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脆脆,欢迎勾搭!

Marvel:盾铁、冬叉冬、盾叉
DC:蝙超
OW:藏源、76R
以上偶尔又拆又逆x

长期留梗不留文,留文也会坑
坑久了就转自己可见x

主页设了几个分类链接请善加利用

微博:
刷欧美大号:@Henry_likes_it
专刷游戏小号:@岛田脆骨

© 脆脆克里斯皮 | Powered by LOFTER

【76R】Lonely Lovely Christmas

76R
突然想起圣诞节那个漫画出来之后与人语c对戏后整理的无聊自戏,没接触过语c的可能会不太习惯这种画风,但我不想再改成正经的第一人称了,慎点。瑞破视角,可怜的瑞破在平安夜孤孤单单暗中观察时偶遇了旧情人。

***
平安夜。去他妈的圣诞节,大概是剩单节吧。鬼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熟悉的鬼地方,为什么在这个鬼日子偏偏还遇上这种鬼天气,下大雨,冷飕飕的。站在背光处的房檐下避雨,看见一家三口打着伞走过,有说有笑。瞧啊,多幸福啊。嘲笑地嗤了一口气。死神才不会被困在墓地里……抬头望了望灰蒙蒙的天,啐了口唾沫,是该找个地方凑合一夜。四下张望了会儿,却不敢往街道尽头看。知道那是哪里,名单上有这么一笔。

也许应该去将他了结。

不,他不可能在家。

突然余光瞥见一个身影,似乎正向自己奔来,那是……该死!顾不得多想,立即转为幽灵形态打算逃脱他的视野。

“我看到你了。”

“呃啊。”无法在雨幕中维持幽灵形态过久,除非自己想变成一滩烂泥,重新汇聚形体的瞬间被那人抓住了手臂扭到身后,力道之大几乎没有还手的余地。胸口重重地撞在墙上震得有些发痛,感到一根手指精准地按上了颈动脉,顿时觉得有些紧张。

“你怎么……在这儿?”自己的声音嘶哑得难以置信。

“出来过节。要不今天休战,死神。既然遇到了,你就陪陪我如何?也许今天有什么可以释放压力的事情等着我们。”那该死的语气和半年前在阿努比斯遇见他时一模一样。

“出来过节?你不是应该和守望先锋的那群亲爱的队友在一起吗?安娜竟然没有邀请你?抱歉,老头儿,我还有事情,没什么心情陪你。”

脖子上的压力消失了,却仍然被有力的大手紧紧抓住手腕,揽着肩膀,外人看来一定如两个好兄弟一般,被半推半胁迫着走到一个酒吧里。

“黑爪都不给你放个假吗?我倒是要问你,为什么出现在我的公寓附近,这么巧,你也住这儿?你那儿有酒吗,应该邀请我喝一杯,毕竟我们半年没见了。我说今天休战就休战,绝对不会偷袭你。”

嫌恶地看着他,咬着牙一字一字地回应,“别自作多情了,莫里森,托你的福,我还没找到今晚的住处,更没有酒给你喝,如果你愿意现在放开我,我还不至于掏出霰弹枪。你知道我有一个名单。”

“别那么生疏,莱耶斯。”

仍被紧紧抓着手腕,本来试图挣脱他的束缚,却逐渐习惯了不再管它,但没有挨着他坐下,而是拉开了一点距离。

“感谢你在节日期间不打算杀了我,还跟我约会。”几乎听得出他话里的嘲笑。对自己坦诚点,加布里尔·莱耶斯,你刚才完全可以逃跑的,却还坐在这里受他羞辱?

“两杯威士忌。”他对酒保露出他完美的笑,尽管他戴着面罩,人们仍能看见他那清亮的蓝眼睛,就他妈和美国队长一模一样。过去人人都喜欢他,把他当英雄,聚光灯永远从一个绝妙的角度打在他脸上,用光影勾勒他相貌最完美的一面。而我……人人都觉得我是一块落满灰尘的破布,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没人愿意将它从储藏室最肮脏的角落拽出来……

“这他妈根本不是个约会,我甚至可以告你绑架,松开我,杰克。”

“那么他们大概会把我当功臣,我终于抓到你了。你就不打算摘了面具么,加布里尔?看起来很冷的样子,而且这样就没法喝酒啦!平安夜还那么大雨,我又是一个人,不想再增加寒冷感啦!”

听他絮絮叨叨说着不着边际的话,看着他为了掩饰尴尬拿起酒杯嘬饮,随口吐槽了句,“你怎么还没喝就醉了,杰克。”取下面罩,举起酒杯与他的轻轻碰了一下,喝下一口,胃里顿时暖和起来,“无法忍受孤独,还真不是你的风格。”

“是啊,突然没人追杀我,我很不习惯。毕竟我们之前一直在一起,无论是战友,还是对手。”他将杯子里的液体一饮而尽,又要了一杯,“你知道我说什么,加比。”

“怎么,你还想跟爱情片里似的,热闹的节日里,两个形单影只的旧情人偶然相遇,然后互诉衷肠互相取暖旧情复燃?”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笑了笑,“有可能吗杰克,你就不怕我朝你肚子上开一枪?”

“还不至于,我这老头已经没什么力气做这些啦。我刚出完任务回来,想着过两天去基地看看,要给年轻人们带点礼物。你收到圣诞礼物了么,加比?”

听见他的回答竟然稍微有些失望,我他妈到底在期待什么?立即将这些念头清出脑海,不自觉地摇摇头,“我真的怀疑你在嘲讽我了。礼物?一个残忍又孤独的雇佣兵,谁会想送他礼物……旧情人强塞给我的约会算吗?”

“太可怜啦!那我只好送你点东西了。”感觉他放了什么东西在我头顶上,正要伸手去够,又听见他轻快的声音,“总是这么巧不是么?你坐在槲寄生下面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双温暖干燥的嘴唇吻上。强忍住掏枪的想法,逐渐放松了下意识推搡他的动作,接受了自己正在和那个混蛋接吻的事实。酒精味充满了口腔,让人觉得晕乎乎的,不由自主地随着他舔吻的动作吮吸着他的嘴唇,拉扯着他的舌头。一吻结束,在头顶摸索了会儿,取下那段生长着带刺绿叶的树枝在手里转了转,低声挤出一句,“圣诞快乐,杰克。”想了想又补充道,“抱歉,我能送你的只有枪子了,但我想你不会喜欢那个。”

“你还有其他可以送给我的。”暧昧的气氛瞬间被刻意压低的声音勾勒出来,“只要你愿意给。”

该死,我不是喝多了,就是脑袋坏掉了,但该死的,他是杰克·莫里森,那个自己永远无法拒绝的人。“我知道你要什么了。”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抚摸他的侧脸,“自己来取吗?”
***

其实后面有开车/////但懒得整理了就停在这里吧嘿嘿……

 
评论(2)
热度(2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