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脆脆,欢迎勾搭!

Marvel:盾铁、冬叉冬、盾叉
DC:蝙超
OW:藏源、76R
以上偶尔又拆又逆x

长期留梗不留文,留文也会坑
坑久了就转自己可见x

主页设了几个分类链接请善加利用

微博:
刷欧美大号:@Henry_likes_it
专刷游戏小号:@岛田脆骨

© 脆脆克里斯皮 | Powered by LOFTER

盾与铁之歌 10

盾铁 无授权翻译

盾与铁之歌

第五章 静默(中)

前文链接:1. 序曲  2. 第一章 3.第二章(上) 4.第二章(下) 5.第三章(上) 6.第三章(下)  7.第四章(上) 8.第四章(下) 9.第五章(上)

例行啰嗦:托尔把洛基带来,想利用魔法来治好队长。尽管没人真的信任那个邪神,但事情的发展似乎乐观起来。不过别忘了,托尼和洛基还有个约定。

-------------------------正文分割线-------------------------


4


“那就算我欠洛基的吧。”托尼不假思索地说。

 

“托尼,别这样。”史蒂夫提出反对。

 

但是托尼完全没有放弃的意思,他大胆走上前,用食指指着洛基的胸前。“不,我要这样做,这正是洛基想要的:请求。在这里我,托尼·史塔克,欠你,大混蛋洛基,一个人情。如果你需要,我可以让佩珀拟一个合同,写上那些没人看的条条框框巴拉巴拉。”

 

洛基沉思着看着托尼,好像在他张开嘴慢条斯理而津津有味地说话之前还要再斟酌字句似的,他脸上那种神经质的笑容让托尼反胃。

 

“成交。你欠我个人情,等我有需要的时候,会随时叫你。”

 

“没问题。”在托尼看来,洛基似乎非常享受这个过程。一句狠毒的咒骂正要脱口而出,但他忍住了,转而去想自己客厅里的那瓶已经打开的威士忌。他暗暗地想,等这一切过去,他一定要把自己酒吧里的酒都搬到工作室去,舒舒服服地在里面搞研究。“我们现在开始办正事吧。你都知道些什么?”

 

洛基用眼睛巡视着周围的人,双眼看起来比平时更绿了。然后他开始回答那个问题。

 

“宇宙魔方是非常非常古老的神器。它不仅仅能提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源,驱动你们的机器。奥丁曾经跟我说过,它还可以保存记忆、知识、能力。一切接触过它的人,都会留下痕迹。

 

“一个储存器。”托尼点点头,这说明他父亲的理论没错。洛基摇了摇食指以示反对,摇头晃脑地开始解释。

 

“可以这么说,但也不完全是。当然这个魔方可以用来传承知识,但这绝对不是它的全部功用。我读到过,它还可以用作监狱,用来关押那些有害于阿斯加德的人,或者是不当使用它的人。所以我们可以认为,罗杰斯触摸过宇宙魔方之后,就释放了里面被关押的什么东西,然后占据了他的身体。”

 

“谁,或者是什么,会被困在这个监牢里呢?”史蒂夫抬高了眉毛,他完全不知道他们的奥丁兄弟论。其他人为防史蒂夫担心,没有告诉他这个猜想,因为他们也不能确定史蒂夫知道后会是什么反应。

 

“到底是谁,是什么被关进了魔方,或者是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再把人放出来,这些我们都不能确定。那些不幸的鬼魂,被判决的泄密者,还有灵魂,精神。”

 

“灵魂。”史蒂夫神色黯淡地说。洛基微微一笑。

 

“你的问题,队长——我想,正如你们推测的那样。”

 

所以是,威利,或者是维。洛基激起了所有人的兴趣,他看向史蒂夫苍白的脸,过了一会儿,他才挪开视线,然后点点头。托尼怀疑的眼光在两人身上游走。然后史蒂夫的眼睛里又出现了那种闪烁,好像是有一种看不见的链接,让他和洛基思维相通。终于,托尼走到他们之间。

 

“好了好了,假设就是有什么东西占据了史蒂夫的身体——是什么我们先不管。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

 

洛基开始在他们中间走来走去,眼神定焦在远处。他看起来正在沉思,托尼知道这是洛基的风格,他靠他这种奇妙的智慧生存,就像是托尼自己会沉浸在线路和代码中忘记自我一样。

 

“一般情况下,如果那个灵魂在自己的世界还有未竟的任务,那么他就会想赖在那里不走。查查看,那个东西到底要做什么,他想达到什么目的,也许会找到一种解释。”

 

弧形反应堆。托尼忍不住想去摸一摸胸口,确定它是否还在。“还有呢?”

 

“你们不会喜欢的。”洛基的脸上闪过一个诡异的笑,“那些灵魂会一直待到人们让他懂得,他的时代已经过去,给他一个理由,让他从作茧自缚的炼狱里解脱。”

 

“意思是?”托尼追问道,尽管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假如身体死了,那个灵魂也就明白,是时候该离开了。有种魔法可以引诱他们,让他们自己离开。好吧,引诱或许有些用词不当,因为灵魂出来的时候,身体很快也会真的死掉。”

 

“别捉弄我们。”托尼迅速抓住洛基的衣领,气势汹汹地说。因为他还在盔甲里,所以毫不费力。而那个邪神似乎没有打算反抗,只是与托尼怒目对视。

 

“托尼。”

 

布鲁斯把手放在托尼的肩膀上。虽然穿着盔甲,但他仍能感受到布鲁斯的触碰。如果放在平时,布鲁斯一定无法改变他的主意。但又因为他是布鲁斯,所以他最后妥协了,他不情愿地将洛基缓缓放下。

 

洛基洋洋自得地笑着。“决定权在你们。但是如果队长丧失了理智——而且我保证,总有一天他一定会迷失的,你们还不愿意试试吗?”

 

胡说八道,全都是胡说八道。洛基应该没有骗人,但这不代表托尼就会接受这些蠢话。他可以接受科学。但是魔法?魔法就会让人想到那些疑神疑鬼烟雾缭绕的仪式,而且还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魔法就是随心所欲,是一种风险,令人无法承受。

 

“我同意这么做。”史蒂夫冷静地说。冷静得令人惊讶,这句话是多么振聋发聩,它让所有人都集中了精神,在房间里造成了一圈圈回响。

 

“我们不能指望那些北欧神话的迷信!”托尼反对道,他听起来几乎像一个倔强的儿童,“而且,我们不能拿你的生命开玩笑。”

 

史蒂夫耸耸肩膀,连帽衫上的带子随着他晃动。难道我是唯一一个怀疑洛基的人吗?托尼愤怒地喷着鼻息,走向史蒂夫,直到离玻璃墙只有一拳的距离。

 

“你觉得无所谓吗?你难道愿意为这不靠谱的迷信去死吗?”

 

史蒂夫没有回答,只是走近了几步。他们离得很近,人们甚至能看见史蒂夫呼在玻璃墙上的水汽,这本来是对托尼的威慑和挑战,然而史蒂夫眼底的乌青和放弃的目光让他看起来毫无生气。

 

“如果必须这么做,如果没有别的出路,如果——”他看向托尼,脸上的神情令人难以捉摸,最终说,“如果这是最好的办法。”

 

托尼试图不去想他在几个小时前给史蒂夫的承诺。他想说,他们已经尽力做了一切能做的事情。尽管如此托尼还是觉得他们的研究进展太慢了,觉得史蒂夫落到这副境地,是自己的错。哦,就算他把自己关在那个小屋子里,他就不是一个伟大的人吗?他难道怨天尤人了吗,难道让别人失望了吗?那些对他很重要的人,那些他……托尼试图寻找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但是找不到。

 

“快没时间了不是吗?”史蒂夫将手握成拳头,“我们等得越久,我就越可能彻底失控,你们就越不可能把我弄回来,不是吗?”

 

他为了强调自己的话,他把手臂内侧翻出来给大家看:上面缠满了绷带,而很快又有很多新的灼伤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出现,几乎要将皮肤剥离下来,留下一片触目惊心的红色。托尔不由自主地倒吸一口凉气。突然一阵鞋底的摩擦声传来,像是有人在换站立的重心——也许是克林特,也许是娜塔莎,托尼愠怒地回头瞪了一眼。

 

紧张的气氛又迅速积压起来,又很快烟消云散。托尼甚至没有发觉自己已经提起了拳头。史蒂夫微笑着,空气中堆积着各种各样的情绪,他的眼中透露出遗憾与疲惫,还有最糟糕的:听天由命。和以往一样,无论事情如何结局,史蒂夫都会坦然面对。托尼不敢看他的眼睛,而史蒂夫将目光越过他的肩膀,向洛基点了点头。

 

“就这么做吧。”


5


“我不喜欢这样。”克林特简直想往洛基后脑勺射一箭,看着他的脑袋被贯穿,而这只需要他随便动动手指。

 

他们送洛基进入安全屋,保护在史蒂夫身边,全都警惕地看着洛基闭着眼,口中念念有词。洛基修长的手指放在史蒂夫的太阳穴上,很显然,这种身体接触是必须的,以便这位邪神使出他的鬼把戏。

 

“我们只能先信任他一下了。”布鲁斯说,但是脸上写满了不乐观。他焦虑地将两手手指绞在一起,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脸上正隐隐发绿。

 

托尔应该是唯一一个相信他弟弟的善意的人。不用多说,他还想为自己弟弟辩护一番:“我弟弟虽然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但是他还没有愚蠢到在我们这么多人眼皮底下干坏事。”

 

“有道理,”娜塔莎干巴巴地说,但是语气里带着一些讽刺与固执,透出她的担忧,“那样做不是他的风格。但只要我们一离开,他一定会忍不住的。”

 

托尼就呆呆地站在那儿,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这场他眼中的闹剧。他降下面甲,这样就能通过盔甲的扫描系统更好地观察史蒂夫的体征,没准还能识破一些洛基的骗术。阿斯加德的魔法——虽然无法用人间的科学技术来解释,但是它释放的能量依然是可以被检测到的。


暂时似乎还没发生什么显著的变化。托尼眼前的时钟投影显示又一分钟过去了,但还是毫无动静,他正在渐渐失去耐心。假如被我发现洛基在耍我们的话……

 

一切发生得太快,甚至把克林特和娜塔莎都吓得不轻。史蒂夫用手捏住了洛基的下巴,速度快得令人猝不及防,他的手指渐渐收紧,将洛基的脸捏得变形。他眨了一下眼睛,原来的蓝色又变成一片漆黑。

 

“洛基·劳菲孙。”史蒂夫——另一个史蒂夫歪着头,兴致勃勃地打量着洛基,“原来如此。”

 

他们面面相觑,邪神和史蒂夫体内的陌生人正以一种滑稽的方式近乎拥抱着面对面僵持。那双黑色的眼睛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寻找问题的答案——但托尼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他只知道被钳住下巴并不好受,而洛基似乎满不在乎的样子。

 

“走吧,你不属于这个时代。”

 

洛基的指尖突然燃起了一圈光晕,散发着魔法力量,突然爆发的能量让托尼视野里的投影失控乱晃。他不由自主地前进了一部,被托尔用胳膊挡住了。“再等等,”雷神摇了摇头,“还没有完成。”

 

洛基指尖的光散发开来,直到将两个人都包裹在里面。史蒂夫体内产生一阵震动,心脏依然有力地跳动着。。

 

让托尼没想到的是,那个人竟然笑了。

 

“那就这样吧!”他止不住地狂笑,直到笑得喘不过气来,开始咳嗽,他笑得像在发疯,甚至都直不起腰来,手从洛基脖子上滑落。魔法的光圈闪烁着,从洛基身上慢慢褪去,完全包裹住史蒂夫的身躯,亮度渐渐减弱。

 

洛基后退了一步,而史蒂夫向前跌倒了。

 

托尼第一个冲上去扶住史蒂夫,因为穿着盔甲,他很惊讶地发现要托住队长是那么轻而易举。他的眼前显示了史蒂夫的体重——这几周一直在往下掉。托尼似乎忘了那个数据是多么令人毛骨悚然。

 

“你真是让人担心,队长。”托尼说。他很高兴盔甲的声音转换器能完美掩饰自己语气的不安。“你还好吧?”

 

“是,是,还行,两分钟,让我缓缓。”

 

史蒂夫靠在托尼的手臂里大口喘着气,脸颊煞白,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令托尼真正担忧的是史蒂夫空洞的眼神,仿佛他随时都要失去平衡,跌倒在地。史蒂夫含糊地说着话,也许是在骂人,托尼只得承认自己实在听不懂他那些快速而又不连贯的话语。

 

“布鲁斯,帮他检查。”

 

他轻轻将史蒂夫移交给布鲁斯,然后转身把洛基从房间里赶出去。洛基似乎还在惊异于刚刚突然爆发的场景,他后退了几步,防御性地举起了双手挡在胸前。托尼抓住他的手腕,以防他做出什么狡诈的事情来。


“假如你敢使诈,我就捏碎你的手腕。”穿着盔甲要做到这些简直太容易了。洛基的个子快赶上他高大的哥哥了,但此时的托尼在高度和力量上都与洛基势均力敌。

 

“我只是对你刚刚的暴力行为很惊讶。”洛基有些气急败坏,语气里满是嘲讽。“人们遇见我总是本能地要保护自己。”

 

“这要看人们怎么定义暴力。”托尼同样是顶嘴高手,“就算是一根头发,放错了位置也不行,我发誓——”

 

“然后呢?”洛基打断他,走到他面前离他很近,差点逼得托尼后退了一步。邪神用他的绿眼睛打量着托尼的面甲,但托尼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我之前一直以为巴顿和托尔是最容易被看穿的人。现在看来,我错了。”

 

洛基越过托尼的肩膀看向围着史蒂夫的那群人——他们在确认史蒂夫真的安然无恙。他的脸上隐约透出笑意。

 

“小心点,史塔克。你太容易暴露自己的弱点,居然至今还没被人利用,真是令人惊讶。而且只有队长一个人还没察觉到你的心意,真是个奇迹。”


好在有盔甲的保护,让洛基没能看见托尼震惊的表情。

 

屋里的人肯定全都听见了,托尼想。包括队长。但是似乎没人对这段对话作出回应,只有克林特向洛基投去一个不信任的眼神。

 

于是托尼明白了:洛基的嘴唇动也没动。托尼的视野里闪烁着一个警告信号,显示身上有一阵能量流动,正是盔甲接触到洛基皮肤的地方。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松一口气还是大发雷霆。你入侵了我的大脑。

 

洛基得意地扬了扬眉毛。

 

“史塔克,快来看!”

 

那是娜塔莎急促的惊叫,简直要让托尼心脏停拍了。他转身看向那边,看见布鲁斯揭开了史蒂夫身上的绷带,检查那些灼伤。起初托尼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到他仔细观察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那些伤痕正在慢慢痊愈——虽然人类肉眼很难看出来,但事实的确如此——这比他们这几周来的任何努力都要有价值多了。

 

他再次转身看向脸上写满胜利的洛基——他恨不得把这种得意洋洋的心情做成袍子披在身上。托尼并不想做偷偷摸摸的事情,但他现在真的很想录下他那副随时随地带着讥讽的嘴脸。

 

好了,史塔克。他又听见了洛基的声音——那位邪神正在掸去身上的灰尘。你欠我个人情,可别忘了。

 

托尼升起了面甲,扯开一个标准的笑容——通常是他为难缠的军方代表或者是讨厌的公司董事所准备的。

 

不用担心,虽然我很自私自利,情绪也不稳定——佩珀觉得我是神经病,但我会遵守诺言——只要你也一样。

 

他在大脑里和洛基说完,就走到史蒂夫那边去了。他知道,洛基不会让他忘记那个约定的。


下一章

-------------------------正文分割线-------------------------

直觉告诉我,事情没那么简单,何况开头序曲里面flag都已经高高立在那里好久好久了……后面还没看,还剩第五章最后两三千字,第六、七章各万余字,尾声一千字才能完结。路漫漫其修远兮……

 
评论(12)
热度(1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