embrace it? What happened to us? That we now send our children into the world like we send young men to war, hoping for their safe return, but knowing that some will be lost along the way. When did we lose our way? Consumed by the shadows, swallowed all by the darkness. Does this darkness have a name? Is it your name?

如此黑暗、残忍与仇恨,你可有姓名?为何紧追我们不放?是它们不请自来,还是我们引狼入室?我们到底怎么了?我们把孩子带来人世,是否就如将年轻人引入战场,一面祈祷着他们安全归来,一面又将他们送进迷途。我们何时也走上了歧路?被阴影迷惑,又葬身黑暗中。这黑暗有没有姓名?是不是你的化身?

With Tired Eyes, Tired Minds, Tired Souls, We Slept, One Tree Hill*

*听歌戳歌名,貌似是纯音乐。依旧是英文,感觉挺魔性的。One Tree Hill(篮球兄弟)是一部2003年开始的美剧,已更新至第九季。上面这段话应该是剧中的经典台词。

 

1

 

几天过去了,阿斯加德仍然没有任何消息。

 

佩珀来找托尼,才让他记起来,他之所以有钱又有闲,还得仰仗着她打理公司。为了避免佩珀和弗瑞起疑,他还发给他们几个产品设计图以示诚意。好吧,除了被佩珀硬拉去参加董事会不是什么开心事。

 

剩下的时间他都躲在工作间研究北欧神话。他让贾维斯搜集网上的信息,而他自己会趁没人的时候翻开布鲁斯的旧书——如果被其他人看见,他们一定会不遗余力地笑话他。实际上书上很少提到威利和维,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还能再找出什么新的信息。在托尔回来之前,他们都寸步难行。但是安静地等待可不是托尼的风格。

 

他沉浸在那些旧书里,若不是胃不舒服,他会将自己埋在书里度过整整一天。他习惯长时间要么不吃东西,要么只拿一些垃圾食品充饥。于是他的身体开始反抗,以胃痛的方式来提醒托尼。他离开了工作间,去楼上厨房找吃的。他站在冰箱前,犹豫着是叫个外卖还是冲一碗水果麦圈*。(健康饮食?哈,这是啥?能吃吗【你滚】)

*Fruit Loops:果味的麦圈,用牛奶冲泡,实际上不含任何水果成分。

 

“嘿。”

 

托尼吓了一跳,手抖了一下,把牛奶撒了一桌子。

 

“史蒂夫!嘿,拜托能不能别再从背后吓我了?不过我早该料到还会有别人来找吃的。你也来一碗?”托尼边说边故意急促地呼吸着,发出呼呼哈哈的声音,夸张地表示自己被突然冒出来的史蒂夫吓得不轻。他歪嘴笑了一下,用手指了指桌上的水果麦圈。

 

史蒂夫疲倦地笑了笑,摆摆手拒绝了。他看起来真的是精疲力尽,身体已经不堪重负,却还要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倔强地支撑着自己挺直的身躯。

 

“其他人呢?”

 

“在楼下实验室。我是专门来找你的,有事跟你说。”

 

“好啊,说吧。”托尼回答道。他为史蒂夫倒了一杯牛奶,不由分说地塞到他手里。最新的数据表明,史蒂夫掉了整整十斤体重。

 

“你知道,我最近总会回忆起过去,那些事,那些人,现在都不见了,只剩我一个。”史蒂夫转动着手里的杯子,并没有喝,“有个女孩,她叫佩吉,我想你也一定会喜欢她的:她是个好女孩,别人从不说她的闲话,而且她的左勾拳很厉害。”

 

“谁说我对这种女孩子感兴趣的?”托尼不假思索地问道,史蒂夫挑了挑眉毛,这让他们同时想到了佩珀。托尼尴尬地笑笑,清了清嗓子说:“她还活着吗?我是说,你还想和她见面吗?我可以帮你们安排一下。”

 

史蒂夫摇了摇头,“不用了,时过境迁,我再也回不去那个世界了。她没有我,应该也过得很好。”

 

他把杯子放在托尼身边的柜台上,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不过这倒让我想起来,就算是当时,我和佩吉也没有深入发展的机会。那时我们总是想着等战争过去,等一切都过去……问题是,我还没撑到战争结束就错过了她。”

唔……”

 

“但我不想再错过一次了。”史蒂夫突然害羞地歪嘴笑了——不说是神秘,至少也足够引人注意了。会这样笑的人,要么是心里藏着秘密,要么是有什么企图,要么是——啊,是史蒂夫有新情况?是不是意味着,他喜欢上什么人,那个人值得他露出这样的笑容呢?

 

“好吧,史蒂夫。”托尼松了一口气,尽管他并未真的感到轻松。但这种感觉就好像在拳击训练时,哈皮一不小心砸到他的反应堆似的,若不是觉得肺部的气体都被槌了出来,他还一点儿都意识不到。但是现在,他好像恍然大悟了。“她是谁,要我帮你们订餐厅吗?”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懂……”史蒂夫立马打断了托尼,红着脸看向了墙角。“我知道,你才刚刚……刚刚把我当成朋友……我是说,如果我们,如果有时间,不一定要等到这些事都过去,因为谁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我是说,如果你愿意,捂门可以一起粗去玩……”

 

“什么?”

 

“我们一起出去玩……比如吃饭,看电影,然后去你最喜欢的酒吧。”

 

托尼眨眨眼睛,“好呀。大家很久没有一起出去玩了,我想另一个你也会喜欢。”

 

史蒂夫的脸更红了,他支支吾吾了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更正托尼的说法:“我的意思是,只有我们两个。”

 

“我们两个,朋友之间,一起出去玩?”托尼努力让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他后退了一步,却被身后的柜台挡住了去路。他猛地发现,史蒂夫高大的身形离自己越来越近,还紧紧盯着自己,好像要看穿他的想法似的,然后他听见血液在耳朵里哗哗流动,一瞬间,各种嗡嗡、怦怦的声音都敲打着耳膜。史蒂夫脸上毫无刚才的尴尬,反而非常笃定,“不是作为朋友,这是个约会。你想和我约会吗?”

 

托尼想拒绝,因为这是个荒唐的问题,史蒂夫不会对他感兴趣的,他从来不会想……

 

“噢,我懂了。”托尼吸了吸鼻子,感到又气恼又沮丧,他呵呵地笑起来,他笑这件荒唐事,笑自己有一瞬间差点就信以为真。“你就是那个人,我差点就相信你了。别装了,从他的身体里滚出来!”

 

他用手指着史蒂夫的胸前,怒火中烧。史蒂夫的眼神失焦了一会儿,失落的样子像是有人抓着他的脚腕把他掀翻在地似的。托尼张了张嘴,想说抱歉——哦天哪,万一他真的是史蒂夫,万一他说的是认真的——万一……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喜欢呆在他的身体里。”

 

托尼意识到史蒂夫眼睛里的闪烁时已经太晚了,他意识到史蒂夫行为反常的时候也太晚了。史蒂夫突然倾向托尼,抓住了托尼的双臂,将他困在身体和柜台之间,他笑着,眼睛变成了黑色。

 

“安东尼,你从来没有说过,那些话对你多么受用。”史蒂夫迅速用一只手掐住了托尼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把他抵在柜台上。史蒂夫还在得意地笑,托尼徒劳地挣扎,试图挣脱他的束缚。史蒂夫再次用指尖敲了敲弧形反应堆的玻璃罩子。“或许我应该亲手把玩一下这个玩意儿。”

 

托尼完全不能动弹,也说不出话来,而史蒂夫用另外一只手抓住了反应堆,旋转,想把它从底座上卸了下来。托尼觉得这个瞬间就像一个世纪那样漫长。然后他感到有人在胸前拉扯了一下,反应堆和电磁铁的联系断了。

 

妈的。

 

电磁铁脱离了能源,在两秒内失效。再过180秒,那些细碎、尖锐、随着血液汩汩流动的弹片就会入侵他的心脏、阻塞他的血管。史蒂夫好奇甚至是着迷地观察着发着蓝光的反应堆,在手里转来转去,专心把玩。

 

“虽然这不是宇宙魔方,但也足够用了。”

 

“你……打算干什么?”

 

“毁灭一些东西。我已经计划很久了。”

 

“让我来猜一猜,统治世界?”托尼贬低地问。回答他的只是一声冷笑,冷得让托尼差点忘记了胸口的疼痛。“说实话,你不觉得这很无聊吗?你们这群神经病,嗯哼,什么时候能来点儿新花样?”

 

“当然不止是统治世界,还有更厉害的。”史蒂夫轻蔑地哼了一声。他用大拇指划着反应堆的玻璃罩子,眼睛里的黑色又在闪烁。“还有,成为神。”

 

神,这个字像箭一样嗖地划过托尼的大脑。娜塔莎是对的。

 

“神,总是被高估的。”托尼开始咳嗽,浑身颤抖,弹片在身体里的游走更加清晰可感。“我,我认识的那两个神,一个是大嗓门,一个有恋父情结。我的意思是……”

 

托尼试图往旁边倒,但是掐住他脖子的手丝毫没有放松。他只能在柜台边上滑动,把桌上的杯盘都拨到地上去。

 

“哦,安东尼,你我都知道,那个人对你意义非凡。你想让他回来对不对,你的队长。”史蒂夫带着嘲讽的语气轻声说道。“如果他知道就好啦!美国队长,蹩脚的超级士兵,还有钢铁之人,霍华德·史塔克没出息的儿子。真是天生一对!”

 

托尼用右手在柜台上摸索着,终于摸到了装麦圈的碗。脖子上的禁锢箍得更紧也让他更痛,让他几乎不能呼吸。但这些与那些慢慢朝着心脏入侵的弹片相比,都算不了什么了。

 

“每天都看见你像只摇尾乞怜的狗围着他转,想要讨好他,吸引他的注意。你夜里会梦到他吗?你还在幻想他会欣赏你龌龊的想法吗?甚至愿意和你一起在这种病态的享受中沉沦?哦,安东尼,总有一天你会认清事实的:你还不够好,别想了,队长也永远不会多看你一眼。他永远那么老派、遵守礼节。”

 

“操。”他艰难地挤出一个字。他用上最后一点力气,抓住碗沿,使劲向史蒂夫的太阳穴砸去。牛奶、麦圈倒了史蒂夫一身,碎瓷片哗地落了一地。史蒂夫制住脖子的那只手松开了,而托尼倒在了地上

 

“啊!”史蒂夫慌忙捂住流血的伤口,另一只手将反应堆护在胸前。托尼顾不上看史蒂夫的情况,因为胸口的阵痛已经变得难以忍受。他呻吟着往前爬,触到了什么湿漉漉的东西而滑了一下(血?哪来的血?)。他必须拿到反应堆,他必须……

 

“托尼!”托尼滑了一下,艰难呼吸着,他费力地抬头看向史蒂夫——他的眼睛里又交错闪烁着黑色和蓝色——直到现出了惊慌的神色。“怎么……”

 

突然一片红色闯入了托尼的视野,他看清了,是红头发。娜塔莎抓住了史蒂夫,和他扭打成一团,把他撂倒在地上,但他并没有反抗,只是静静地躺着,然后惊慌地看着托尼。

 

“队长!见鬼的,你在干什么!”娜塔莎朝队长怒吼,但她立马就明白了,她看见还在地上滚动的反应堆。托尼的感官渐渐模糊,他隐约听见娜塔莎惊叫着喊布鲁斯,又隐约觉得史蒂夫在盯着他看,但是最终他陷入了黑暗。

 

他昏迷前最后听见的,是一声俄语的叫骂。

 

2

 

托尼醒来时,首先听见的是弧形反应堆轻轻的嗡鸣声,然后才发觉自己的心脏正在有序地跳动。于是他放心地下了个结论:我还活着。

 

他屏住呼吸,确认胸腔里没有奇怪的感觉,然后睁开了眼睛,眼前三个严肃脸让视野拥挤得很。

 

“嗨。”他有气无力地说,然后歪着嘴疲惫地笑了。“记得下回别让我喝劣质伏特加了 。”

 

“好啦好啦,一切正常,各归各位吧,混蛋史塔克没事了。”克林特一直这么口无遮拦,但是明显能听出他语气里的轻松。但是布鲁斯还是一脸担忧,他拉过托尼的手腕,仔细检查他的脉搏。这时托尼才发现,自己手上缠着绷带。

 

“是地上的碎瓷片。”娜塔莎解释道,“你摔倒了。”

 

“你差点就心脏停搏了。”布鲁斯补充道,然后扶了扶眼镜。托尼还能看见他脸上隐约的绿色,那是之前的暴怒还未完全褪去的痕迹。“开心点儿,幸亏贾维斯及时通知了我们,否则你现在就在医院躺着了。”

 

托尼费劲地坐起来,慌忙挣脱布鲁斯的手,好像那手和“医院”有什么关系似的。

 

“队长呢?”他问道,可是没人回答他,大家的目光都飘向了房间各个角落。他的心跳又加速了,每一次跳动都提醒着之前的疼痛,尽管已经过去,但仍真实可感。

 

“史蒂夫人呢?”


3

 

“你不是认真的吧?”

 

史蒂夫的脸正埋在手掌里,听见有人说话,才抬起头来。他的额头上有一道明显的伤痕,是托尼用碗砸出来的。

 

“托尼!你还好吧?”史蒂夫眼里闪烁着担心,但也透着愉快的神色,至少他的表情并不十分凝重了,不然托尼会受不了的。

 

“我当然挺好的啦。别皱眉头了,你不想长皱纹吧。”托尼说笑道,他尽量不理会胸腔里的刺痛——是心脏骤停的后遗症,他用缠着绷带的手锤了一下隔在他们之间的玻璃墙,然而玻璃墙纹丝不动。“队长,你他妈呆在那里面干嘛!”

 

“那里面”是一个密封的房间,从外面锁住了,里面有食物和水,紧急情况下可供人存活几周。“那里面”其实是为失控的浩克设计的,是一个庇护所,而不是监狱。

 

“这是我们唯一能想到的方法了。”史蒂夫耸耸肩,“而且这个房间在布鲁斯的楼层,他可以随时注意我。”

 

“贾维斯,放他出来。”

 

“抱歉,先生,班纳博士修改了这个房间的密码。”

 

“什么?!”托尼继续拍着玻璃,“启动紧急开门装置。”

 

他不顾史蒂夫担忧的神色,愤怒地狂戳门上的密码键盘,输入了一串密码。“哔”声响起,门上红灯闪了两下。

 

“拒绝开启。”

 

“托尼,别这样。”史蒂夫摇摇头,“对不起……”史蒂夫小声说。听起来好像是他和布鲁斯一起策划了这件事似的。

 

“得了吧史蒂夫,想都别想。快点出来!你知道这是我最不愿做的事情。”

 

“我不能出去,也不会出去的。你不知道吗?”史蒂夫走上前来,透过玻璃墙,那个超级士兵显得特别瘦小。托尼不习惯他这个样子,也不想再看见他这个样子。“我差点杀了你!”

 

“然后呢?”托尼一时间怒不可遏,吼了回去,“要杀我的人多了去了,你以为你是唯一一个?你以为你会是最后一个?我他妈的是托尼·史塔克!想杀我的人还都得排队呢!”

 

史蒂夫站在那里发怔,却看透了托尼的想法:正因为知道有这么多人想杀他,他才毫不在乎自己的安危。但是毫无预兆地,他的瞳孔又扩散了,他大笑着说道:“随他们便。反正我会杀了你的。”

 

史蒂夫伸出手来,按着面前的玻璃墙,手掌正对托尼的反应堆。他的眼睛里又有贪婪和恐惧的神色交替出现,即便他碰不到,托尼还是缩了缩脖子。他不止一次地担心,这件事情将悲剧收场。

 

最后,史蒂夫头痛似的把额头抵在玻璃上,当他再抬起头时,史蒂夫又变回了他自己。

 

“你还不明白吗?我看过录像了,他,他,他就是……”托尼停下来,纠结着要不要继续说下去,他不愿把那个名字说出口,“他想要反应堆,还有我,我当然不会允许这事发生。”他嘶哑的声音里透着疲倦。是的,疲倦得像失眠了一百个夜晚,像打了一千场败仗,像是看见什么人在紧要关头放弃了,恨铁不成钢。

 

“你还是……走吧。”

 

托尼好像有千言万语梗在了喉咙,但他把所有想说的话咽了下去,气急败坏地迈着步子离开了。

 

下一章

---------------------正文分割线-------------------

懒癌犯的时候谁也拦不住啊!嗯下面的情节我是一点儿都没看,万一前面的理解跟后面有出入,我估计还会再来改改orz

 
评论(8)
热度(1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