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脆脆,欢迎勾搭!

Marvel:盾铁、冬叉冬、盾叉
DC:蝙超
OW:藏源、76R
以上偶尔又拆又逆x

长期留梗不留文,留文也会坑
坑久了就转自己可见x

主页设了几个分类链接请善加利用

微博:
刷欧美大号:@Henry_likes_it
专刷游戏小号:@岛田脆骨

© 脆脆克里斯皮 | Powered by LOFTER

盾与铁之歌 15

盾铁 无授权翻译

盾与铁之歌

第七章 伤疤(中)

前文链接:1. 序曲  2. 第一章 3.第二章(上) 4.第二章(下) 5.第三章(上) 6.第三章(下)  7.第四章(上) 8.第四章(下) 9.第五章(上) 10.第五章(中) 11.第五章(下) 12.第六章(上) 13.第六章(下) 14.第七章(上)

 

例行啰嗦:一场恶战后,托尼腿受伤,队长也生命垂危。托尼似乎还在为害队长受伤的事情内疚。倒数第二更。

 

-----------------------------正文分割线-----------------------------

 

5

 

八天四小时五十六分钟三十秒之后,史蒂夫第一次醒过来。但他仅仅微微抬了抬眼皮,混合着含糊的语言,没人听懂他说了什么,然后很快再次陷入睡梦。医生说,情况大概开始好转。

 

史蒂夫要是知道我做了什么事,一定会杀了我。

 

他的思绪停了一下。

 

然后开始笑。

 

笑声挤破喉咙,越来越大,在房间里撞出绝望的回响,直到抽干了他肺里的空气。直到他泣不成声。直到他从办公椅上面滑落,砰一声摔在地上。腿伤毫不留情地带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让他止不住地大力喘气,但每每坐好,又每每跌落。

 

笨笨咕噜咕噜地滚动着底部的轮子,好奇地在他身边绕了半圈,把机械臂递给他。

 

“小笨蛋。”托尼嘟囔了一句,将他推开了。

 

托尼需要将腿悬挂起来,并且多加爱护,但只是医生一厢情愿的希望罢了。大家给他拿来拐杖,他也只是不以为然地看了一眼。他想造一个更方便的助力工具,一个智能的,能让他随心所欲自由移动的工具。一个用了也让别人看不出来的工具。他跟佩珀说,他想开拓一下公司的业务:假肢什么的,总之是帮残疾人行动的东西。

 

第二天。

 

他又摔到地上了。地面是如此平坦而坚实,仿佛坐在地上他才有安全感。他发现有瓶威士忌也掉在地上,索性一把抓过来。

 

“干杯。”他自言自语道,然后喝光了它。

 

6

 

“该吃饭了。”

 

托尼正坐在办公椅上往工作台那边挪去,这时有人抓住托尼的椅背,推了他一把,让他转了半圈,阻挡了他的去路。他摇晃着直起身。

 

“该吃饭了。”克林特又重复了一遍,把餐盘递到他面前。里面是布鲁斯的秘制咖喱,闻起来非常可口。这时他才想起来,在过去37小时之中,唯一流经他食管的,只有咖啡和威士忌。尽管如此,想到要吃东西,他还是觉得反胃。

 

“他们让你来的?”他问。

 

“不是。”克林特耸耸肩,“但是布鲁斯今天做了咖喱,我想你不该错过这个。”

 

“谢了。”托尼说着,推开了盘子,“你为什么进得来?你是怎么进来的?”

 

“贾维斯给了我密码。”

 

“贾维斯!”

 

“您禁止任何人进入,触发了“进食”程序,它在13小时之前就已经取消了您的禁止命令,先生。”这个人工智能似乎说了一个只有他们能懂的笑话,让他在别人眼中不至于过分刻薄。

 

“叛徒。”

 

克林特大大咧咧地坐到另一把椅子的椅背上,把脚搁在椅面。这个姿势看起来并不舒服,而且随时都会倒下,但克林特良好的平衡力让他稳稳当当地坐在上面,看起来还挺惬意。

 

“他问了你的情况,你知道吗,很多遍。”他朝托尼眨眨眼,又挪开了目光。

 

“嗯。”

 

“这事很简单,你只要……”

 

“没时间。我还有自己的公司要打理,还要设计产品。”托尼靠手臂支撑慢慢移动着(手术之后,所有事情都变得有点麻烦),又挪回了工作台前。他拉过来一个悬浮屏幕,上面显示着他正在做的工作。他能感受到克林特在他背后灼灼的目光,这让他忍不住想来个恶作剧。他现在一切正常,跟往常一样。史蒂夫才是那个躺在医院里半死不活的人。

 

“娜塔莎的右腿内侧有一个很小的疤,没人知道它的存在。”克林特说,“是我弄的。”

 

托尼停下手中工作,转过身来。

 

“巴顿,有些事情我根本不想知道。”他干巴巴地说,然而克林特没听见似的。

 

“想用箭杀死一个人,有很多种既有效又体面的方式。心脏,喉咙。但我那次瞄准了她的股动脉。人一旦被切断股动脉,每分钟会失去半升血液。我给她留了足够的时间,足够她撑到神盾局将她逮捕了,尽管她那时候已经离死不远了。

 

托尼抬高了眉毛。克林特并没有解释他那时为什么要逮捕娜塔莎。他把T恤掀起来,露出他胸部左侧靠近腋窝的伤疤。“击穿。2009年在布达佩斯。塔莎为了击中紧贴我身后的绑匪。”

 

托尼观察了一下那个疤:浅色的凹陷,硬币大小,靠近肺部。再偏一点点,他现在恐怕就不会坐在这儿了。

 

“你想表达什么,巴顿?”他问了一句,随意靠在椅背上。

 

“史塔克,你手上的血,洗不掉的。我不骗人。当你和队长握手的时候,当他信任地背对着你时,你会看到的。”克林特的音色沙哑,像粗粝的砂纸,但他的眼神……是温暖而善解人意的。“但是你想想,假如你没有那样做会发生什么。不敢想象。那是在危急情况下的必要反应,尽管有风险,但你是对的。史蒂夫是一个士兵,他比任何人都能理解这一点。

 

我们不是士兵。

 

托尼想起他是如何暴跳如雷地与史蒂夫争吵。他当时并没有生史蒂夫的气,他其实是在慢慢接受史蒂夫的看法:当他身处团队中时,就必须有勇气为大局承担个体的牺牲。就算是措手不及,就算是不情不愿,就算要一个人背负。史蒂夫深知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无奈,而托尼正是讨厌这一点。

 

托尼看向他的盔甲,上面还沾着血,史蒂夫的。他把盔甲擦洗了五遍,但还是无法抹去上面发暗的血痕。克林特说得对:洗不掉的。

 

最终,托尼清了清嗓子。他的手微微颤抖着伸向盛有威士忌的杯子,想喝光最后一口。酒精淌过他的脖子,但他却感觉不到一毫辛辣。

 

“娜塔莎要是知道你把她伤疤的事情告诉了我,会杀了我的,对吧?”他问了个很实际的问题。

 

“没错。”克林特笑了,“会杀了我们两个,而且会慢慢折磨我们的。所以,管好你的嘴,史塔克。”

 

托尼还没来得及翻白眼,克林特就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椅子被打翻,而人却稳稳当当地双脚着地了。

 

克林特走到工作间的门口说,“他明天就出院了。”

 

门关了,发出轻轻的咔哒声,工作间里又只剩托尼一个人了。

 

7

 

“先生,您应该接受笨笨的帮助。”

 

贾维斯听起来很激动,但还比不上托尼心里的急躁。这已经是他第四次将手中的钳子滑落了。腿伤让他很苦恼——布鲁斯每天都把他拖进医务室做复健训练。

 

“这样根本不行!记得2005年那次吗?我只花了一个星期时间去休整,不能更多了。何况我已经做好了义肢,我只要把那个东西往这儿……”

 

他从椅子上翻下来的的姿势就像是完成了最卖座的杂技动作。他低声咒骂了一阵。娜塔莎会替他骄傲的。该死的钳子掉到了工作台下面,他必须趴下来去找,这就得动用他的伤腿。

 

“记下来,工作间无障碍设施,记到备忘录上去,贾。”

 

贾维斯过了几秒才回答了一句“明白”,这让托尼有些吃惊。

 

他并不迷信,不相信有第六感,所谓的魔法,也一定会有科学道理。但他现在就是用第六感感觉到,史蒂夫正站在他身后。所以他索性多在地上多趴了会儿才爬起来。他没有看对方,而是假装看设计图的样子。他终于开口了,语气平淡地说:“我以为,他们把你送回家了。”

 

他们沉默了好大一会儿。只听得见托尼将两根电线接通时的呲啦声和吸鼻子的声音。

 

“是的。但我想,史塔克大厦也是我的家。”然而托尼看起来完全没有理会史蒂夫带病的虚弱声音。“至少,我是这么以为的。”

 

“哦,是的,当然。这栋大楼属于每一个复仇者,每人都有一个套间。我只是想问,你来工作间做什么。你难道不应该去好好休息吗?”

 

又是沉默。或许史蒂夫在思考,他是否应该放任托尼这种消极又刻薄的游戏。他把一个看起来相当正式的白色信封放在工作台上,目光始终没有挪开它。

 

“这是什么?”

 

“神盾局的传票。弗瑞要你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关于最近发生的一切。是否让你继续留在复仇者联盟里,还有待商榷。我和他们说了,这事确实违反了规定。这是我的决定。我们也将决定复仇者们的去留。”

 

托尼不知道其他人是否也这么想。托尔几天前回来了,一反常态地愁眉苦脸,沉默寡言。他没说自己有没有找到洛基,但他对托尼的态度可以说是……粗鲁。他似乎是最不赞同托尼做法的人。

 

托尼拿过那个信封,在手里转了一圈,摸了摸粗糙的信纸。传票。弗瑞真的要这么做吗?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比如打败了邪神,或者是解决了贾斯汀·汉默之后?拜托。事情变得有趣起来。

 

“看着我,托尼。”

 

下一章

 

--------------------------正文分割线----------------------------

 

心好累,这一节翻得特别慢。一开始要翻这一章,我是拒绝的。因为这是黎明前的黑暗,我知道会有点虐,真的来翻,确实被duang~虐到哦呵呵= =诶说好的rou呢怎么还没出现。。。大概最后有点儿rou zha吧。。。不要期待香不香,lo主是炖rou无能星人= =

 
评论(6)
热度(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