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脆脆,欢迎勾搭!

Marvel:盾铁、冬叉冬、盾叉
DC:蝙超
OW:藏源、76R
以上偶尔又拆又逆x

长期留梗不留文,留文也会坑
坑久了就转自己可见x

主页设了几个分类链接请善加利用

微博:
刷欧美大号:@Henry_likes_it
专刷游戏小号:@岛田脆骨

© 脆脆克里斯皮 | Powered by LOFTER

【藏源】笼中飞鸟(记梗求文:占有欲控制欲极强的半藏)

恬不知耻地打个tag求文,下面是在名朋上发的一段半藏自戏,无奈自己文力不足具体的写不出来,不知哪位太太有兴趣接梗?


#笼中飞鸟
#家主半藏/灵雀源氏,半藏黑化,非常ooc

向往自由的鸟儿,就算折断翅膀,也无法阻止其心之所向,唯有死亡,才能将他永远留在身旁。但从填不满的欲壑中,又会蔓延出黑漆漆的悔恨,方才知道,乱伦与弑亲,的确是要受俄狄浦斯之苦,瞎眼与放逐也无法澄清罪孽。

——————————

“源氏,父亲过世,你应与兄长共担家族重任。虽尚未成年,该明白的道理,老师和父亲都已传授给你,切不可继续顽劣不堪,不知轻重。”却早就预料到结果是被这个不肖的弟弟断然拒绝。

“禁足。”命人时刻监视源氏起居,督促其习武学文,一日三次报告。时不时亲自看望,却都遭冷遇。无需在乎,假以时日,他便能明白兄长用心良苦。

一日坐在庭前擦拭弓箭,测试新定制的一批箭头,瞥见头顶有鸟雀飞过,瞬间搭弓射箭,射中了翅膀,那鸟儿便如秋风卷落叶般,打着旋掉入别院。命人去捡,却看见有家仆丢了魂似的跑来报告,二少主肩膀中箭,头部受创,倒地昏迷。

“吃点东西吧。”捧着一碗粥,将勺子递到昏沉了一日的病人嘴边。面无血色的少年狠狠瞪了一眼,双唇紧闭,好容易吐出几个字,还是成天与他混迹于游戏厅的朋友的名字。没收了他的通讯设备,搬来几摞书籍摆于床前,心想任他胡闹半日便好,却真的赌气了两天水米未进,饿得胃痉挛也没有求助。

他愤怒,想方设法逃跑,屡屡在被发现行踪后,由我将自以为不可一世的他带回大宅。然后他开始破坏,撕碎书籍,砍伐院中的樱花树,杀死马厩里的小马驹。于是没收他房间中收藏的各种长刀短刃,飞镖箭矢,将他关于禁闭室,逼他改过。直到自己对他犯下越界的罪行,也未曾使他的头低下一寸。就算是被拔光了翅羽,鲜血淋漓,也要每每寻得机会,撞上高墙。

一天夜里突然惊醒,内心惶惶不安仿佛预料到有灾难即将降临。披上外套,在院中走动,看见大堂的竜神壁画下,源氏跪坐的身影。走近,与他并排跪下,凝视着许多年前一位家族大名所书“竜头蛇尾”四个大字。

一年来他第一次开口央求,将他从岛田家除名,愿自断一指,从此远走他方,再不踏足岛田城半步。他越是想逃,就越不能满足他的愿望。至此总算承认了那个现实,爱飞的鸟儿,不管禁锢于多窄的鸟笼,都会为了自由,一次次撞得头破血流。但假如无法给他更广阔的天空,就要剥夺他飞翔的权利。

——————————

距决斗之日已有十几载光景。月光伴随着离家多年的孤独忍者,回到铸下大错的故地。既是有胆量来到仇家的地盘,也不怕终究丧命于此,只是不知与这支雀羽还有多少缘分,还能再带着它,游走四方。

 
评论
热度(4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