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脆脆,欢迎勾搭!

Marvel:盾铁、冬叉冬、盾叉
DC:蝙超
OW:藏源、76R
以上偶尔又拆又逆x

长期留梗不留文,留文也会坑
坑久了就转自己可见x

主页设了几个分类链接请善加利用

微博:
刷欧美大号:@Henry_likes_it
专刷游戏小号:@岛田脆骨

© 脆脆克里斯皮 | Powered by LOFTER

盾与铁之歌 12

盾铁 无授权翻译

盾与铁之歌

第六章 风暴(上)

前文链接:1. 序曲  2. 第一章 3.第二章(上) 4.第二章(下) 5.第三章(上) 6.第三章(下)  7.第四章(上) 8.第四章(下) 9.第五章(上) 10.第五章(中) 11.第五章(下)

例行啰嗦:我脆汉三又回来啦!好久没更,这一章应该是重要转折,所以从头捋一遍主线:故事开始于复联1纽约大战之后数月,史蒂夫患了梦游症,经过曲折的调查,大家求助于神兄弟,似乎治好了史蒂夫。之后托尼确定是藏在宇宙魔方里的红骷髅占据了史蒂夫的身体。然而对洛基的轻信,又将引发一场危机——始于史塔克大厦的一次停电。本章开篇诗歌,flag已高高立起。


---------------------------正文分割线----------------------------


啊,船长!我的船长!可怕的航程已完成。

这船历尽风险,企求的目标已达成。

港口在望,钟声响,人们在欢欣。

千万双眼睛注视着船——平稳、勇敢而坚定

但是痛心啊!痛心!

瞧一滴滴鲜红的血!

甲板上躺着我的船长,

他倒下去,冰冷,永别。

——《啊,船长,我的船长》*,瓦尔特·惠特曼

*翻译来自百度百科。此诗为林肯遇刺后所写。此外,“船长”原文是“Captain”。


1


天刚蒙蒙亮,复仇者们就聚集在了史塔克大厦楼顶。托尼穿着盔甲飞出来。这是昆式战机首次亮相,托尼心满意得地想,他已经解决了最后的技术问题,诸如飞行不稳定和电脑系统故障什么的。他已经受够了神盾局的破飞机。

 

“离上次停电已经过去了20分钟,”布鲁斯在对讲机里说,“应该不会再发生了。”

 

“然。”托尔的嗓门一向很大,“吾弟若再要作乱,料想也花不了这么多时间。”

 

托尼默认了这个想法。他虽然不知道洛基到底想干什么、要去哪里,但他想出了一个很棒的主意来找洛基:洛基在使用魔法的时候总会发出一些亮光来,如果距离不远,还是很容易辨认的。他们只需要跟踪那些亮光就行了。

 

“队长,你现在能归队吗?”托尼在私人频道里问史蒂夫,其他人已经出发。

 

“相信我,托尼,我早就克服了那些糟糕的感觉,现在状况好极了。”队长声音轻快,语气带笑,让托尼有了信心。


"Loki!"

 

洛基似乎从史塔克大厦的东北方往中央公园去了,但那边并不是很好的藏身之处。那边有很多绿地,而且这个时间点还不会有太多市民。附近的水面波光粼粼,但其波动看起来十分异常,非常像是因为洛基的魔法影响而形成的奇怪现象。

 

“洛基!”

 

邪神并没有立即转身,却愣了一下,显然他听见了托尔的呼喊。托尼很久没有感受过清晨的静谧,他花了一些时间去适应。这时洛基回话了。

 

“你们是来抓我的吗?”

 

“兄弟,你须明白,吾不能放任你在中庭自由活动。此为吾与奥丁之承诺。况且你对人类犯下了罪行,必须赎罪。”

 

洛基看向不远处的建筑工地,一些高楼上几个月前被齐塔瑞军队破坏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见。托尼不知道洛基现在是什么心情,肯定不会是后悔,但也许有一种同情怜悯。


“我可从来没有要求你们介入我的行动。”洛基满不在乎地说,“否则事情的结局就完全不同了。”

 

“是啊,结局就会是我们全都死掉了,或者全被抓起来。”娜塔莎没好气地说。

 

托尔向洛基走近一步,“洛基,没人会伤害你。”托尼忍住不去看克林特。“但是你现在必须与吾等一同行动。”

 

“为什么?让你们继续这么客气地把我当贵宾招待吗?”洛基转了转眼珠,好像是在快速思考着托尔的要求,“不,我拒绝。”

 

“跟我们一起吧。”史蒂夫突然说道,向洛基伸出了一只手。这个手势看起来有点讨好洛基的意味。

 

“哦,不,我可不能让你这么容易得逞。我还想再找点乐子呢。”

 

托尼觉得洛基的用词很奇怪——“你”?这时史蒂夫向前迈了一步,他的眼神更加急切,“想想你承诺过的。”

 

“哦,队长,但是你不知道吗,我最喜欢撒谎了。”

 

洛基抬起手在空中划了一下,手中随即出现一根权杖。托尔见状,立马跳到洛基身边去,想要阻止他。理论上托尔应该能成功的——呃,如果他不是直接扑过去的话。

 

洛基瞬间移动到了左边离托尔两米远的地方,大笑着,用权杖底部在地上顿了两下,于是他的周围出现了一个由无数个洛基幻象形成的军队,每个幻象从头到脚都跟他本人一模一样,难辨真假。虽然以前听说过,但这还是托尼第一次亲眼见到这种魔法。幻象。洛基最擅长、也最有用的伎俩。

 

“你从来不吸取教训不是吗?”那些幻象同时嘲笑着,托尔气急败坏地转身寻找着真正的洛基。

 

“洛基——”史蒂夫又向那个邪神走近一步。他或许是想与洛基和解,或者是谈判,但是他根本没有机会。此时,克林特搭起弓箭。

 

“你不会真的以为这些幻象能阻挠我们吧?”

 

“随你们怎么想,我反正做得到。”

 

洛基的邪笑简直就是“疯狂”的金字招牌,他的权杖上闪烁着刺眼的绿色光芒。湖上开始波涛汹涌,咕噜咕噜地冒泡,好像沸腾一样,然后从水中迸发出一股喷泉,有力地冲向天空,形成一根五百米高的水柱,抬头都不一定能望得到顶。水柱形成一条长蛇的模样,在中央公园的树木上蜿蜒。它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爬行动物的尖叫——这让托尼联想到恶龙。


“哦老天,我真是恨透了魔法。”

 

托尼环顾四周,发现布鲁斯已经怒不可遏,变成了绿巨人。那个大个子撞向巨蛇,直冲巨蛇腹部而去的拳头却穿水而过,扑了个空。

 

“尽量把战场控制在中央公园内!”史蒂夫向其他人喊道,随即接住了刚刚扔出去又飞回来的盾牌。

 

而巨蛇冲天而起,向中央城区飞去。浩克奋力在后面追赶,极好的弹跳力让他得以跟上巨蛇的速度。空中,地上,到处都是洛基的副本,那些黑头发绿衣服的幻象,一个接一个地紧紧跟着他们不放。他们移动速度很快,又过于虚无,这让托尼的传感器几乎捕捉不到他们的信号。要把战斗控制在公园里,实在太难了。

 

“来找我啊,你个废物!”洛基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又四散消失。他又说了“你”。是指托尔吗?是兄弟之间挑衅的信号吗?托尼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这件事如此上心。

 

由于巨蛇是眼下最棘手的问题,他们便暂时忽略了洛基的幻象把戏,尽力控制住那个水怪的去向。托尼紧随巨蛇在空中飞行,观察着地面的情况,以免误伤了行人或者车辆之类的。

 

“贾维斯,它有什么弱点吗?”

 

“巨蛇的身体98.54%由水构成,还有1.46%是一些杂质。”


“简直废话。”

 

他加快了速度,贴着巨蛇的身体飞行,同时又不情不愿地承认,这个该死的玩意儿实在是非常、非常巨大。他在巨蛇的眼角发现了绿色的阴影。

 

“布鲁斯,等一下!”他喊了一句,但是浩克显然不会听他的。浩克又跳了几米高,一把抱住了巨蛇的身体,但是立即被甩了出去。但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跳起来用拳头砸着巨蛇,直到让它慢了下来。巨蛇颤抖、扭曲着升到空中,重新露出它巨大的头颅,用它那双水做的巨大眼睛愤怒地盯着一步步逼近的复仇者们。

 

好极了。总算把它吸引过来了。

 

史蒂夫和娜塔莎在地面上奔跑,他们不停地向行人呼喊,让他们离开这里,到安全的地方去。

 

托尔一手举着妙尔尼尔,一手揽着克林特在空中飞行,越过托尼的头顶。弓箭手在经过一幢大楼时一跃而下,落在屋顶上,口中大骂着:“臭蛇!杂碎!”

 

托尔举起了锤子,将一团团乌云召集到他身边。突然,一道闪电击中了巨蛇的头部,将其破成无数细小的碎片,在空中洒落,闪闪发亮。更多的闪电向巨蛇的身体劈来,发出的响声震耳欲聋。巨蛇已经筋疲力尽了。


巨蛇突然爆发出一声吼叫,周身发出光芒,所到之处必遭破坏——屋顶掀翻,道路被毁。然后整个城区开始下陷,地面上蔓延出裂缝,地下埋藏的管道暴露出来,像是一只只触手在招摇着。托尼看见史蒂夫和娜塔莎一个健步冲上去按住了一辆车的引擎盖,以免它掉进越裂越大的地洞里。

 

突然有个巨大的东西向托尼飞来——多亏了盔甲的传感器和贾维斯的提醒,让他能及时躲闪开来。他回头看了一眼,原来是一个水塔*——这不是唯一一个。几十个水塔正在挣脱将它们固定在屋顶的螺丝钉的束缚,吱吱呀呀地摇晃,最终都向着巨蛇飞来。

*应该就是屋顶上放置的大水箱。

 

“见鬼,怎么……”托尼听见娜塔莎在频道里的抱怨,然后他也看见了——

 

那些管道和水塔开始同巨蛇结合起来,那些巨大的金属物件,被改变了形状,无缝贴合着巨蛇的身体,外层被水包裹。这些东西组成了一件由金属、木头和塑料构成的盔甲,留了个缝隙让巨蛇放出的海水冲刷着已经支离破碎的城市。

 

“巨蛇现在的成分是63%的水,其余37%是铝、木头、锌、钢还有各种各样的塑料。”贾维斯报告着对巨蛇的分析结果,“您需要我逐一列举成分比例吗?先生?”


托尼这次并没有急着吐槽,而是继续飞行。洛基他妈的到底想干嘛?

 

耳机里出现一阵嗡嗡的噪音,很轻,仿佛从什么深处传来,托尼没法确定它的位置。起先他以为是魔法干扰了他们的信号,而现在他明白了,是史蒂夫在哼一首曲子。托尼隐约觉得曲调熟悉,但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

 

大家突然听见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肆意的狂笑,显然是洛基觉得太无聊,他需要为他导演的闹剧招徕更多观众——事实上,他的周围又聚集起了那些他的复制品们,继续帮他兴风作浪。

 

在这一片混乱中,史蒂夫突然站住了,他环顾着四周,继续轻哼着曲子,而且看起来……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突然,他好像发现了目标,正当他要向前走的时候,娜塔莎抓住了他的胳膊。

 

“队长,那些市民!”

 

一些洛基的幻象围困了一群行人,把他们吓得哇哇乱叫。史蒂夫看了一眼托尼,然后逃跑似的(托尼楞了一下——队长?逃跑?)跟着黑寡妇走了。


托尼想去帮那两个人,然而他又看见一群洛基在屋顶上闪现,将克林特团团包围,完全挡住了他射箭的视线。队长和寡妇已经逃脱了包围圈,但鹰眼现在急需援助。

 

托尼在幻象之间穿梭,精准地射出斥力炮——他尤其引以为傲的发明——直接将站在屋顶的一个洛基击落。但是他的努力收效甚微,这就像是和九头蛇打架:砍掉一个头,长出两个头——那些洛基的幻象简直是在前仆后继地跟他们缠斗。

 

“伙计们,我是不是说过,我痛恨魔法?”托尼在频道里大叫,调转了飞行方向,收获克林特的一声嗤鼻。

 

“你没说过!”

 

“天空母舰里的朋友如果能来支持一下我们,就再好不过了!”

 

“神盾局已经知道了。”克林特伴着射箭的嗖嗖声说,“他们正在路上。”

 

史蒂夫又开始哼歌。托尼很确定,这是一段歌剧,但他实在记不起这到底是哪一段——他绞尽脑汁,快被这个念头折磨疯了。


“贾维斯,打开SoundHound*,识别史蒂夫现在在哼的曲子——叫什么名字?”

*一款音乐识别软件。

 

巨蛇的尾巴扫向托尼,托尼一个灵巧的翻身,刚躲过一劫,又差点从另一个方向撞上巨蛇,好在他及时躲开了。贾维斯的回答被淹没在金属与水碰撞的哗哗声中,仿佛掉线了几秒。

 

“什么?”

 

“我是说:歌曲名叫《诸神黄昏》,出自理查德·瓦格纳的《尼伯龙根的指环》。”

 

托尼脑中突然一片空白。巨蛇又朝他袭来,他试图躲开,但思想还在被一个词牢牢吸引——瓦格纳。他反应太慢了,于是被蛇击中了侧面,被甩出老远,直到他重新调整了推进器找回平衡。他的手颤抖着,摇摇晃晃地飞行。

 

“先生?”

 

擦擦擦,真是日了哔了,但,狗有什么错呢。

 

“铁人,你还好吧?”


托尼转头看了一眼,发现史蒂夫正站在下方:他身穿制服,手持盾牌,姿势警觉,正拿一种疑问的目光看着他。是幻觉吗?托尼想,还是说,他面具后面的眼睛确实是黑色的?

 

托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即又摇摇脑袋:“这是最后一个了。我觉得我就像是只身对抗大蜘蛛的霍比特人。”

 

然后史蒂夫说出了让托尼惊慌起来的一句话:“像什么?”

 

“恶心的大蜘蛛?弗罗多,那个哭哭啼啼的霍比特人?山姆,那个胖乎乎的——”托尼犹豫了一下,转念一想,接着说:“医生?”

 

“随你怎么想。”史蒂夫不高兴地后退一步,转身背向托尼。

 

好大一会儿,托尼的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

 

这不仅是对流行文化的一点点暗示。托尼故意说错了一点,山姆不是医生,而是个园丁——史蒂夫狂热地喜爱着中土系列的书籍,他甚至还主动询问过是否有改编的电影,当他看见电影里的特效场景时,还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史蒂夫或许不是那种在公共频道里跟大家插科打诨的人——但这种明显的错误他肯定能立马发现。还有:瓦格纳。史蒂夫一直在哼这个曲调,而这只有一个可能——那个人还没消失。


这不可能!

 

施密特一定发现了自己这个弱点。洛基这时又开始向他们挑衅:来找我呀!

 

各种念头闪过托尼的大脑。假如施密特只是想要找到宇宙魔方的替代能源,就完全没必要联合洛基——因为洛基既不要宇宙魔方,也不要弧形反应堆。他当时怎么说的来着?“成为神。”如果是这个目的,那没有哪个人比一个真正的北欧神更适合当同伙了。

 

突然一阵怒火袭击了托尼——对施密特、对嘲笑他的洛基、还有对自己的愤怒与仇恨一起涌上心头,他恨自己没能早点看清:无论如何不能相信那个邪神!他现在必须提醒其他人,他必须阻止施密特,他必须——

 

阻止史蒂夫。结局一定要这样吗?假如施密特和洛基真的联手……假如施密特通过洛基的魔法占据了史蒂夫的身体……史蒂夫会不会还藏在那具身体的某个角落里?但他们现在的状况和已经失去史蒂夫也没什么两样。

 

致命因素永远不会心慈手软。

 

愤怒让他的胃痛完全成为另一种感受——寒冷顺着他的血管爬行,蔓延至全身各处,占据每一个器官,掠夺他的呼吸。于是他决定了:执行B计划。

 

一阵苦涩干燥的笑声将托尼的喉咙撕裂,尽管他一直自称未来学家,但他现在显然完全看不见未来在哪里。


“洛基在哪?”史蒂夫在对讲机里大喊。巨蛇继续穿行在城市中,扬起漫天灰尘,撞落各种建筑碎片。

 

托尼让探测器继续探测,至少找出了六个洛基,但他完全没有在意。他的额头上汗如雨下,但身体却觉得寒冷刺骨。他并没有采取行动,以免史蒂夫突然从背后袭击。不,不是史蒂夫,他必须分清楚,那是施密特。

 

他知道他现在要做什么,但绝非易事。

 

“你是我唯一能拜托的人了。”

 

“洛基在八点钟方向!”

 

托尼降落在大街上,随意地指向了那群幻象里的一个。史蒂夫不假思索地听从了托尼的指挥,转过身扔出了盾牌,击向目标,盾牌直接穿过了那个幻象,落在了废墟里。

 

“错了!不是这个!”这声叫喊很快被紧接着的爆炸声淹没,托尼听出了这句话里包含的惊讶与愤怒,仿佛在指责他刚才的错误指挥。


史蒂夫站在离他不到两米的地方,没有盾牌,没有掩护,心不在焉,易受攻击。托尼再次感谢面甲和调音器,那些将他与外部隔绝的设备,没人能看见他脸上的表情、听见他真实的语气。

 

“我害怕,托尼。”

 

试一下。然后施密特就知道托尼是怎么打算的了。他必须做出尝试。伴随着机械运作的嗡嗡声,托尼抬起了手臂,掌心的斥力炮闪闪发亮。

 

“铁人?”

 

托尼躲在面罩后面,读到史蒂夫脸上困惑的表情——史蒂夫渐渐意识到,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哦,这真是太简单了。瞄准,定位史蒂夫制服上的弱点,计算出足够击穿外套的能量输出。这想法让托尼吓了一跳,托尼问自己,为什么之前没有人给他示范过,这到底该怎么做。然后他又想到:这世界上的恶人总是缺了些至关重要的东西。

 

“……托尼?”

 

史蒂夫信任托尼。他坚信,托尼只做必要的事情。

 

“我把命交给你。”

 

“对不起,队长。”

 

托尼屏住了呼吸。

 

射击。


下一章

-----------------------------正文分割线----------------------------

如果还有人记得序曲的话,应该就会发现后面这段跟前面呼应起来了,大体上差不多,不过这边有些许不同,补完了一些前面要卖关子的情节。

2015.4.5 把序曲的措辞改了一下,终于前后一致咯!

 
评论(13)
热度(17)
 
回到顶部