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脆脆,欢迎勾搭!

Marvel:盾铁、冬叉冬、盾叉
DC:蝙超
OW:藏源、76R
以上偶尔又拆又逆x

长期留梗不留文,留文也会坑
坑久了就转自己可见x

主页设了几个分类链接请善加利用

微博:
刷欧美大号:@Henry_likes_it
专刷游戏小号:@岛田脆骨

© 脆脆克里斯皮 | Powered by LOFTER

盾与铁之歌 8

盾铁 无授权翻译

盾与铁之歌

第四章 昏迷(下)

前文链接:1. 序曲  2. 第一章 3.第二章(上) 4.第二章(下) 5.第三章(上) 6.第三章(下)  7.第四章(上)

例行啰嗦:梦游的史蒂夫攻击了托尼,目的果然是获得反应堆,差点让托尼丧命。史蒂夫把自己关在为浩克设计的安全屋里,托尼有些生气,但也无能为力,只能默默地陪伴。


----------------------正文分割线-------------------------


4

 

他生气了,非常生气,因为布鲁斯没跟他商量,即使把史蒂夫关在那个小屋子里的主意不是他出的,那也是经他同意的——他做任何事都那么看得开。但他最气的是自己,气自己无能为力,还让情况变得更糟糕。他不是天才吗?之前怎么没能预料到这种情况呢?

 

他被折磨得心力交瘁,但还尽力在他人面前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这是他从小就学会的,他会将自己的哀怨和软弱深深地藏起来。但是在晚上,他又从噩梦中惊醒,他惊慌地在胸前摸索,确定反应堆安然无恙后,彻底没了睡意。

 

两天后,托尼又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准确来说是47小时,他无法长时间忍受没有咖啡的痛苦。还有他无法抑制自己对史蒂夫的想念,想知道他是否一切都好。)他去了布鲁斯的厨房,紧紧地抓着他的咖啡杯,仿佛布鲁斯打量的眼光会把他的咖啡抢走似的。

 

“这不是我们的错。”布鲁斯说,因为史蒂夫很有智慧,而且他总会做正确的事情,“更不是你的错,托尼。”

 

托尼无所谓地耸耸肩,吹了吹咖啡,雾气飘散开来,“你说得对。”

 

布鲁斯眼中满是对托尼的同情。托尼觉得自己必须严肃地和布鲁斯谈谈,告诉他,他一点儿也不需要同情,他的心理素质过硬,至少是尼克·弗瑞级别的。但今天还不是时候。布鲁斯把一本书塞到托尼手里,示意他打开看看。

 

“这是干嘛?”他一头雾水地把咖啡放下,看了看书的标题:指环王,是史蒂夫最喜欢的书。最近托尼总能发现史蒂夫捧着这本书看得入迷。

 

“他也许需要点儿消遣的东西。”布鲁斯说道,但他的潜台词是:去找他吧,跟他一起读。

 

布鲁斯之前就是因为这事找他过来,而托尼却漠不关心地耸耸肩膀,“我能想象。克林特只会聊动漫和射箭,而娜塔莎……我发誓,她跟我除了聊任务再也没有任何话题了——而且还得是她愿意和我分享的情况下。”

 

“当然。”布鲁斯撇了撇嘴,依然是刚刚那种“舍你其谁”的表情。很好,某人已经陪了美国队长很久了,只能是他去了。托尼拿着书在往队长的“安全屋”的路上犹豫地晃悠了半天,突然脸上绽开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他想起自己忘记了咖啡,于是找到了一个完美的转身(逃跑)借口,往厨房走去。

 

然后他听见了一个声音。

 

“越来越糟糕了,你知道。”他听见史蒂夫的声音,惊讶地站住了。“布鲁斯和托尼一直在跟我打马虎眼,但是我心里都明白。经常出现几个小时的记忆缺失,很容易意识到的。”

 

托尼吞了吞口水。显然史蒂夫正在跟谁说话,但是他听不清对方是谁。他不经意地用手指拨弄着破旧的书皮,想着要不要去看看。但他不想被史蒂夫发现,也不想离开,更不想把这种行为称为偷听。他想知道史蒂夫是在跟谁说话——克林特还是娜塔莎?只可能是这两个人了。或者是贾维斯?但是他立马就想起来,史蒂夫并不习惯与贾维斯对话。

 

“当时你是什么感觉?你还记得你被洛基控制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吗?”

 

所以是和克林特说话。但是克林特没有立即回答,似乎在在犹豫,他们停顿了好一会儿,气氛非常紧张。托尼摩挲着手中粗糙的书页,想象着史蒂夫的手曾多少次在这些纸片上游走,虽然他对书的内容不感兴趣,但是能够理解史蒂夫为什么喜欢这书——因为他喜欢纸质书籍,而不是屏幕上的投影。

 

“可以这么说,”克林特终于开口了,这让托尼绷紧了神经,“很多记忆都消失了,或者压根一片空白。但是我记得那时的感觉,就好像有人把你摁在水里,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十分遥远晦暗,仿佛自己的身体并不在这里。然后你在水里拼命挣扎、反抗,幸运时兴许能在水面激起一丁点波涛。但多数情况下你会觉得无论自己多么高声尖叫,都不会有人来看你一眼。”

 

托尼听见椅子腿在地上摩擦的声音,紧接着一阵脚步声。有人站起来了——可能是史蒂夫。脚步声听起来有点闷,也许是由于安全屋的音响系统的传送而有些走样。

 

“梦游时的我离开这里,又回来,好像别人给我换了住处。醒来时,完全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每次都如此。这感觉就像……就像有人捂住了我的嘴,不让我说话。最糟糕的是,很多问题都萦绕在我心头:我去了哪儿?这次我迷失了多久?我做了什么?还有——”

 

“我杀了什么人。”克林特接过史蒂夫的话,十分肯定地说——这说明他完全理解史蒂夫的感觉。托尼从未想过克林特被控制时的感受,他是否让神盾局的特工们死伤,他们是否恨他,恨他当时盲目地追随着那个邪神。所以在纽约大战之后,娜塔莎和克林特选择了隐居。

 

“队长。”克林特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托尼听见一阵脚步声,才发觉自己已经被克林特发现了。克林特斜靠在墙上,神秘兮兮地看着托尼。“史塔克,我们正等你来呢。”

 

什么?哪里?怎么发现我的?我在这边连大气都不敢出,顶多就是摸摸手上的书而已,克林特怎么可能……然而克林特抓住他的手臂,把他从角落里拉出来。该死的忍者。

 

“史蒂夫,嗨。”托尼随手胡乱翻着书页。一瞬间,他仿佛又回到了厨房,想起自己被抵在柜台上。下一秒,脑中又浮现一两年前的场景,他靠在客厅沙发上动弹不得,欧比幸灾乐祸的讥笑就在眼前,而他自己正慢慢走向死亡。然后欧比又变成了那个黑眼睛的史蒂夫,他精于算计的冷酷声音不绝于耳。

 

“托尼。”

 

史蒂夫,他的蓝眼睛里是信任的神色——现在的他既不是美国队长,也不是那个狡猾的谋杀未遂者。他只是一个来自布鲁克林的小伙子,对于这个时代来说太过单纯,就像一张白纸,然而对于托尼来说太过完美,仿佛什么都配不上他。托尼虚弱地笑笑。

 

“嘿,大个子,我听说你在这呆得无聊。”他抬手扬了扬手里的书,把它放在玻璃墙上的一个搁板上——通过这个活动搁板,史蒂夫可以从里面获得外界的补给。

 

“抱歉,托尼。我知道,你——”

 

“因为他们没有给你在这安一个舒服的床而非常生气。是的,我很气愤。”

 

“托尼……”

 

“队长,”托尼直接打断了史蒂夫,给他递了个眼神,让他不要继续往下说,就像他往常避免听见那些让自己害怕的字眼时一样。

 

史蒂夫沉下了肩膀,不知是因为放松还是失望。这让托尼意乱神迷(说得好像史蒂夫身上还有什么东西不能让他神魂颠倒似的),再一次,他不知所措。

 

“要我帮你……?”他犹豫地揉搓着自己的手,意思是自己可以随时走人。

 

“床不用了。不过你说得对,我现在是觉得挺无聊。”史蒂夫笑了,却让人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那笑容并不十分诚恳,也并不开心,但是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托尼意识到,史蒂夫习惯拒绝别人的帮助。“我都无聊到迫不及待地想听你给我说说物理了。”

 

“诶?”托尼夸张地抬高了眉毛,然后抓过了角落里的凳子。“呐,听我跟你说……”

 

5

 

史蒂夫拒绝离开安全屋,身体越来越差。他形容憔悴,没有胃口也没有力气,但仍在硬撑着不让自己睡觉,但托尼没法怪罪他。贾维斯全天候监控着史蒂夫的健康状况,每两个小时更新一次数据。

 

突然有一天,史蒂夫身上出现了很多红色斑点,遍布全身。一开始,他们以为是过敏,但是后来断定,这是一种灼伤的现象,即使是特制的膏药也无济于事。

 

这更激起了他们对托尔的盼望,哪怕是一点点来自阿斯加德的消息。

 

托尼有时会查看一些论文和书籍——这更像是一种习惯,希望能找出点什么有用的信息,或者是和布鲁斯一起研究,要么就是和史蒂夫呆在一起。他和史蒂夫抱怨他悲惨的尝试——跟娜塔莎一起练习近身搏斗,跟他含混不清地解释他们的研究,说很多毫无意义的闲话——做这些就是为了打发时间,消灭史蒂夫脸上苦涩的表情。有时他们也会一言不发,只是隔着一个强化玻璃墙静静地坐着,托尼坐在那个不符合人体工学设计的凳子上,而史蒂夫带着疑虑坐在单薄的木板床上。

 

史蒂夫有时太过虚弱,甚至站都站不稳,托尼也会有类似的感觉,因为他也睡得很少——标准的托尼·史塔克式的生活方式,但显然一点也不健康。有一次,托尼直接在他的凳子上打起盹来,娜塔莎从背后撤了他的凳子,让他一屁股摔在地上。


6

 

“去睡吧,史塔克。”娜塔莎的语气没带什么感情,并不太友好,她看了看正在梦游的史蒂夫,说,“我来接班。”

 

史蒂夫像一头困兽,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眼睛漆黑如夜晚。他的笑会让托尼觉得背后发冷,那种讥诮的笑声在他脑海久久萦绕。史蒂夫的眼神仿佛在说:“我会赢的,安东尼,这只是时间问题。”

 

时间在流逝。史蒂夫好像也在加速消失。

 

他们还在等待。


下一章

---------------------正文分割线-----------------------

这几天过年没怎么动,挣扎着翻完了第四章。接下来,队长要求托尼给他一个承诺,差点又引起一场争斗。

至此篇幅已经过去了一半,目测之后都会更得很慢了,三次元要开始忙起来了,估计集齐3000字更新一次吧。


 
评论
热度(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