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脆脆,欢迎勾搭!

Marvel:盾铁、冬叉冬、盾叉
DC:蝙超
OW:藏源、76R
以上偶尔又拆又逆x

长期留梗不留文,留文也会坑
坑久了就转自己可见x

主页设了几个分类链接请善加利用

微博:
刷欧美大号:@Henry_likes_it
专刷游戏小号:@岛田脆骨

© 脆脆克里斯皮 | Powered by LOFTER

【蝙超】非同寻常 4

非同寻常 4

蝙超

简介:非典型ABO,私设一大堆。超人经历人生最大危机,竟然要绝育!(ntm

目录:1   2   3

————————————


克拉克回到了星球日报。午休时他接到了布鲁斯的电话,对方听起来刚刚睡醒,声音低沉而沙哑:“嗨,克拉克,你还好吗?我才睡醒,不知道你离开了。”

 

“噢,嘿,布鲁斯,我起床之后你已经睡了……抱歉,我是说,虽然离开时没和主人打招呼很不礼貌……”克拉克对突如其来的关心感到不知所措,他们就像家人或是密友一样互相汇报状态和行程。

 

“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不过我想那会是个惊喜。我今天有事在大都会,晚上有时间一起吃饭吗,克拉克?我可以去星球日报接你。”

 

“啊——时间倒是有,但是布鲁斯,我得提醒你,你知道这里是全大都会记者最密集的地方对吗?还是说,你担心我找不对地方?”嘴上虽然调侃着,但一股没由来的紧张突然袭击了克拉克,尽管他现在正坐在自己的工位上,大多数去吃午饭的同事还没回来,他的周围空荡荡的,但他还是四下里张望了一下,确保没人听得见他们的对话。

 

“我永远不担心超人的超级听力,我开玩笑的,对于登上你们娱乐版的头条不感兴趣。氪星飞船研究馆见,克拉克,带上你的记者证。”

 

布鲁斯挂了电话。克拉克一时分不清这是公事还是私事。莱克斯·卢瑟进了监狱之后,氪星飞船的开发权就被政府收回了。而鉴于之前卢瑟借氪星飞船制造出了毁灭日,民众对于开发氪星飞船的质疑声日渐强烈,研究馆也一直处于停运状态,仅仅由一些保安和武警看守。超人复活之后,氪星飞船才再一次进入公众视野,又掀起了一波关于弃置还是开发的大讨论。克拉克不禁怀疑是韦恩企业拿到了开发权,如果这是真的,那的确堪称是个惊喜了。毕竟韦恩集团的董事长是布鲁斯,而布鲁斯就是蝙蝠侠,至少可以保证氪星科技不会被用在歪门邪道。而他自己不仅可以以记者的身份大大方方地进入这里,还可以进一步了解来自他家乡的遗产。

 

克拉克一整个下午都在愉悦的情绪和轻快的打字声中度过,他甚至偷偷使用了一点超级速度来完成他之前因为请假而落下的稿件,也因此驱散了之前情热的糟糕体验带给他的阴霾。

 

克拉克凭着记者证顺利进入了安保严密的研究馆,布鲁斯正在船舱的入口等他。他们礼节性地握手,相视一笑。这里到处都是政府布置的监控摄像头,他们只能拿出公事公办的态度来。然后布鲁斯带领克拉克穿过飞船尾部长长的走廊,来到头部宽阔的大厅。克拉克对这里印象深刻,他的生父——乔-艾尔的AI曾在这里为他讲述他的身世,他的家乡。阿尔弗雷德正在这里布置一张餐桌。他们装模作样地互相介绍一番,然后落座,由勤劳的管家呈上两份在家里烹制完成的炖牛肉配土豆和一些沙拉。

 

克拉克第一次在属于氪星的地方吃饭,他很感激布鲁斯给他这个机会。可口的家常菜和专门布置的温馨灯光让他胸中流过一股暖意。

 

“谢谢你,布——韦恩先生。”克拉克生硬的改口逗笑了布鲁斯,“那么,果然不出我所料,韦恩先生已经拿到了氪星飞船的开发权?”

 

“是的,明天,韦恩集团和大都会市政府会发布公告。”

 

“看来我真的是享受了某种特殊待遇。我会对此做一篇公正的报道,饭后我们就可以开始采访。”

 

忌惮于监控,他们只能避开私人话题,随意聊起韦恩集团的近况——虽然克拉克并不是真的关心,但还是记在了脑子里,也许他可以在这次报道中有选择地顺带一提。上次以记者身份和布鲁斯会面还是两年前在卢瑟的酒会上,那时他对布鲁斯的印象还是一种充满优越感的漫不经心。

 

但饭后活动并非如克拉克的预期一样,等阿尔弗雷德撤去桌上的餐盘就可以开始采访。正当克拉克摸出录音笔和笔记本时,布鲁斯制止了他。

 

“跟我来。”

 

克拉克跟上布鲁斯,穿过一个较狭窄的通道,他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直到布鲁斯的声音再次响起:“阿尔弗雷德在我们吃饭的时候已经黑了监控,不用担心。”

 

“呼……处在监视下的感觉真的不太好,所以你刚才为什么不这么做?”克拉克跟在布鲁斯身后,两人的脚步声在饰有海水和贝壳纹路的两壁间撞来撞去。

 

“你是说吃饭的时候?”布鲁斯扭头看了眼克拉克又迅速把头转了回去,他不由自主地笑了,他可不想让克拉克知道他的私心——他喜欢看克拉克紧张的样子,不是幸灾乐祸,而是出于某种他自己都不能确定的心态。他在克拉克质疑他之前摇了摇头,“安全起见,样子还是要做的。”

 

“我们去哪儿?做什么?”

 

“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我可是个记者,大概是职业病?”

 

布鲁斯打开了一扇门,门后是一个房间,看起来像是一个备用设备的小仓库,里面悬浮着几个飞船里随处可见的机器人,待机时液体金属面板表面静止着。

 

“这才是真正的‘惊喜’。”布鲁斯胸有成竹地笑着,但房间里什么都没发生。“嘿,给点力。”布鲁斯拍了拍身边的机器人,“我果然还没有完全驾驭这些氪星产品。”

 

液体金属面板开始波动,一圈圈涟漪从四周荡向中心,汇聚成一个条形物体。克拉克很快反应过来这是什么,他当然认得这把曾经在他脖子上挂了二十年的钥匙,里面保存着乔-艾尔的AI程序。

 

“我已经将这里的备用控制台接入了飞船网络,快试试。”

 

克拉克不敢置信地取下钥匙,小心翼翼地将它插入控制台的钥匙孔中。

 

“卡尔。”

 

“父亲!”克拉克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看到生父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还是忍不住热泪盈眶。可惜虽然乔-艾尔只有半米的距离,他却无法拥抱一个影像。不过他迅速整理了情绪,感激地看向布鲁斯:“谢谢你,布鲁斯,但——这是怎么做到的?”

 

布鲁斯对乔微笑了一下,请他解释。乔点了点头说:“佐德以为他覆盖了我的权限并删除了我的程序,但实际上我设法接入了地球网络。”

 

“所以几年来乔一直在全球的网络中潜行?”克拉克问道。

 

“可以这么说,但地球的网络对乔来说并不是理想的‘容器’,虽然AI拥有学习能力,但在匆忙的‘逃亡’过程中还是有所损失。”布鲁斯接着解释。

 

“直到之前钢骨接入氪星飞船,发现了我的登录日志,并开始在网络中搜寻我的踪迹。”

 

克拉克皱着眉头,一副不赞同的样子:“所以,你们早就发现了乔的存在,却合伙瞒着我。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我?”

 

“维克多先将此事告诉了我——在你刚刚复活,头脑还不清醒的时候。别忘了,为此我的一只胳膊脱了臼。”布鲁斯耸耸肩膀说,“当时我们还不确定能否顺利找到乔,以及找到后是否能修复,所以我们打算事成之后再和你说。”

 

“谢天谢地你们找到了,乔是我的生父,对我意义重大。”克拉克忍不住给了布鲁斯一个拥抱。

 

克拉克现在切切实实地觉得自己拥有三个家。一是玛莎和乔纳森的家,二是正义联盟,第三个便是给他生命的那个家,乔和拉若的家。小时候,第一次知道自己是外星来客时,他失落地以为自己是被亲生父母和自己的星球遗弃。后来,他发现是自己抛弃了那个腐朽的星球——他免遭和星球一同毁灭的命运,破坏了飞船中孕育生命的羊膜舱,杀死了他所知道的最后一批族人。他曾相信父亲所说,自己是可救世的神,也曾怀疑,自己不过是一个堪萨斯农民的梦,一个孤独的外星难民。而现在,一切有关他的身份都梦幻般重合起来。作为氪星人,他是孤独的,但作为克拉克和卡尔,他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家人和朋友。

 

布鲁斯抬手轻轻拍了拍克拉克的后背,“现在,乔已经与地球网络兼容,而且我们搭建了专门的服务器,很快就可以将乔搬到氪星飞船以外了。”

 

“也就意味着,我可以随时随地陪伴你,帮助你还有你的朋友们,而不仅限在这个飞船里。”

 

此时,阿尔弗雷德提醒他们尽快结束会面,克拉克不得不与乔告别,不过他们很快就会再相见。

 

布鲁斯捎了克拉克一程,他们继续着刚才在飞船上的话题,比如将来他们可以在什么设备上看到乔或者听到他。很快,由阿尔弗雷德驾驶的车子停在了克拉克的公寓楼下。

 

“所以,你还是坚持要那样做?”布鲁斯在克拉克下车之前问。

 

“我想乔会帮我。”

 

“我想他会帮你渡过难关。”


下一章

 
评论(8)
热度(9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